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何此刻,她心里的天平开始向违背正确的那一方倾斜?

    她的心乱成一团麻,被扶下轮椅坐上沙发,又听护士说:“真希望郑教授杀了他为苗苗报仇。”

    甄暖抬头望她:“可杀人是犯法的,郑教授杀了人,他也得受处罚呀。”

    “现在讲这些大道理没用。旁观者都可以理智地说不能以暴制暴,对社会秩序不好。可你觉得郑教授在乎这些虚无缥缈冠冕堂皇的东西吗?是,杀了仇人,他女儿也活不过来,可他是人,他会恨呐。

    有些仇恨就是你死我活,说千百遍道理都讲不通。不挨到自己头上,谁都可以清醒地分析。”护士叹息,

    “他根本不怕受罚,你觉得不让他报仇是为他好,可他觉得不报仇他宁愿死。”

    甄暖竟无可反驳。

    ……

    打开电视,新闻滚动播放着誉城乃至全国都高度关注的案件,全国热议,公安部都给誉城下了通牒。刑警队的压力空前巨大。

    记者在各个现场慷慨激昂报道,专家学者、各地警察、路人过客全在接受采访谈观点。

    支持的有,抨击的也不少。

    “求你们不要再报道了。”甄暖低下头呜咽,心都搅成一团,“大家都疯了吗?把他的痛苦当做一场盛宴,所有人都看着他等着他,他更无法回头了。”

    甄暖难受至极,正要关电视,意外看到一个记者在王子轩家外围蹲守。他们进不去,只能在王家院子外观望,一栋异常豪华的别墅。

    视频一角,隔着院墙栏杆,甄暖看见院子里远远的言焓的身影,黑色的风衣,高高瘦瘦的,手里拿着什么,从侧门走出来闪去别墅后边不见了。

    她等了一会儿,猜想他已经点上烟不至打扰,才拨通他的手机。

    听筒才响了一两声,电话就接起来。

    他知道是她,并没有打招呼。

    甄暖捧着手机,听那头只有呼啸的风声,和他深深浅浅的呼吸,是在抽烟。

    她低低地唤一声:“队长。”

    “嗯?”

    她忍了忍,可一张口便委屈哽咽:“你救救郑老师。”

    一秒,两秒,那头,风在吹,萧索无情,像吹了几个千年。

    “甄暖,”他很少如此嗓音低沉地唤她的名字,“你所说的救赎,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不知道。

    他问:“救什么?救他的身,让他不多杀一个人,还是救他的心,让他完成夙愿?”

    “救不了。”他极浅地轻嘲一声,“甄暖,我救不了。”

    ……

    ……

    冷清的风从手机那头吹来,从耳朵里直直灌进甄暖的心,把她从头到脚浇得凉透。

    她紧攥着手机,深深地低下头。

    那边,言焓听她不吭声了,半揶揄道:“怎么,又哭鼻子了?”

    “哪有?”她瘪瘪嘴,瓮声瓮气的。

    他在风里笑了笑:“没见过像你这么大,还那么爱红眼睛的。你上辈子是兔子吗?”

    “说了没哭。”她有点急。

    他笑音收了一丝,问:“身体怎么样?”

    “已经好了。”她说着,挂心那边的事,“你们在王子轩家吗,准备干什么?是不是找线索分析他会躲到哪里去?”

    他含着烟,模糊不清地“嗯”一声。

    “你们会找到他的藏身之所吗?”

    “会。”

    “如果赶在郑教授前找到,他会因失败而自杀吗?”

    “你从来都喜欢追根究底地问一系列让人头疼的问题吗?”

    甄暖沉默,抿抿唇,又对话筒问:“你为什么头疼?”

    “哦,又来拷问了。”

    “你不希望郑教授死对吗?用你的智商和精力去救一个很可能将来还是强.奸犯杀人犯的人,去处置一个一辈子善良大义为社会为律法为公正做出贡献的人,你心里很不爽是吗?”

    她一字一句,语速缓慢,听上去却咄咄逼人,

    “但他要做的事情是错的,你作为警察,站在正义的一方,必须抓住他。一面觉得自己很有使命带着正义,一面又鄙视这该死的规矩和制度让人两面为难,是吗?”

