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你说啊,你在找什么,这样我才好帮你一起找啊。”

    兰相濡拨开一簇草,余光一瞥,在地上发现了已死去的鬼虫的残骸。隐隐还能感受到在此使用过鬼术的痕迹。

    难道紫紫放出了赵老爷与周管家帮忙了?

    “我只是好心想帮帮你罢了,你别摆着这张恐怖的脸了。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很难过啊。”

    兰相濡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若是你当真想要帮忙的话,现在马上去召集所有在当时看到鬼虫的奴才。”

    孙蕴蕴脸色很是难看,嘴唇微微颤抖着:“你想做什么?”

    难不成他要把所有经过这里、还有在这里当差、但是却没有出手援助紫紫姑娘的奴才都埋进土里给紫紫姑娘陪葬不成!

    呸呸呸,怎么能说陪葬呢,紫紫姑娘吉人自有天相,肯定不会出事!

    兰相濡见她眼中惊惧慌张交加,便转过了身。

    紧了紧拳头,才发觉手心全是冷汗。那个人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溜走,那样的术法,再加上魔族的鬼虫,不可不防。

    “我只想问他们几个问题,你且马上去叫。”他闭上了眼睛沉了沉心,温声开口。

    孙蕴蕴听言,抿了抿唇,立马跑了出去。连裙摆都顾不得拉,为了不碍事,直接将裙摆撕烂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曲寞一刚回来,便见孙蕴蕴神色匆匆的自他眼前跑过,抬眼又见兰相濡一身低气压的站着,不知在想些什么。

    “紫紫被人捉走了。”

    曲寞一听言一怔,以为是兰相濡在开玩笑:“她花样那般多,能遇上什么难缠的对手?就算遇上了,也必能撑到你回来。”

    兰相濡轻叹一声:“我没能救下她。”语气无可奈何。

    难道那个小妖精真被什么人捉走了?

    “你没事翻这些花做什么?就算小妖精被抓走了,你也不该在这个时候发疯啊。”曲寞一瞥眼看向兰相濡衣袂,上边全是杂草,不明所以。

    兰相濡目光幽幽看向曲寞一的眼睛,眼中似是飘着“你脑残么”四个大字。

    曲寞一被兰相濡寒碜的目光盯的有些头皮发麻:“你当真是疯了不成。”

    兰相濡低下身,手指指向地上的黑色粉末:“身为天师你难道就没感到这里的某些异常?或者是什么人使用过术法的痕迹?”

    曲寞一往前走几步,低下身看着兰相濡指着的黑色粉末,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那黑色粉末忽然浮在了半空,渐渐显现出一只虫子的模样。

    “这是鬼虫?!”

    兰相濡颔首,从怀中掏出那只被商以沫用术法封印了的鬼虫:“没错,就是它。”

    曲寞一顿时顿悟:“小妖精留下线索了?!”原来他在找这个。

    “这鬼虫不简单,是魔族的东西。”

    曲寞一略一沉思,目光突变:“既然鬼虫是魔族的东西,那么鬼虫的主人很有可能也是魔族中人。”

    “我曾给过他一击,但是他很轻松的就避开了。暂时我不能判断出他使用的是什么术法。但是那术法能够让人转眼之间便销声匿迹,连一丝气息都难寻。”这也正是他无法立马就追上去,将商以沫抢回来的原因。

    曲寞一若有所思:“如此说来,小妖精可就危险了。”

    兰相濡却是摇头:“我知道她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若是那人要的是紫紫的命,就不会选择蒙住她的眼睛,将她带走。

    曲寞一目光闪烁:“你凭什么断定她暂时不会有危险?”

    兰相濡道:“直觉。”他目光扫视花丛,“不知为何,我能感受到那人似乎对紫紫很感兴趣。”

    曲寞一不知想到了什么,语气揶揄:“但愿那人长的不如你美,不然,以小妖精那点耐力,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勾搭走了。”

    兰相濡正想说点什么,便见孙蕴蕴已拉了管家,召集了一群人。

    管家上前恭敬道:“有两个奴才的身体状况非常糟糕,至今未醒,其它人都已在这里了。”

    孙蕴蕴担心兰相濡会追究,便连忙接言解释道:“不知怎么回事,那两个奴才眼袋发青,身体浮肿,好似被鬼上身了似得。”

    曲寞一心一沉,难道是那两只恶鬼自净心瓶中出来作祟了?

