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甄暖被郑容的车甩下,上次的伤口破裂,引发内出血。

    她从手术后清醒,睁开眼睛,又是白茫茫的墙壁,淡淡的消毒水味,还有……沈弋。

    他目光清凛而沉静,盯着她。

    甄暖神思恍然,在她的记忆里,每次大病小痛醒来,床边的人都是他。从近10年前至今,从未变过。

    “你来了……”

    他没应,说:“我用了近10年的时间让你重新活过来,站起来,慢慢恢复身体。交到你手上,你就是这么糟蹋的。”

    “我……”她眼里浮出泪雾,转过头去。

    良久无言。

    “暖暖,”他开口,“一个月。”

    “等我一个月。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甄暖起先没吭声,后来问:“我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像你说的那样吗?”

    他曾说,她生于沿海城市,被未成年的母亲带来誉城抛弃。她和他一起长大,个性安静,喜欢跳舞。他少年时跟着纪家混出头,给她上好学校,给她跳芭蕾。

    10年前,她出了严重车祸,在疗养院躺了一年半才醒来。记忆全部缺失,记忆力退化,整天浑浑噩噩,对世界的感知如新生孩童,近2年后才慢慢好转。

    而华盛处于动荡期,他为保护她,送她出国。十几个医生护士保镖佣人跟去照顾。

    她问:“那些我不记得的日子,是真的吗?”

    “等我一个月,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沈弋面色清冷,“暖暖,我等了你十年;如今,我只换你一个月。”

    甄暖觉得痛苦,现在,她的心……

    ……

    甄暖再一次醒来时,身边有悉窣的动静,护士正在打理病房里的鲜花和果篮。她转头见甄暖一瞬不眨看着她,抱歉地笑:“吵醒你啦?”

    甄暖摇头:“本来就该醒了。”她想尿尿了。护士推了轮椅带她去。

    上完洗手间,甄暖想起郑夫人。现在苗苗死了,教授逃亡在外,她岂不是孤独一人。

    “能带我去1203病房吗?我有熟人在住院,想去看看。”

    ……

    到了却发现住的不是郑夫人。

    甄暖迷茫,找医生:“郑容教授的夫人,苗女士转病房了吗?”

    “苗女士已经过世了。”

    “什么?”甄暖错愕,“什么时候的事?”

    “5天前。”医生叹息一声,认出甄暖,“你好像来看过她,是刑警队的吗?”

    “是。”

    “两天前,你们队长打电话问过,我以为郑教授的同事都知道了呢。”

    甄暖怔怔的。罗韩被杀那天,言焓打电话来确认过?!

    护士突然气愤起来,和医生说:

    “我听你们科室的小姚说,郑教授和郑太太可好了,善良温柔,将心比心,对医生护士好,对病友也好,见谁都笑容真诚,看着就让人觉得幸福。要不是被那群混蛋逼成这样……”她越说越气,“他们就该死。”

    医生摇头:“郑教授虽然值得同情,但话也不能这么说,凡事要*。”

    小护士不同意:“可法律管不了他们。这种年轻人我见过太多,根本不会改好,以后放出来也是社会败类。杀人偿命天经地义,要谁这么伤害我孩子,法律治不了,我豁出命也要报仇。我不害别人不害社会,只找那个仇人。”

    一下子科室里的人七嘴八舌分为两派争辩起来。

    “等一下。”甄暖,“你们在说什么?郑教授怎么了,为什么你们都知道?”

    “新闻全天直播这件事,全城都沸沸扬扬。”一个医生打开笔记本转过去面对她,“你先看看前天晚上的一段新闻。”

    网络上有一段疯狂转发点击和评论的视频,视频中的男人甄暖再熟悉不过。

    几天不见,郑教授愈发憔悴苍老,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含着某种无法摧毁的意志。

    “我叫郑容,是一位将退休的法医。我会在后天,也就是12月19号,杀死一个叫王子轩的年轻人。”

    如此单刀直入的说话方式,恐怕也是这段视频在当日短短半小时内就引发全城议论的原因。甄暖心在打磕,画面中的男人却冷静淡漠,不徐不疾,

    “看新闻的人都知道,最近,誉城一中初中部有个不满14岁的少女失踪,她是我女儿郑苗苗。上周警方在冰面下发现她的尸体。冬天到了,她只裹着一层保鲜膜,在水底漂了20多天。发现她的那晚,我妻子离世,临走时笑着和我说,有女儿陪着我,她放心了。”

