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沈弋。”

    甄暖脸色微白:“他?”

    “他是一个普通人,tina喜欢的人。

    tina反叛后,一部分组员执行命令去杀她,她被警方救走。沈弋来找,tina手下的组员骗他说警方把她杀了。他于是想替我们做事,给tina报仇。

    后边让他去杀你,也是考验他是否忠诚。”

    秦副院长说:“显然,他没有杀你,他把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那之后不久,我知道tina死了,和t计划彻底脱离联系,所以,我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说到这儿,他长叹一口气,

    “现在,t计划早已接近荒废。当年tina反叛,把t计划毁于一旦。我离开后很久,有次偶遇郑容,他说tutor离开了,而他自己家庭幸福,想平凡地生活,没那么多精力,也没有再选取新的双胞胎,只剩原有的继续观察。管理层只剩他和戴青。他变得保守消极,想收手,而戴青年轻激进。”

    言焓问:“郑容和纪霆呢,他们有什么恩怨?”

    “我们选定双胞胎,让组员去偷取时,通常买通医生和护士,用意外死亡的假象。家长都没发现,但……”

    言焓:“纪霆有一对双胞胎,你们看中了做研究对象?”

    “是。纪霆背景复杂,能给孩子创造很有实验条件的成长环境。但没想纪霆这人太执拗,不相信他的孩子死了一个,一直找,找了多年,后来竟找到线索。”

    甄暖皱眉:“你们就除掉了他。”

    秦副院长喝了口茶,吐出一口气。

    “那纪法拉呢?”

    “应该是他在找儿子的途中看到的可怜孤儿,将心比心,收养的吧。”

    言焓盯着秦副院长看了几秒,似乎判断着什么。

    他问:“每对双胞胎的容貌都不一样,是被你们改变了?”

    秦副院长很平静:“是。组员们偷来双胞胎中的其中一个,带到基地里。我会对幼儿面部的骨骼做微调。婴幼儿的骨骼很柔软,不需要多大动作,一点点轻微的小变化,长大后就会和原先截然不同。这和骨骼发育完全后的成人整容是不一样的。”

    言焓和甄暖听到现在,对t计划的前世今生都搞清楚了,面对秦副院长,竟有些无话可说。

    “现在,请你配合我们去局里一趟。”

    “好。”秦副院长从容回答,“我换一套衣服。”

    他起身,言焓抬眸,直直盯着他,突然开口:“刚才您说,秦姝不亲近您。”

    “是。我亏欠这个孩子,她妈妈离开后,我一直想弥补,但和她似乎总有隔阂。”

    “您知道秦姝为什么选择自杀吗?”

    “什么?”他半起着身子,抬头看他。

    甄暖想拉拉他,但他还是开口:“因为化装成快递员的tutor对她说,‘秦姝,如果你没死,你父亲就接替你。’”

    秦副院长顿了一秒,说:“是吗?”他起身去了办公室的隔间。言焓看了老白一眼,后者了然,跟着秦副院长去了隔间。

    ……

    室内安安静静,外边雪花飘飘。

    甄暖瞅瞅言焓,他抿着唇,侧脸紧绷,映着窗外飘舞的雪花,异常落寞。

    她手伸过去,摸摸他的手背,小声唤:“队长……”

    但其实也没有别的话想说。

    他神色松缓下来,反手将她的手握在手心,皱了眉:“怎么在室内都这么凉?”

    “所以我来蹭蹭你。”她在他手心挠挠,不太好意思地咕哝一句,“好暖和。”

    他极淡地笑了,两只手把她的手包成一团。

    “队长,”她瞄一眼隔间,凑近他的耳朵,小声,“秦副院长撒谎了吧,他会不知道t计划里的那个tutor真名叫什么?”

    她暖暖的气息吹得他耳朵痒痒的,他缩了缩脖子,轻轻“嗯”一声。学她的样子压低了声音,在飘雪的温暖屋子里讲悄悄话:“所以带他回去审问就知道了。”

    她点点头,又往他身边凑凑,贴得更近:“但我感觉原来的那个tutor年龄太大,应该不是此次的‘正义之师tutor’。”

    “嗯。”

    “但‘正义之师tutor’肯定和t计划有联系,那个密室,王子轩和秦姝的死,还有‘tutor’这个称号。”

    “嗯。”

    她歪头:“队长,秦副院长郑教授还有tutor,他们不是一人找了一个接班人吗?你说,现在这个年轻的tutor,会不会以前那个tutor培养的孩子呢?刚才秦副院长说那个孩子脱离了t计划,这说明他正是在两边矛盾着啊。”

    言焓笑笑:“和我在一起后,你变聪明了。”

    甄暖瘪瘪嘴,瞪他一眼。

    只是很快,她又想到了什么,片刻前微微撒娇的表情黯淡下去。

    “怎么了?”他问。

    她立刻摇摇头:“没事。”

    他眯眼看她几秒,一清二楚:“沈弋?”

    她揪着他的手指,含糊地“唔”一声,赶紧一头扎在他肩膀上,蹭了蹭。

    “在我身边,你经常会想起他?”

    “……也不是经常,就是偶尔。”

    “哦,果然是会想了。”

    “……”

    “队长,你是在吃醋吗?”

    他倒直言不讳:“是。”

    “那要怎么办?……我也没有……”

    他语气不咸不淡,道:“在你的记忆里,他陪了你十年,我和你却才相遇。所以,不能怎么办。等我们在一起过了一个十年后,我才会安心。”

    甄暖心狠狠一揪。

    他是言焓,可在她面前,他居然会不自信,会害怕失去。

    可她不知该如何安慰。

    他说的都是事实,她不记得和他之间的事,而沈弋是她生命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对不起。”她轻声。

    “不关你的事。”他揉揉她的头发,“是我当年没有保护好你。”

    甄暖还要说什么,秦副院长从隔间里走出来了,他换好了衣服,和他们一起离开。

    ……

    走去电梯间,言焓问:“关于这次的正义之师tutor,你有可以提供的线索吗?”

    秦副院长答:“于我来说,这像是前世的一场梦。这个tutor,我很陌生。”

    “嗯。”言焓不多问了。

    上电梯时,人有些多,不少病人下电梯,热情地和秦副院长打招呼。人潮冲散了他和言焓甄暖。

    没有任何预兆,前一秒还在叮嘱病人好好休息的秦副院长突然冲向电梯间的窗户。

    言焓和老白反应极快要去拉他,但人群阻挡,他们和所有人一样,眼睁睁看着秦副院长拉开走廊的窗户,纵身跳下。

    楼下一片惊恐的尖叫声。

    ……

    言焓飞快跑去楼下,可还没接触到秦副院长的尸体,老白便冲上来拦住他:

    “队长,局里要我们立刻去街角救人!只有13分钟,队里的人正在赶来,但我们离得最近。”

    “谁?”

    “聂婷婷。”老白咬牙切齿,“妈的,他在网上设置了公众投票和视频直播!”

    甄暖惊愕,意思是让网友投票决定聂婷婷的生死,并把“处罚”过程结果公布给所有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