    她哪里是拷问他,她是拷问自己。

    她现在迷茫,摇摆,犹豫,分不清对错,正滑向偏激。

    她找不到人倾诉解惑,却想知道一贯理智冷静的他是否也如此。如果能找上一个同伴,她至少不会像现在这般对自己的想法没有安全感。

    如果幸运,他或许能为她解开迷惑。

    她说出一长串话后,无端又忐忑起来。

    可等了一秒,那边只是付之一笑,简简单单地说:“没有。”

    甄暖稍稍傻眼:“你一点儿都不纠结困惑?”

    “对。”

    甄暖不懂,他的回答怎会像算术题那么直接而明朗。

    “你根本就觉得郑教授的行为不对吧。”

    “恰恰相反,我不认为他错。我可以体谅他,因为如果在他的位置,我会同样做。”

    他轻描淡写,

    “只是很可惜,我现在扮演的角色不是一个失去女儿而凶手无法严惩的父亲,而是必须要阻止一场杀戮的刑警。所以,我在他的对立面。”

    甄暖愣愣的,觉得他的心思清晰得树叶上的脉络。被他这么一说,有些事情又异常清楚明白了。

    “王子轩呢?他做了该死的事却不会受到严惩。为了这种人,我们要站在郑教授的对立面冲他开枪吗?”

    “我不是法官,我的职责是破案和抓人。你们说的判决太轻,法律有错,和我有关系?”

    甄暖说不出话。

    他清淡地反问:“因为他们有错,所以我也要不履行职责去犯错吗?”

    甄暖握着电话,呆住。

    原来,这个问题的答案,竟是如此简单。

    可她依旧好奇:“这是公理上,情感上呢?”

    “情感?”他似乎觉得好笑,“我早就没情感了。”

    甄暖心里一磕:“但你刚才说,如果在郑教授的位置上,你会和他做一样的事。”

    “对。”

    “你不是说作为刑警要履行职责,不犯错吗?”

    他又笑了,语气变得轻柔,像哄小孩儿:“所以在那之前,我会辞去刑警这个角色啊,小朋友。你今天问题这么多,受伤开启了你的十万个为什么模式?”

    他如此闲散的调侃,她却无法轻松。

    混杂在散漫语气里的那一句话分明藏着宁死不悔的决绝。就像郑教授的约定:杀了王子轩,他会自首;杀不了王子轩,他宁愿去死。

    她失神,自言自语:“原来是这样,就像郑教授提前辞职了一样。”

    那边风声太大,他没听清:“什么?”

    她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又意识到他看不见,说:“我原本心有疑惑,现在全解开了。”她扭头望向窗外,微微一笑,说:“谢谢。”

    电话那头传来远远的谭哥的声音:“老大……”

    随即,言焓低低地说了声:“挂了。”

    世界安静下去,风声都消失了。

    甄暖缓缓放下手机,重复道:“谢谢。”

    ……

    言焓走到一边,问:“怎么样?”

    “老大,检查过了,王子轩的女朋友聂婷和郑苗苗dna一致。她俩是双胞胎。”谭哥很困惑,“最近怎么回事儿啊,这么多失散的双胞胎。再说了,也从来也没听郑教授提,他失去过一个女儿啊。”

    言焓把烟掐灭了丢进垃圾桶。

    “要不要通知郑教授,他还有一个女儿,他或许会为了这个女儿而活下去。”谭哥说,“现在是联系不上了,借助媒体,或许他能够看到新闻。”

    “找媒体的事,你先去征询尚局意见。”言焓说,“我想见见那个聂婷。”

    他转身走向车库,手机又响了,是甄暖。

    他接起来,那边慌慌张张的,嗓音又软绵又羞急:“对不起,队长,我摁错了。对不起对不起,再……”

    “甄暖。”他弯弯唇角,叫住了她。

    “唔?”她稍稍平静下来。

    “我们打个赌吧。”

    “什么?”

    “如果郑教授得救了,我们就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