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电梯门叮的一声开了,正对着杂志社,于是,这个时间段来上班的员工都看到了这一幕。

    在门重新合上之前,郁锦臣结束了这个吻,温柔的拥了她一下,上下揉了揉她的背:“去上班吧!”

    他将她往外走该。

    韩夏朵双腿发虚的走出电梯。

    卑鄙小人蹂!

    推开杂志社的玻璃门,所有人都朝她露出羡慕的表情,调侃了起来。

    “真的太甜蜜了!”

    “一大早就让我们这些单身狗受这种刺激,真的好吗?”

    “郁总的嘴唇是不是特别的性?感!”

    各种各样的声音都充斥韩夏朵的耳朵,她无暇去听,快步进了办公室,怎么办呢,其实就算许震还没有来,他郁锦臣一个电话就能搞定,之所以跟她一起上来,就是想要给她一个心里准备罢了。

    就算成了他的老婆,胳膊还是拧不过大腿。

    而他这么做的根源,都是因为那个祖荣希。

    三思过后,她快步的出了办公室直奔楼上,得知郁锦臣已经进去了,她拉了拉身上的衣服,过去敲了两下门。

    “进来!”

    韩夏朵推门进去,看到郁锦臣跟许震在那边相谈甚欢。

    看到韩夏朵,许震客气的站起来:“来,来,来,夏朵,快坐。”

    郁锦臣笑盈盈的瞄着一眼自已的老婆,没有说话。

    “坐我就不坐了,下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许总,我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韩夏朵站在办公桌边,表情谨慎。

    郁锦臣往后靠叠起腿来,一副洗耳恭听的架势。

    许震看出些事来,笑容收敛了一些,认真的问:“什么事?你说吧!”

    “就是关于那个大律师祖荣希的采访,你让别人来接手吧,我因为一些个人的原因,没办法继续了。”她还这么说,许震应该就懂了。

    “哦,是这样,”许震点头,他说这郁锦臣无事不登三宝殿,来了就是跟他拉些家常,他就知道不对,现在总算是弄清楚原因了:“没问题,这事我跟杨岚说,让她找个人替你,小事一桩。”

    “谢谢许总体谅,那我出去了。”韩夏朵朝郁锦臣看了看,意思是,这下你满意了吧!

    郁锦臣但笑不语。

    韩夏朵走了出去,郁锦臣也没有跟出来,继续跟许震谈笑风生,仿佛他老婆来着一趟,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回到下面,她去办公室把祖荣希的采访资料给整理了,等着别人来接手,好在,她本来心里头也想放弃这个采访,所以并不觉得十分遗憾。

    一会,杨岚就打电话来了,一开腔就是火急火燎的一通说:“你什么个人问题,说出来我听听,这采访就是明天的事了,人家点名要你,忽然换人,他还乐意做这个采访吗?姑奶奶,你才当几天少奶奶啊,架子倒是摆起来了。”

    “哎呦,不是我不想做,而是我要是继续做下去,我老公就帮我大老板那辞职了,我哪里斗的过他啊!”韩夏朵倒苦水。

    听她这么说,杨岚火气小了一点,她评价道:“这郁总可真够有够独断*的!”

    “可不是嘛!简直就是个独?裁者!霸道总裁!

    “哎,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得了,我负责跟祖荣希去说,但愿他同意换人。”

    “好,辛苦你了!”

    电话挂断之后又过了十五分钟,祖荣希打电话来了。

    韩夏朵做好了思想准备跟说辞,接起电话:“喂,祖律师啊。”

    “听你们主编说你热伤风了,无法做明天的采访了?”

    “……啊,对,咳咳咳。”韩夏朵假模假样的咳了几声,虚弱的说:“头痛,呕吐,人已经去医院了,明天的采访做不了了,希望祖律师大人有大量,别生气才好!”

    “生气倒是不会,你生病嘛,那也没有办法,下次我们还有见面的机会。”

    “祖律师你真是一个大度的人。”

    “那你好好养病,过些日子再见。”

    “好,再见。”只

    永远不见!

