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桃花朵朵,妖妻无双!最新章节!

    商以沫砸吧砸吧嘴,若是这人五官端正些,身材再高大修长些,想必配上他如今的气质,还是能够让人接受的来的。

    可惜啊可惜啊,气质好不能弥补这一眼便见的巨大缺陷。

    “主子,我们帮不了你了。”赵老爷与周宪民忽的化作一缕黑烟,重新钻回了净心瓶内。

    一时之间,地上倒了两具身体。

    鬼虫罗刹幽幽开口:“这两只恶鬼本该很厉害,可惜恶鬼生了凡心,功力自大不如前了。”语罢,还惋惜的摇了摇头。

    商以沫咬牙道:“我现在能确定你不是什么凡人,你到底为何要帮那宰相做事?!”

    鬼面罗刹睨了一眼商以沫,潇洒不羁的一笑:“因为无聊。”

    商以沫差点没咬碎自己的一口白牙:“无论你是何方精怪,都不该踏入凡人的世界,更不能扰乱人间的秩序。”

    鬼虫罗刹一把抓住她的手,眯着眼看她:“看样子,你是一只要修仙的莲花精。”说起人间秩序来,倒是咄咄逼人。

    商以沫惊惧交加,当初在死灵山面对璎珞时都没如今这般紧张,她遇上的对手,怎么越来越厉害了!

    “若是捉了我,你当真放了蕴蕴?”

    鬼虫罗刹蜡黄的手一片炙热,她的手腕被他抓的痛了,她紧紧抿着唇瓣,瞪大了眼睛,恶狠狠的盯着他。

    “若是你心甘情愿跟我走,我就不管这茬事儿了。”他的语气轻/挑,嘶哑的声音却说出了婉转的调调。

    商以沫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有些受不住的道:“你敢失信与当朝宰相?!”

    “有什么不可失信的?”鬼虫罗刹露出了自己的一口黄牙大笑,“这天下本就是那皇帝的,他想夺,却没那个受的命!”

    看样子这个鬼虫罗刹也会些算命之术,不然又如何得知这些。

    商以沫心一冷,完了,这下摊上大事了,这人恐怕不止是普通精怪那般简单。

    “别想使出什么奇怪的招数了。”他诡异笑道,“我突觉得你甚是有趣,性子也可爱的紧,那孙蕴蕴我不捉了,你随我走吧。”

    商以沫瞳孔放大,结结巴巴道:“等,等等,鬼虫罗刹,你家虫儿已经很敏捷了,不需要我陪练了。”

    鬼虫罗刹幽幽道:“你有让我家虫儿沉睡的能力,我怎么能让你死呢,不如做我的夫人可好?”

    商以沫被这话呛得差点咳出眼泪:“不不不,我长得如此丑陋,怎配得上您呢?”

    鬼虫罗刹细细的看了她一阵。浅紫的衣裙美不胜收,一支白玉簪斜插三千青丝中,面如凝脂白玉,眼若秋水涟漪,眉似远山,五官如画,左眼下泪痣栩栩如生,简直尤物。

    “倒是美人一枚。”

    商以沫第一次希望曲寞一封了她的容貌,天师大人说得对,说的金玉良言:太美的红颜,薄命的紧啊。

    “其实我真的很丑的,只是今日抹了不少脂粉遮掩。”

    鬼虫罗刹不在意道:“那也无妨,我这般丑陋,你也丑陋,正好配上一配。”

    商以沫泪,您也知道自己丑陋!?

    深呼吸一口气,口中默念:“蕴蕴啊,不是本姑娘不救你,实在是这鬼虫罗刹*,姑奶奶我应付不了啊。”

    默念完毕。

    商以沫抬起头,扬起笑容:“算了,你还是捉走蕴蕴吧,我不拦你了。”商以沫三十六计,妥协为上上之计!

    鬼虫罗刹猛地甩开她的手腕,冷笑连连:“你是想着,即便现在孙蕴蕴被我捉走,自己还能将她救回来是么?”