    排除眼前这群显然身上没什么大毛病的正常人,兰相濡当机立断道:“其它人都散了吧,带我去见那两个病重的奴才。”

    管家有些犹豫:“那两人似乎染了什么疑难杂症,公子去的话,会有被传染上的危险。”

    曲寞一对管家摆了摆手:“不碍事的,管家只管带路吧,兰公子今日若是见不到这两个奴才,必要寝食难安的。”

    管家施礼,走在前方带路。

    曲寞一忽压低声音道:“赵老爷与那周管家可能附身在了那两个奴才的身上。”

    兰相濡微微摇头:“恐怕这事不会这么简单。”

    那两个奴才被安置在一间宽敞的院落中,管家与孙蕴蕴都道这两个奴才是未醒来,但是一见到这两个奴才兰相濡才知,说未醒来简直就是说的轻了。

    这两个奴才面色僵硬,看起来与死人已无分别。气若游丝的挂着,好似随时都有一命呜呼的可能。

    曲寞一上前给那两个奴才把脉,又来来回回的翻看着两人的身体,面色凝重:“还能救得回来。”目光却是看向了兰相濡。

    兰相濡双手环胸,目光沉沉的看着两具奴才的身体,最后下了结论:“果然是被恶鬼附身过了。”

    院落中忽起阴风阵阵,有种平地来风的诡异感。

    孙蕴蕴寒毛直竖,一时之间竟找不到自己的声音:“恶,恶鬼附身?”

    兰相濡眼中波澜不惊:“将军府内正气浩荡,怎会有恶鬼入府作祟,想来是紫紫自知技不如人,才会放出它们来帮忙的。”

    孙蕴蕴依旧哆嗦,脚步后退了几步,离了那两个奴才远了些才继续道:“曲天师,既然他们有救,您快施法救救他们。”

    曲寞一摇头:“不急。”

    孙蕴蕴立马道:“他们就只剩下一口气了,怎么能不急。”难道不是应该尽早救治,越有活命的可能吗?

    曲寞一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按在了两个奴才的胸口处:“要驱散他们体内的鬼气,需要一个好的时机,需等到明日午时才能施法。”

    兰相濡静静的思忖了片刻,起身往外走。

    孙蕴蕴急忙吩咐管家:“这两个奴才你照顾着,我过去看看。”

    “小姐,您跟过去也帮不了什么忙的,只能给天师与那兰公子添乱。”管家连忙拦住自家小姐的去路。

    看着孙蕴蕴一脸焦急,却无可奈何的模样,曲寞一淡淡道:“孙小姐不必自责,我们会救回紫紫姑娘的。”

    “可是,可是……”如果不是紫紫发现那个丫鬟不对劲,恐怕如今被抓走的人就是她了。

    “孙小姐还是跟随管家躲一躲,镇国大将军确实被扣留在了皇宫。”即便她跟着兰相濡而去,也是多此一举。

    孙蕴蕴听言,慌了神:“爹爹真的被扣留了?是宰相大人做的手脚么?”

    曲寞一沉默片刻:“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被人抓住了,不然他们一定会拿你威胁你爹爹。”

    看样子那小妖精是看在皇帝没有为难她,直接给了她桃妖根,因此才护了孙蕴蕴,只是没想到技不如人。

    魔族鬼虫,七叶紫金莲,这下麻烦可大了。若是那小妖精被逼得魔化,怕是谁也帮不了她了……

    ……

    商以沫寻了半天,才寻出了路,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大门前。

    夜幕已经降临,但依旧不见那鬼虫罗刹出现,凉风吹拂着,商以沫冻得直打哆嗦。这宅子,难不成就是一座迷宫不成。

    那女孩神不知鬼不觉的又站在了她前方不远的地方,面无表情,神情呆滞。

    商以沫忽然觉得,刮过脸上的风,好似数九寒天般冷冽,这女孩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商以沫迟疑了一阵,不动声色的退了几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鬼虫罗刹呢?”

    那女孩像是思考了一阵,然后缓慢道:“我、是、人。”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