    甄暖眼泪朦胧。郑教授胸前抱着一张全家福,那上面,郑太太温柔优雅,郑苗苗笑靥如花。

    “我女儿为什么而死?”他表情僵硬地拿起一卷录影带,眼里闪过一丝克制不住的沉痛,“她最后的影像在这里。

    我的警察同事们,我不请求你们原谅,但请至少体谅,体谅一个父亲在看见录影带里的画面后,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原谅这些畜生对我的孩子实施的暴行。

    对不起,我试过,我尽力了,可我不能。绝对不能原谅。

    苗苗,我的宝贝女儿。

    她……还有更多受害的小女孩。她们是人,却被这群畜生当作一块布,一坨肉,一堆垃圾!!

    可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命!”

    甄暖捂住嘴,泪水涌出来。

    “我用一生的道德和理智劝诫自己,还是失败。

    所以,你们在报纸上看到了丽湖区山水巷的火灾,那是4,50个我们的女儿遭受迫害的地方,那个人是害死我女儿的同犯。

    我的警察同僚们,你们在找我,但我必须躲藏,我不能接受你们的劝解,也不能把这些凶犯交给你们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不能,因为法律的制裁远远不够他们犯下的罪孽。

    他们未成年,所以他们不能死。这是对的。如果不放在我身上,和我无关,我这一生都认为是对的。

    是的,我们的社会要保护未成年孩子,给他们重新做人救赎自己的机会,让他们改正错误,好好成长。可为什么他们的成长和改错要以我女儿的性命为代价?

    我女儿的死成了帮助他们改善的一个步骤。

    所有的受害者都只是一个步骤,一个踏脚石。等他们变好了,大家夸赞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那时回想现在,我女儿何其悲哀?

    更何况,这个人根本不会忏悔,不会救赎。苗苗死后,他继续在作恶,残害女学生。法律是他们的保护者,他们肆无忌惮。”

    办公室里寂静无声,大家看着早已看过的新闻,再度沉思。

    视频中的郑容教授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眼泪,平静地控诉后,说:

    “我的警察同伴们,我这一生都和你们一样在为律法为公正而努力。可很抱歉在职业生涯的最后一段旅程,我和你们背道而驰。

    你们会来抓我,如果抓到,我不会反抗,不会伤害任何人。我的目标只有王子轩。如果你们在我前面救下他,这是天意。我会自杀,随妻女而去。

    但我会拼命跑在你们前面,那样的话,”

    “对不起。”

    他对镜头鞠了一躬,抬起头时,脸色冷酷坚定,

    “12月19号,苗苗离开45天,恰逢妻子头七。我会杀了王子轩,然后接受你们的审判。”

    办公室一声声或同情或无奈的叹息。

    甄暖捂着嘴,深深地弯下腰,泣不成声。

    ……

    回病房的路上,甄暖问护士:“19号就是今天,警察把王子轩保护起来,郑教授要杀他不是自投罗网吗?”

    “没,王子轩从前天开始就下落不明。”

    “怎么会?”

    “新闻说,王家父母从王子轩手机里发现一段语音留言,是郑教授发的。大意是王子轩这些天去过哪里干过什么事他都知道。郑教授提出一个约定。

    要么,他被警方保护一时,郑教授会潜伏在四周,等警方松懈时杀了他,耗上一辈子也行。出国也没用,郑教授有美国护照。

    要么,给他一天时间。12月19号来杀他,他不能离开誉城,如果他不依靠警方的保护躲过了。郑教授就自杀,在这天随妻女而去。”

    “这……”甄暖瞠目结舌,闻所未闻,“王子轩答应了?”

    “他前天晚上消失不是最好的证明?手机电脑都没带,因为郑教授告诉他,警方可以用手机和无线网络追踪到他。如果王子轩报警,警方在12月19号结束前出现在他身边保护他,他们的协定就取消。”

    甄暖从心底最深处发凉。

    郑教授利用王子轩年轻怕死不信警方又孤勇自负的心理,设计的这一招可真狠。

    他这是孤注一掷了啊!

    为何此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