    商以沫揉着被他掐痛了的手腕,不置可否。

    鬼虫罗刹轻蔑道:“我见你有趣,所以才有心饶过那孙蕴蕴一命,你若自作聪明,只会害了她。”

    “难不成宰相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让孙蕴蕴活着?此次逼迫镇国大将军不成,就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鬼虫罗刹将笛子收回袖中:“你果然很通透,一点即通。”

    商以沫目光闪烁,最后一咬牙:“好,我跟你走。”完了又强调道,“心甘情愿。”

    鬼虫罗刹衣袖一甩,满地鬼虫霎那间宛若在阳光下散发了的水蒸气,眨眼间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商以沫趁着鬼虫罗刹不备,将袖口中的净心瓶往花丛里一扔,然后抬首道:“说吧,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鬼虫罗刹从怀中掏出一条黑色的丝巾,蒙住了商以沫的眼睛。

    “你,你干嘛!”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她挣扎了几番未果,却被鬼面罗刹禁锢的一动不能动。

    “放心,只是不能给你看到我要带你去的地方的路罢了。”

    “不行,不行,等等在蒙我眼睛。”

    鬼虫罗刹冷了声音:“难不成这个时候,你反悔了?”

    “我才不是那么没有信誉的人呢。”商以沫大吼,吼完又有点心虚。

    “你的花样太多了。”

    商以沫道:“先让我去看看蕴蕴,确定她此刻安然无恙,我就跟你走。”

    犹豫了片刻,鬼虫罗刹道:“我大人有大量,让你完成这个小小的心愿。”

    解开蒙住商以沫眼睛的纱布,跟在她身后踱步走着。

    商以沫也不管他,直接跑进了里边的回廊处,孙蕴蕴果然听了她的话,并未走出她施下的结界。

    只是……

    方才满地鬼虫,想必是将孙蕴蕴给吓晕了。

    想了想,又将那只被她禁锢在术法中的鬼虫塞进了孙蕴蕴的怀中,然后镇定的起身,对着鬼虫罗刹道:“好了,我确定蕴蕴没事了。”

    等了半天也不见鬼虫罗刹出声,她转头,只见他沉了眉目,阴气阵阵的看着她。

    商以沫心一冷,难道他发现她的小动作了?!

    鬼虫罗刹道:“突然觉得你的容貌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这是在跟她套近乎,降低她的警惕度?

    “我敢保证,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商以沫心虚的回想,当初她大致是没有惹到这么一号人物的。

    鬼虫罗刹细细凝望着商以沫的眉目:“罢了,许是我记错了。”缓缓收回目光。

    “和你打个商量。”眼见着他又要拿出那条蒙眼的纱巾,商以沫有些心有余悸。

    鬼虫罗刹似能看出她的目的,脸上露出了个危险的表情。

    “既是你心甘情愿与我走,那么我不想让你知道我所住之地的路口,这不过分吧?”

    商以沫翻白眼,将她本身拐走就是一件过分的事情,蒙了她的眼睛,那便更是过分!

    “算我倒霉。”她嘟了嘟嘴,抬头挺胸,闭上了眼睛。

    光亮又被阻挡在了外边,眼前一片漆黑,紧接着手臂一痛,脚下一空,她似被鬼虫罗刹提了起来,往什么地方飞去。

    在越过回廊外边小花园的花丛时,鬼虫罗刹嘴角勾起,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意。

    蜡黄的手一探,原本被商以沫丢进花丛中的净心瓶,静静的躺在了他的掌心。

    在他眼皮子底下玩花样,这姑娘倒是有些小聪明。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些小动作他早已尽收眼底。

    “站住!”语气慌乱,却带着不容小觑的威慑力。

    商以沫知道,这是兰相濡的声音,她总算是拖延到他回来了么。

    纤手抓下蒙住眼睛的纱巾,只见兰相濡从天而降,白衣如雪,青丝飞舞,他脚步略动,一股气息猛地接近了她。

    鬼虫罗刹拽住商以沫的手紧了紧,面前浮起一丝鬼魅的笑容,配合着他扭曲的五官,看起来狰狞无比。只听他口中默念了几句咒语,商以沫突觉得自己身子一轻,待再睁开眼时,眼前的一切都已变了样。

    丛林茂密,耳畔有流水的声音,不远处有一座拱桥,拱桥两旁种着柳树,一阵风刮过,柳枝便迎着风起舞。

    细细看来,这里似乎是一处哪里的幽谷。

    鬼虫罗刹放开了商以沫,自顾自的朝着拱桥走去,后背略略有些佝偻,像是上了年纪的老人。

    商以沫在原地撅起嘴,他这是打算让她自己跟过去不成!

    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背影,结果这一瞪,却让她目瞪口呆起来,这鬼虫罗刹什么时候换了衣服?

    全身上下都笼罩在通体漆黑的衣袍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