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p;“不会吧,天哪,那是二少爷的前妻因为嫉妒才回来吗?”

    “你别说了,别说了,说的我都阴风恻恻的。”

    韩夏朵不由的勾动了嘴角。

    闹鬼!确实是挺像的,如果她那天真就那么死了,估计也会被归类到是解释不清的灵异事件当中。

    这本是她用来讽刺郁锦臣的,谁能够想象到反而变成了争相传播的秘密,再过十年二十年就变成传说了,如此想来,感觉才是真正的讽刺。

    她故意踏着很重的步伐往下走。

    两人女佣听到脚步声,又见下来的是韩夏朵,忙匆匆的给她恭敬的鞠躬,然后跑开了。

    韩夏朵也不为难她们,她径直去了花园。

    郁锦臣还有公公婆婆,另外还有几位叔叔婶婶,她不过吃个点心而已,用的着这么多人陪嘛,早知道就不下来了。

    她心里嘀咕着,人还是走了过去。

    “爸,妈,二叔,二婶,四婶,五婶!”韩夏朵很有礼貌的一一叫过来。

    “快坐下,这身体刚刚痊愈,可要更加注意。”薛华芝笑着说,面容非常的慈祥。

    韩夏朵坐下来。

    其他的几位叔叔婶婶也开了口。

    “本来今天我们都要去医院接你的,可锦臣说让我们不用来。”

    韩夏朵温婉大方的一笑:“是不用来,我让锦臣那么说的。”

    郁镇起赞赏的点头:“夏朵还是很识大体的。”

    郁锦臣看着韩夏朵淡淡的微笑,这小女人倒是很会利用他说的话。

    “爸,你过奖了,我只是觉得大家的关心我能够收到,这就够了,一家人,不必拘泥小节。”韩夏朵嘴上说的很好听,心里头其实什么感觉也没有。

    不是她没有心,而是她面对他们的时候,她找不到心脏跳动的位置。

    几个长辈又是一轮的夸奖。

    韩夏朵都全部接受了,与其在这个家过的水深火热,倒不如虚与委蛇,最起码他们不会找她的麻烦。

    “吃点东西吧!”郁锦臣细心的吧糕点弄小了送到她的嘴边。

    “谢谢老公。”当着公公婆婆的面,她笑的很幸福,活像一个泡在蜜罐里。

    一个小时的闲聊,韩夏朵就全当时演戏了。

    等到曲终人散,他们两个相处的时候,她才展露真实的心情,那就是什么都不在乎的状态。

    郁锦臣也不去跟她做过多的交流,说了,只会引起矛盾。

    晚上,他睡沙发,把大床给她睡。

    韩夏朵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眼睛盯着窗外的月光,看的出神。

    第二天,这天空有点蒙蒙的亮她就起床去院子里散步了。

    早上是微凉的,这种凉有时比冬天的寒风还要来厉害,直钻人心肺。

    车祸的地方已经重新的种上了花跟草,一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少夫人,早上好!”园丁在花园里忙活,看到韩夏朵了点头发招呼。

    可韩夏朵觉得他好像是在闪躲什么往。

    “大哥,你讨厌我这个少夫人吗?”韩夏朵问他。

    “不是,”园丁大哥摇头,憨厚的他犹豫了片刻,就忍不住的说:“我是觉得很愧疚,对不起你跟二少爷,当时汽车漏油快要爆炸,我们谁也不敢过去,任由着二少爷一个人死命的砸车门,当时他上全是血,夫人都吓昏过去了,车子爆炸的一瞬间,我们都以为你们,,,好在二少爷把你拉了出来,这件事情后,我以为一定会被二少爷开除,可他什么都没有说,二少爷真是一个好人,他是我见过最勇敢的人。”

    而这洋洋洒洒的一番话,在韩夏朵心底过滤之后,只剩下一句话:郁锦臣愿意陪她死!

    她的心里激起了千层的浪花。

    这件事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谁救她出来的,怎么救的,当时的情况是多么的危急,这些都没有说,她这几天是有到他的手上缠着纱布,可她没有去想那么多,她一直气他不管她的死活,却不知他差一点也为她陪葬。

    “少夫人——,少夫人——”

    园丁喊了她几声。

    韩夏朵回过神便往屋子里跑,一口气跑回房间。

    望着沙发上睡的并不舒适的男人,心里又是酸又是甜,她走过去蹲下身来摸了摸他的脸,扑过去在他脸上咬了一口。

    “嘶——”郁锦臣皱着眉头醒来,见韩夏朵蹲在他的身旁,他无奈:“又想到新法子报复我了?”

    “你爱我吗?”韩夏朵没头没脑的问,很直接很干脆。

    郁锦臣被她这个劲爆的问题给吓的瞬间清醒,黑眸盯着她,过了几秒平静的吐了两个字:“不爱!”

    韩夏朵爬到沙发上,掐住他的脖子:“你撒谎,你不爱我你会冒着生命危险救我?别说什么我是你的老婆,是你的责任,你才这么做,那都是屁话,能有那种信念的除了爱情就别无其他了。”

    她死死的盯着他,眼睛是晶晶亮的。

    郁锦臣没有立刻说话,只是皱着眉头,是沉思些什么。

    “你爱上我了,只是你自已没有发觉而已,相信我,那是爱情!”韩夏朵很有自信的开导他。

    她的话让他的眉头皱的更紧。

    似是经过了长久的深思熟虑了,他开口说:“好吧,我想告诉你,其实我是估计好了车子爆炸的时候,如果你在郁家被炸弹的话,会对郁家产生很多的负面影响,比如股价会下跌,你父母会闹上门,我也会背上克妻的名号,所以我只能救你出来,

    这跟爱真的有关吗?”

    韩夏朵坐在他的身上,呼吸越来越急促,表情很倔强不放弃:“你以为这么说我就会相信?告诉你,我不会上当的。”

    “我不强迫你相信,我只是告诉你事实,不想骗你伤害你。”

    “郁锦臣你究竟有什么心理障碍,承认爱我很难吗?”

    “不是不承认,而是真的不爱,你要我说谎你才开心吗?”

    “好啊,你说啊,说谎我也要听,说说爱,立刻,马上——”

    韩夏朵疯了的催促他,骑在他的身上,因为太激烈,把他的睡袍都给扯开了,活像要***他似的。

    郁锦臣头痛的叹息:“哎,你别闹,快下去!”

    他去提她的身子,她却死死的缠住他,俯身下去吻他的唇,动作很是热烈,充满较劲的意味。

    可唇毕竟是唇,女人用唇跟男人较劲,男人势必会缴械投降。

    他被她折腾了一身的火,翻身,他将她压在身上,三五下除了她的衣服,便开始疯狂的侵占,沙发上顿时一片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