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余的眼神,你知道他怒了,可你不知道他究竟有多怒。

    韩夏朵叹息的缩起腿来,把头埋入膝盖当中。

    谁对谁错,已经一盘乱帐。

    唯有心里是沉沉的难受,饱满的像是随时会爆炸的气球,说不后悔,可这个时候又要埋怨自已当初又太过于轻率的投入一段感情。

    一直到他出来,她都是保持着一个姿势。

    “明天去辞职!”郁锦臣冷淡的说,语气是毋庸置疑的。

    “不如我们明天去离婚吧!”韩夏朵抬起头来回了一句。

    郁锦臣一顿:“你说什么?”

    “我说不如我们明天去离婚吧,像你说的,有一天分手也是干干净净,很理智,不伤害对方。”韩夏朵平静的说。

    郁锦臣沉默了片刻,沉下目光,走过去坐在她的旁边:“韩夏朵,我们都是成年人,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酒,我郁锦臣不是随便跟人结婚又随便跟人离婚的,我喜欢你,愿意对你好,你跟我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他每次一说大道理就说的跟真的似的,可在韩夏朵听来就跟放屁一样:“你对我好?你哪里对我好了?你有把我当成是你的老婆吗?你不想爱我逼不了你,我自认倒霉,我忍了,可你总是一副不要深入我的生活,像养猫养狗一样的圈养方式我受不了,我是人,不是买回来的小动

    物!”

    她一吐为快后,他许久都没有说话。

    一会,他搂住她的肩膀,亲吻了她的脸颊:“我很抱歉给了你这种感觉,你不是小动物,你是我老婆!”

    男人一句温温柔柔的你是我老婆融化过多少女人心的心,反正韩夏朵这傻妞此刻就有点抵抗不住了,心没有刚才那么又冰又冷,她撇撇嘴,嘀咕道:“我可没瞧出来我哪儿是你老婆了。”

    “你看不出来吗?要不要我拿结婚证给你看看,我可不跟小动物一起拍照,还让它写进我的户口本上的。”郁锦臣在她脖子上又轻啄了一下。

    韩夏朵心哗哗的化成一潭温泉,她靠在他的肩膀上:“那我能不能对你提一个要求?”

    郁锦臣把她抱到自已大腿上:“好,你说说看!”

    “以后我问你什么,你就算不想告诉我,也不要生气好吗?”韩夏朵摸着他的耳朵说。

    郁锦臣目光一闪,精明如他,一听就听出里头的含义,他拉下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有些事说出来了你并不会开心,我是不想让一些过往与你无关的事烦扰到你,与其要求我告诉你,不过不要再问,好不好!”

    他说的很温柔,可潜台词其实是:我不想告诉你!

    沈凉烟!

    韩夏朵心底浮现出这个名字,她没有见过她的容貌,没有听过她的声音,可是她却无处不在,因为她在郁锦臣的记忆里,在他的心里,甚至在他的指尖。

    而她,永远也比不过,也取代不了。

    因为这个世界没有了沈凉烟,所以韩夏朵也成为郁锦臣的将就了吗?

    终究,一切都是徒劳,跟死人,她比不了!

    韩夏朵在心里轻叹了一口气,从他腿上下来,去化妆台卸妆。

    这个样子,也能算是和好了。

    “不要再跟那个祖荣希接触了。”

    终于提及了这个事。

    “你是担心我被他勾走了魂吗?”韩夏朵开玩笑似的问。

    “这个得要问你自已,盯着没穿衣服男人谈事情,你的魂有没有被勾走?”郁锦臣淡淡的说。

    韩夏朵听的出来,郁锦臣很有自信她没有给他戴绿帽子,不然他不会这么只是冷个脸而已。

    将手里的化妆棉往垃圾桶里一丢,她起身说:“有没有勾走,你自已去想吧!”

    她不想告诉他明确的答案,以免有的人更加自信。

    郁锦臣快步过来,将她搂住,压到床上:“有没有被勾走,检验一下就知道了!”

    他一颗一颗解开她衬衣的扣子,亲吻上她的嘴唇,双手深?入她的裙?下。

    “嗯——”韩夏朵禁不住的呻?吟出声。

    “反应很不错!”郁锦臣很满意她在他身下娇媚的模样,渐渐上瘾的人,其实是他。

    一场酣畅的欢?爱,耗尽了两人的体力,夫妻之间的矛盾止于一场交付彼此的身体碰撞,做了之后,看对方就顺眼多了,所以说房?事和谐是多么重要的一环。

    深夜,他又咬着她的耳朵,低声呢喃:“再来一次!”

    在睡梦中游荡的韩夏朵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做了一个真实的春梦,以至于第二天醒了之后,她都弄不清到底是真是假。

    这天早上,她来了例假。

    也就是说,郁锦臣接连几个星期的辛苦耕耘,没能结出壮硕的果实。

    心情不好不坏,她垫了一张姨妈巾,吃了早餐坐郁锦臣的车去上班。

    到了杂志社楼下,车子停了,他也跟着一起下来。

    “你下来干什么?”韩夏朵不明白,心想不会是要送她上去吧。

    “我去找许震!”郁锦臣单手插袋,一副大人物的气派。

    “找我大老板干嘛?”韩夏朵警惕的问。

    她没忘记他昨晚说让她辞职的话,这几天因为祖荣希的采访,他对她的工作已是相当反感,难保不会向她大老板施压开除她。

    “去随便聊几句。”郁锦臣往里走。

    韩夏朵过去拉住他的手:“聊什么呀,别聊了,你不是早上有会要开嘛,快走吧!”

    郁锦臣顺势将她拉到身边,笑盈盈说:“没关系,时间还早。”

    “可……可是这个时间我大老板还没来呢,你要不改天来吧,你堂堂郁总裁怎么等人呢,你走吧!”韩夏朵抱住他的胳膊,把他往后拖。

    郁锦臣干脆将她整个人都搂进怀里:“没关系!”

    这夫妻搂搂抱抱的走进写字楼,他们两人的新闻上个越闹的沸沸扬扬,如今这么恩爱,引得一大批未婚剩女各种羡慕嫉妒恨。

    保安认识郁锦臣,替他开了这栋楼里老板们的专用电梯。

    进了后,韩夏朵愁眉苦脸的看他:“你真的不让我工作了?”

    “那要看是什么工作,对于那种干我们这一行没办法,我不得不去的工作,我觉得不适合你现在的身份。”

    “老公~~~~~~~”只好撒娇了。

    “撒娇也没用!”郁锦臣不为所动,他是不会再给她机会去看男人的裸?体的。

    软的没用,韩夏朵改用威胁:“郁锦臣往我告诉你,要是你把我工作整没了,我跟你没完!”

    郁锦臣笑了:“怎么个没完法?”

    “天天跟你闹,直到你让我上班为止。”

    “这倒是个蠢办法!”

    “你要试试看吗?”

    “好啊,试试看!”郁锦臣压住她的唇,一阵热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