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副院长办公室的窗户没关紧,北风涌进来,雪花挥洒;

    秦副院长过去把窗户阖上,他在窗边站了几秒,说:“tutor,我不知道他现在的名字。虽然共过事,但年代久远,且这些年没再联系过,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言焓问:“他年纪多大?”

    他想了一会儿,说:“和我差不多。”

    甄暖微微皱了眉,五十多岁?可他们接触的tutor应该是青年;有人五十多岁的体力像三十多岁的人?这……完全是在搅乱警方视线啊。

    “他在你们五人中的地位?”

    “t计划的设想最初由我、他、郑容三人构建,我们之间没有主从,地位平等,三人都有共同的梦想。”秦副院长看言焓眼瞳微敛,淡笑,“是,梦想。为科学研究献身的梦想。”

    老白没忍住,皱眉:“拿人做实验吗?这就是所谓的为科学研究献身?”

    对方不答。

    言焓看上去很平静:“因为这个梦想,郑容近四十才结婚生子,他甚至把自己的孩子都投入到研究中。”

    “对。”

    “我们每个人都有所牺牲,我也牺牲了我的家庭。花太多的精力在研究上,无暇顾及家里,秦姝她妈妈跟人跑了。她更是不亲近我。就连她喜欢你这种事,那么多年,我竟然在前段时间才知道。”

    言焓问:“秦姝收到的那份礼物,您知道吗?”

    秦副院长摇头:“她从不和我说这些。我只是那天经过美术馆,竟然看到‘秦姝’的画展,进去之后,听到她的朋友们拿她开玩笑。”

    言焓“嗯”一声,礼物的问题仍然是个谜。

    “当年做这些实验,你们的经费哪里来?为你们服务的其他底层人员哪里来?”

    “有一个科学机构联系到了郑容,给我们提供财力人力,我们给他们分享科研结果。但t计划的控制和管理完全由我们三人掌控。”

    “除了你们3人,后来加入的戴青和甄暖是怎么回事?”

    “30年前,我们开始了第一批实验,过程中,我们发现有些孩子天生素质不错,t计划以后也需要接班人。就培养了他们。”

    “只有他们两个?照理说,你们3人应该会一人选一个。”

    “当初的确还有一个孩子,但没有培养成功。”

    “什么意思?”

    “他跑了。”

    “对于叛徒,你们的手段不应该像当年对待tina一样吗?”

    “他是tutor选中的孩子r不舍得杀他。”秦副院长说完,看向甄暖,“就像甄暖(tina)是我选中的孩子,我把她带大,也不舍得杀她一样。”

    甄暖一怔。又听他说:“你长得真像tina,像甄暖;但你是夏时。沈弋把你换成了现在的样子。但我养大的孩子,我一眼就辨别得出。”

    她愈发惊愕,他早就看出来了!

    言焓:“这么说,你很确定tina死了。”

    “对。”

    “你不是不舍得杀她吗?”

    “她死后一个月,我才知道。他们不能容忍叛徒,即使这个叛徒对t计划非常重要。是戴青命令组员去干的,

    后来r把她的脊骨送回来研究,骗我说是她的双胞胎妹妹;但我的实验室里有她所有的遗传信息样本;一检测我就知道她是甄暖(tina),不是甄暖的妹妹夏时。在那之后,我退出了,再不和他们联系。他们也没再打扰我。”

    暗红的桌面上,茶杯中水已冷淡;秦副院长倒了水,重新添上热茶。

    “我对甄暖这个孩子,比对秦姝还上心。她的名字‘甄暖’,还是我取的。”他把茶杯递给言焓,“喝茶吧。”

    “夏时的事?”言焓接过茶杯,“当年,秦姝无意听到你和她的对话,说有个女孩不是意外死亡。”

    秦副院长略微迟疑了,不言。

    “那个死去的孩子是林白果?”

    “……你这么快就查出来了?”

    言焓冷淡地扯扯嘴角:“夏时失踪那年,一整年内誉城自然非自然死亡的人,男女老幼,我都清楚。”

    “是,”秦副院长叹息,“是林白果。郑容的同事林画眉是个工作狂,有带着孩子加班的习惯。那小女孩无意间撞见过郑容好几次,听见了些不该听到的事。”

    老白气了:“郑教授和林老师共事那么多年,他竟然隐瞒白果的死因,伪装得那么好!”

    “可白果在学校坠楼,正因如此,最后多方查证判定为意外。当年警方查过记录,学校并无可疑外人进出。起杀机的人是你们,但动手的不是。”

    秦副院长脸色微凝:“言焓,你查出来的东西,太多了。”

    “不够多。动手的人是谁?”

    “聂婷婷。”

    老白惊愕极了;

    甄暖也瞠目结舌:“聂婷婷和郑苗苗是双胞胎,9年前也不过5,6岁吧。”

    他摇头:“很多实验对象改过年龄,郑苗苗已经17岁多了。有些双胞胎对象甚至改成了不同的年龄,像陈翰和王子轩,你和甄暖,还有别的。”

    “这么说,聂婷婷当年9岁左右。9岁的孩子,你们怎么能?”

    “不是,我没有引导,”秦副院长摇头,“聂婷婷这孩子本身在学校就爱虐待同学。只不过刚好把白果带到她面前。借她的手,别说警方,就连内部的其他人也看不出蹊跷。

    在所有的实验对象里,聂婷婷表现出了乖张暴戾的一面,像我们极少见到的天生犯罪人,这种孩子本身就非常特别,是很珍惜的素材和实验对象;更何况她的双胞胎妹妹,也就是苗苗,非常正常。

    对比强烈,她们这对双胞胎实在是太吸引人了。”

    即使说到多年前的发现,秦副院长也眼放精光,“因此,我们不能让聂婷婷出事。”

    甄暖:“出什么事?她那时候那么小,甚至不用去少管所,只用劝导……”

    “我们不想干扰她。不能让外界影响和干扰她自身的成长和发展,所以,只能牺牲掉她伤害的那个孩子。”

    “……”甄暖无言以对,道不同,甚至说理也不清。

    “把聂婷婷牵扯进去,郑教授知道吗?”

    “不知道。当初郑容为实验牺牲,把一个孩子送出去,他自己隔离在外,不知道孩子的一切信息。”秦副院长说到这儿,遗憾地摇头,

    “我们年轻时,曾树立宏伟目标,曾以为我们可以为了科学为了实验冷酷无情,爱情不用说,连亲情都可以牺牲;可到头来,我们都没逃过感情二字。一个个对他人无情,自己心里却留情,最终,t计划四分五裂,毁在我们自己手里。到现在名存实亡,只有最早一批的实验者在潜移默化中受着影响。”

    言焓揣摩着他的话,想了想,问:“这么说来,白果的死你和郑容都知情。你要隐瞒白果死去的真相,但夏时怀疑了。”

    “是。且夏时发现白果和来医院就诊过的另一个女孩有相同的罕见的rh阴性ab型血。这看上去没什么,像巧合;但……”

    “你们心虚。因为正巧这也是一对双胞胎试验品。”

    “是。”

    “白果的双胞胎是谁?”

    秦副院长摇头:“我不会说。”

    “我想知道所有实验的双胞胎名单,你也不会给。”

    “不是不给,而是没有。如果我带了东西离开t计划,他们会让我平安?”

    言焓奇怪地笑了一声,脸色微凉:“就因为这些原因,你们要把夏时灭口?”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决定。”

    “谁干的?”

    “沈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