    韩夏朵没想到那么轻易就解决了,或许一切都没她想的那么复杂。

    她以为跟他绝对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了,可她万万都没有想到,在不久的将来,他又以全新的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并送了她一场末日浩劫。

    *******************************************************************

    晚上,韩夏朵跟郁锦臣回了娘家吃晚饭。

    晚饭过后,韩夏朵被方玉如支去切西瓜,韩铁生跟进去,跟她提及了去老家摆酒的事,因为在他看来,他们的亲戚都在那边,没有摆过酒,人家都不知道他闺女嫁人了,一直拖着,也会说闲话。

    “我现在倒是能够请假,就不知道郁锦臣有没有时间。”韩夏朵往客厅看了一眼,瞧见母亲不知道拿了一杯什么东西给他老公喝。

    那笑的春风满面的模样,让她隐隐有不详的预感。

    韩铁生还在边上说:“爸知道你们都忙,可这事最好是要尽快办了,我早就跟你叔叔他们打过电话了,他们总是问什么时候让你带走老公回去给他们瞧瞧,夏朵,爸这个人虽然没大的本事,可爸是个很要面子的人,我听不得别人说你一句半句的闲言碎语。”

    韩夏朵亲昵的圈住爸爸的脖子:“爸,我知道你疼我,行吧,我回去跟他说说。”

    郁锦臣朝着餐厅看,正好看到韩夏朵搂着岳父的样子,他心里头竟然有种隐隐的不舒服。

    十点多他们才回家。

    郁家此时也是静悄悄了,宅子太大,人都分布各处。

    韩夏朵一回房间就匆匆去换姨妈巾了,今天是第一天,血量特别的旺。

    等她换好了,她走到洗手台边洗了洗手,用毛巾擦干。

    身后,郁锦臣衬衣敞开的贴上来,灼?热的坚?硬?抵?住了她的腰,头埋在她的颈间,落下一阵细密的吻,气息格外的烫:“一起洗澡好不好?”

    “今天不行。”韩夏朵按住钻入她衣服里的手。

    “为什么不行?”郁锦臣顶?着她,身体依旧贴的她紧紧的。

    韩夏朵看着镜子,笑:“因为大姨妈今天来看我了!”

    郁锦臣脸上说不出的阴郁:“你来例?假了?”

    “对啊,一月一次,比发工资还准时。”

    即使知道她来例?假了,郁锦臣还是不松开手,靠在她身上磨蹭:“今天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冲动特别的强烈。”

    韩夏朵感觉到不对劲,郁锦臣这方面火力是挺猛的,可不是那种没有克制力的男人,她摸了摸他的脸,好烫。

    她想起刚才老妈好像拿了一杯什么东西给他喝,不会是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吧。

    “老婆,我想要!”郁锦臣抱的她更紧。

    “可今天真的不行啊!”这下面血淋淋的,怎么能做这种事呢。

    韩夏朵抵抗着,可他人高马大的,怎么都推不开,缠着她对她又是亲又是揉的。

    “老婆,我快要爆炸了!”郁锦臣翻过她的身体,弯腰狂吻住了她,失控了一般的掠夺。

    “唔——,不行,真的不行。”

    她努力的躲闪,衣服还是被趴了,直到弄了一地的血,他才赶紧的退出来:“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

    郁锦臣拉上裤链,去洗了一把脸。

    韩夏朵把衣服穿好,担心的看着他:“还是很难受吗?”

    “你出去吧,不然我可能还会扑过来的。”郁锦臣撑着洗手台,眉头皱的紧紧的。

    韩夏朵只好出去,他要是再扑过来的话,她可是连命都没了。

    一走到外面,她就给母亲去了电话:“老妈你给郁锦臣喝什么了?”

    “补?肾?壮?阳的药酒啊,一喝下啊,保证那个什么,呵呵,他已经有点感觉了吧,女儿,我跟你说,抓紧时机,妈妈也算给你们助力了。”方玉如还颇为邀功的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