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沈君逸跟祖荣希分别跟郁锦臣打招呼,表情自然,毫不心虚。

    郁锦臣点了点头,面上的神色也丝毫未露出心底真实的情绪。

    都他妈的是一群人精崾!

    韩夏朵深切的感觉到她跟这三只之间的差距,一个个老奸巨猾,光鲜亮丽的外表下,也是黝黑黝黑的内在,一刀子桶进去,拉出来的都是黑的躏。

    垂下目光,她有些无聊似的看着自已的手。

    “吃饭吧!”郁锦臣把小桌子拉过来,将买来的饭菜拿出来。

    打开米饭的盒子,他勺了一点给她吃。

    “我自已来吧。”韩夏朵去拿勺子。

    他的手退开,没让她拿到:“还是我来喂你吧,不然你又吃的被子上全是了。”

    “。。。”她什么时候吃东西洒的满床都是了?

    当着别人的面,韩夏朵也不便与他争抢,配合的接受他的喂食,跟他你侬我侬。

    这算是恩爱秀吗?

    可秀终究是秀,既温暖不了的心灵也改变不了存在的裂痕,作用也仅限于让观众看了嫉妒闹心而已。

    沈君逸看他们这幅样子,心头的火烧着,可他既不能动手也不能表现,最后也只好是走了,留下来也只是自虐的更深。

    祖荣希悠然自得的叠起腿来,还一点也不见外的拿桌上的水果吃,之后更是拿起筷子夹菜吃。

    “味道好棒啊!郁总你哪里买的?”他表情很是夸张,像是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似的。

    “,,,医院出去左转直走第一家餐厅。”郁锦臣的口吻波澜不惊。

    祖荣希点头:“等会我买一份去当宵夜,味道真不错。”

    他继续吃,完全不顾韩夏朵跟郁锦臣的表情有多无语,看他们停止不动都看着他,他还招呼起来:“你们吃啊,不要客气!”

    究竟是谁不要客气啊?

    韩夏朵哭笑不得,吃掉郁锦臣递来的饭菜,见过自来熟的,没见过这么自然熟的。

    又吃了几口,她推开饭碗说:“好了,我饱了!”

    郁锦臣把碗收好,看着还在慢条斯理喝汤的祖荣希,真是全然的无语了:“祖律师,你吃完了吗?”

    “快好了,等我把这个喝完,”祖荣希勺起一点,放到嘴边,忽然又拿开,放到韩夏朵嘴边:“我忘了你还没喝过这个汤,还剩下两口,你喝吧。”

    “呵呵呵——”韩夏朵一阵僵笑:“不必了,我不喜欢喝汤,你自个喝吧。”

    郁锦臣眸光悄然变化着,沉黑的眸子里藏着精冷的光。

    这家伙竟然明目张胆的勾~引他老婆。

    祖荣希把勺子收回去,下一秒忽然之间又递给郁璟臣:“郁总你要来点吗?”

    勺子都碰到了郁锦臣的嘴唇,要知道这是祖荣希舔过的勺子,他猛地厌恶的挥开,“哒——”的一声,勺子掉到了地上,他的脸上也是相当相当的不好看。

    “真是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也这么讨厌喝汤。”祖荣希一脸无辜。

    一个大男人装出天真的模样,真是分分钟呕血,而且韩夏朵有一种直觉,这家伙根本就是故意的。

    难不成他真正的目的是喜欢,,,,

    哦,天哪,实在是太劲爆了!

    “祖律师,谢谢你来看我太太,我要帮她擦身,你是不是可以告辞了呢?”郁锦臣半客气半不客气的说。

    逐客令下的非常明显。

    祖荣希摸了摸鼻子笑着站起来:“好吧,韩小姐,郁总,那我走了,期待下次再见。”

    还有下次!韩夏朵头皮都发麻了。

    上帝啊,收了这个妖孽吧!

    “走好。”韩夏朵对他违心的笑,她实在说不出再见。

    “你好好养着身体,走了!”祖荣希笑着踱步离开。

    他一走,韩夏朵的脸立刻垮了下来,察觉到郁锦臣看她的眼神,她很无辜的耸肩:“不管我的事啊,是他们自已来的,脚长在他们身上,我也

    没办法。”

    郁锦臣坐下来与她平视:“我可以保证对你忠心,你作为我的妻子也要保证对我忠贞不二。”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是我说出轨还是说我放荡?”

    “我是希望你可以注意一点。”

    “怎么注意?桃花朝我飞来我怎么躲?你也看到了,我现在住院,他们主动来的,难道一来就让他们走吗?”韩夏朵回答的理直气壮的。

    郁锦臣盯着她,想要说什么似乎又没话可说:“夏朵,你能不能不要对我这么剑拔弩张的,生活还是要继续,你这样,折磨的是你自已。"

    韩夏朵轻笑:“你想的太悲观了,谁说我折磨自已?我开心的很。”

    郁锦臣没有再说什么,因为无论说什么,她都会反驳。

    关系一旦进入了恶性循环,是很难一下子改变的,吵架起不到任何作用,唯有彼此先冷静。

    韩夏朵无聊似的打了个哈欠,然后躺下来睡觉。

    ***********************************************************************************************

    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出院。

    也没什么人来接她,郁锦臣让岳父岳母都不用来了。

    回到家,韩夏朵发觉房间里的装修换了,短短几天,连卫生间跟更衣室都换了位置。

    她知道他这么做是扫除他之前的阴影。

    这个男人体贴的时候真的是无人能及的过他。

    “饿吗?让厨房给你做点心!”他脱下外套,卷起了袖子,一派的俊雅。

    “我下去吃吧,不想一直被困在房间里,”韩夏朵慢悠悠的说,往浴室走“我去洗个澡。”

    “你去洗吧,我跟厨房去说,我在花园那边等你。”

    “好,辛苦你了!”

    韩夏朵颇为客气的说,然后走进了更衣室。

    等她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她去更衣室换了一身舒服的家居服,下楼去。

    在二楼的楼梯上,她听到下面有两个女佣再窃窃私语。

    “你知道吗?这房子里闹鬼的,新的少夫人差点就死了。”

    “说来也是挺邪门的,你说怎么偏偏在忌日那天刹车就失灵了呢?”

    “我跟你说,出事那天我去二少爷的房间,看到镜子上写了血字呢,真是太恐怖了,这事真的很恐怖。”

    “不会...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