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bsp; 夏泽坐在床边,紧咬着唇白不让自己哭出声:“爹。”

    夏易躺在床上,面色苍白如纸,双眼紧闭,不断的从口中溢出意味不明的呻吟,似乎已经神志不清。

    ‘哐当’一声,门被大力推开,李志平领着一群人走了进来,一眼望见床上眼看着就要去了的夏易,心里的喜悦瞬间涌入眼底。

    他咳嗽一声,掩去眼中的喜悦,换上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贤侄,师兄现下如何?”

    夏泽站起身,低声道:“我爹刚醒过来一阵,说想见见掌门。”

    正说着,床上的夏易像是听见了动静,慢慢睁开了双眼,对着李志平的方向,吱吱呀呀的说了两句不明所以的话。显然是回光返照的样子。

    李志平神色几转,转身吩咐门派弟子:“夏师兄的时间怕是不多了,我在这儿陪着他说说话。你们先出去等着。”

    夏泽倔强道:“我就在这儿等着。”

    李志平表情严厉起来:“小泽,你竟然连你爹的话都不听了。”

    夏泽的嘴唇几张几合,最终在李志平近乎逼迫的目光下低下头:“好,我听我爹的话。”

    李志平将门关好,走近床头,从上往下俯视着夏易:“师兄,你有什么遗言想交代师弟我?”

    夏易哆嗦着想从床上爬起身,却因为久病无力,从床上跌了下来。

    李志平好整以待的望着夏易的徒劳挣扎,弯下腰,嘲笑道:“我的大师兄,你还以为你是当年的那个‘崆峒第一剑客’吗?”

    夏易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李志平的鼻子,从嘴里吐出两个字:“畜生!”

    李志平不在意的一笑,拂开他的手指:“你现在,也就只能呈呈口舌之快。”

    夏易‘呸’的朝他脸上吐了口口水:“你个欺师灭祖的畜生,我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

    李志平眼神一冷,扯着夏易的衣领,将他单手从地上提了起来:“我是欺师灭祖,那又如何?谁叫那个老不死的那般偏心你,门派里什么好的东西,都是你的,我呢?只能捡你不要的破烂货。明明都是他的徒弟,为什么区别这么大?”

    他手往地上一甩,夏易的嘴角顿时流出鲜血:“就连师妹和掌门之位,也是你的!我不服,凭什么你样样都比我好?凭什么?”

    夏易剧烈的咳嗽起来:“所以,你就下手杀了师父?”

    “是!”李志平报复般的看着夏易,眼里满是疯狂的快感:“不光如此,那天,我将师父的手筋脚筋全部挑断,当着他的面,将小师妹压在身下。”

    李志平大笑起来:“小师妹的滋味如何,想必师兄你,比我更清楚吧!”

    夏易‘啊’的大叫一声,不顾惨败的身体,扑倒李志平身上,张口咬住他的手指。

    李志平踢脚便踹:“滚开。”

    “碰!”门被大力踹开,门外,站着老一辈的崆峒派长老,以及无数的崆峒派弟子。

    长老不可置信的看向李志平:“我当年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在夏易患病后,选你这样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继任掌门之位!”

    夏泽上前两步,将夏易从地上扶起,仇恨的盯着李志平,拔剑冲了上去:“还我娘和外公的命来!”

    李志平眼看情形不对,急忙后退,躲开夏泽的剑,并顺手拔出腰间长剑,试图从众弟子的包围中脱身。

    崆峒山下

    李志平满身是血的靠在一个山洞里喘气,双眼里满是戾气狠绝:“夏泽,你竟然敢设计我,好,好的很!”

    “啪啪”两声击掌声传来,颜砚慢悠悠的走进黑漆漆的洞穴,赞道:“李掌门能从崆峒派那么多弟子手下脱身,果然是武艺非凡。”

    李志平将沾满鲜血的长剑对准颜砚:“你是何人?”

    颜砚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头,出手如电,一指击在李志平的手腕处,一手顺势接住掉下来的长剑,反手一丢,长剑直直地插入坚硬的石壁里。

    李志平惊得连连后退两步:“阁下究竟是何人?”

    颜砚抬腿便是一脚,直接将对方踢趴在地。

    李志平顿时摔得鼻青脸肿,勉强从地上爬起身,压下满口的鲜血,怒道:“李某与阁下无怨无仇,阁下仗着自身武艺高强,肆意欺辱李某,未免太不讲江湖道义!”

    颜砚一脚踩在他的手背上,用力碾了碾,望着李志平痛的扭曲的脸,挑眉:“本座就是要凭着武艺高强,肆意欺辱你,你又能将本座如何?”

    李志平差点喷出一口老血:“竖子!士可杀不可辱,有本事给李某个痛快。”

    颜砚轻笑:“你想要个痛快?简单。”他松开脚,拔出石壁上的长剑,对准李志平的咽喉:“往上面一撞,你就痛快了。”

    李志平望着眼前,属于他自己的,尚且沾着别人鲜血的宝剑,几次吸气吐气,想要下定决心撞上去,都没有成功。

    颜砚冷笑:“怎么?不是要本座给你个痛快吗?”

    李志平深吸口气,勉强对颜砚挤出一个笑容:“阁下到底想要什么?不妨明说。”

    颜砚说:“我要你写下,当初跟你一起上忘情崖的弟子的名单。”

    李志平猛地张大了眼睛:“你是天狱教余孽?”

    颜砚将长剑往前递了几分:“你写,还是不写?”

    李志平不敢再多言,忙道:“我写,我写。”他用眼角注视着颜砚手中的长剑,“如果......”

    颜砚慢悠悠地收回长剑:“写好了,本座饶你一命。”

    颜砚看了一眼手指的名单:“就这些人?”

    李志平连忙点头:“那日在忘情崖上,我一共带了八十七个人,二十六个死在了忘情崖。”

    颜砚收回名单,在李志平惊恐的目光下,迅速抬手,在他手腕脚腕处各划了一剑。

    “啊!”惨烈的痛呼声响起,李志平双眼充血的望着颜砚,“你竟然不守诺言!”

    颜砚一指弹在长剑上,锋利的长剑顿时断成两截。他随手将断掉的剑丢出洞外:“本座只说过,饶你一命。”他目视着李志平怨毒的眼神:“当初你挑断白祁手筋时,可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

    李志平曾与白祁比剑,却败于白祁剑下。

    颜砚一步一步往洞外走去:“忘了告诉你,本座姓风,叫风,吟,雅。”

    李志平看着眼前有几分眼熟的背影,浑身的血液,霎时凝住。

    一个时辰后,夏泽带领崆峒派的弟子,在山下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欺师灭祖的叛徒李志平。

    崆峒派长老商议过后,下令将李志平押往崆峒派的历代掌门人的墓地,在上代掌门墓前,由新任掌门夏泽亲手处决。

    据传言,一向温和的夏泽,找来了三条饿了三天的狼狗。李志平死后,尸骨无存。

    一年后,崆峒派六十一个弟子,相继死亡。死因是,恶梦过度,神经衰竭。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