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眼前半?裸的男?色让韩夏朵怔了一下。

    她虽然喝多了几杯,可并没有醉:“我不知道祖律师你在洗澡,你先去把衣服穿好吧,我在门外等着。”

    “我不介意,你快进来吧。”祖宋希把身体让开,等她进来蹂。

    “可是——,”韩夏朵面露难色:“祖先生你没有穿衣服,我不好进来。该”

    祖荣希笑的别具深意:“想不到韩小姐你是个思想这么不纯洁的人。”

    他光着身体让她思想怎么纯洁?

    真是贼喊捉贼!

    韩夏朵心里有点不快,可又不能跟他吵,看他坚持不动的站在哪里等她进去,她心里真是纠结死了,算了,进就进,她自认也没有美的跟天仙似的,所有的男人都喜欢她,祖荣希这种在国外长大的混血帅哥才看不上她这种没胸没屁?股的女人。

    这么一想,她自在多了。

    “那好吧,既然祖律师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进去,倒是显得我有什么不正经的想法了。”她提步,坦坦荡荡的走了进去。

    祖荣希把门关上,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祖律师,你白天在信息里头说采访的事宜你改主意了,请问你是哪一方面改主意了呢?”韩夏朵一坐下就开始切入工作。

    祖荣希坐到她的正对面,身体大幅的往后靠,双臂向后撑开靠在沙发上,精壮额上身展?露?无遗,长腿交叠着,姿势格外性?感,充满异域风情。

    韩夏朵感觉自已就像对着一副活?色?生?香的春?宫图。

    “采访地点,我想改一改。”祖荣希说。

    “可以的,你想去哪里?”韩夏朵询问他的想法,对着一个妖的如此极致的俊美裸?男,她发现自已的精力实在无法集中。

    “我家!”

    韩夏朵被他的答案吓了一跳,忙说:“你家不是在意大利嘛,抱歉,祖律师,我们杂志社不比影视公司,去不了那么远的地方做采访。”

    祖荣希笑了,露出一排贝齿:“别担心,我说的家是我在这里的家。”

    “哦,原始是这样。”韩夏朵松了口气,又问:“不远吧。”

    “不远。”

    “你把地址告诉我,后天我让同事提前过去。”

    韩夏朵从包里拿出记事本跟笔。

    随着祖荣希慢悠悠的年念出地址,她惊讶的发现,是在她家的那条路上。

    怎会如此的巧?

    她不禁回想这男人冒出来的始末,该不会,他另有目的,想要通过她拐着弯想跟郁家搭上关系吧。

    “记好了吗?”祖荣希问,换了一个坐姿,动为诱?人的。

    韩夏朵看那已经滑到小腹,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掉下来的浴巾,心里也说不出的紧张,但也只好视若无睹,她和气本子,放进包里:“记好了,祖律师你还有别的要改的吗?”

    “没有了!”

    就为了改一个地点他就把她叫来,韩夏朵心里郁闷的紧,但谁让人家排头大呢,她能说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

    她脸上绽开虚伪而亲切的笑容:“好的,那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告辞了。”

    她起身,他也起身。

    她往外走了,必须要经过他的那边,然后两个人莫名奇妙的就撞上了。

    韩夏朵的嘴唇一下压在祖荣希的胸口上。

    年轻男子肌肤上诱人气息直达她的大脑皮层。

    傻了几秒,她忙移开,往后急退了几步,绊倒了茶几腿,整个人往侧面摔,一只大掌托住了她,把她抱了回来,她整个脑袋再一次撞上他的胸口,嘴唇也再一次与他的胸口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酒多了脑袋就迟钝,韩夏朵现在压根就闹不清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心点呀,怎么东倒西歪的呢?”软软绵绵的清亮嗓音放低了一个音节后,变的说不出的柔软邪?魅。

    “抱……抱歉!”韩夏朵推开他,尴尬的快要挖地洞了,她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

    p>祖荣希猛的整个向前倾,凑到她的头发间闻了闻:“韩小姐喝酒了?”

    韩夏朵心脏都快被吓停了,听他这么问,也只好回答:“喝了一点点!”

    “就一点点?”他问话间,脑袋还没有移开,反而凑的更近。

    韩夏朵不傻,弯腰,头往另一边侧开去:“祖律师麻烦你让开一些,我可是有夫之妇。”

    祖宋希低低的笑开:“有关系吗?”

    “当然!”韩夏朵被他逼的弯着腰,退一步就整个人往后摔,难保不会又给他机会占她便宜。

    “你爱你丈夫?”他笑的格外慵懒妖娆。

    “当然!”

    “他爱你吗?”

    “……”

    “怎么不说当然了?”

    韩夏朵听了气恼的推了他一把,宁可自已的狠狠的摔在地上,小腿上被沈君逸咬出来的伤口也被撞到了,虽然不见血,却痛的她整个眉头都皱了起来,比昨天刚咬的时候更加痛了。

    祖荣希看看摔在地方的女人,心里头很是意外,她是第一个推开他的女人。

    “叮咚——”

    门铃声响起。

    祖荣希转身去开门。

    韩夏朵皱着眉头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瘸的往外走,心里气急的想,这采访她不做了,大不了让杨岚削了她。

    走到门口,发现站在门外的人竟然是郁锦臣。

    此时,他面无表情的英俊的面孔比冰还冷。

    “出来!”简单的两个字,是命令式的。

    祖荣希站在门内,脸上一直都挂着让人看不懂的笑,他移开身体让韩夏朵出去:“韩小姐,那我们后天见!”

    韩夏朵没有理他,也没有理郁锦臣,拖着腿往外走。

    郁锦臣看她走路一拐一拐的,快了几步上去,两话不说的横抱起她,表情依然是刀都砍不进一般的硬。

    看到这一幕,身后靠在门框上的男人不由的眯起眼睛,看来,某些人并非没有动心。

    *

    电梯往下降。

    韩夏朵呆在郁锦臣的怀里一声都不响,也不抬头去看他,就那么眼观鼻,鼻观心的缄默着。

    郁锦臣眼睛平视前方,下颚的线条蹦的异常的紧。

    两人之间的气氛沉闷而压抑。

    出了电梯,他抱她堂而皇之的穿过大厅来到外面,将她放进车里,给她扣上去安全带,然后自已上车。

    这种气氛一直维持到回家都没有散去。

    郁锦臣把韩夏朵往沙发上一放,就扯了领带进去洗澡了,没有多余的语言,也没有多余的眼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