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小攻不是一条狗最新章节!

    唐梦翻身下马,如同一阵风一样飘了过来,夺过桌面上的茶壶,仰头喝了一大口。

    颜砚一脸无奈:“慢点喝,姑娘家,注意下形容。”

    唐梦放下茶壶,摇头晃脑:“本姑娘就是这副德行。”

    夏泽目瞪口呆的望着唐梦的‘壮举’:“你说得那个神医,就是她?”

    唐梦斜了夏泽一眼,扬起小小的下巴:“怎么,本姑娘难道不像神医吗?”

    夏泽下意识的点头,又猛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人可是父亲的救命稻草。于是又开始拼命摇头。

    唐梦噗哧一笑:“好了好了,小心把脑袋摇掉,带我去看你父亲。”扭头对颜砚道:“后面的那个傻小子,就交给你了。”

    夏泽左右为难,立在原地不知该怎么办。

    颜砚见此,安抚的对夏泽笑了下,给他下了颗定心丸:“小梦的医术很好,我的命就是她救回来的。”

    夏泽心下稍定,暗道:反正是死马当活马医,左右不会再坏了。领着唐梦朝山脚下的小院子走去。

    颜砚继续坐在原地喝茶,果然没过多久,便看见当初在客栈有过一面之缘的少侠——宋靖。

    宋靖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向颜砚拱手询问:“请问......呃,这位公子,可看见了唐姑娘。”

    颜砚揭起一个干净的茶杯,放平,提起茶壶缓缓地往茶杯里注满八分水:“宋少侠,不如先坐下喝杯水。”

    宋靖摸摸后脑勺,坐在之前夏泽的位置上,有些不好意思道:“叫我宋靖就成。”

    颜砚点头:“宋靖,你怎么会跟在小梦后面?”

    宋靖飞快的望了他一眼,低下头说:“我送唐姑娘回唐门。”

    原来那日在御剑山庄分开前,颜砚与唐梦提前约定好,唐梦扮成风吟雅的样子,吸引柳长宁等人的注意,颜砚则乘机去救右护法等人。两人说好,之后在崆峒山下会合。

    谁想到欧阳羽此人虽然是武林盟主,却心胸狭窄。他被唐梦一番言语羞辱过后,表面上答应柳长宁暂时不找唐门麻烦,转身却联合李志平、罗君济,在唐梦所投宿的客栈里设下埋伏,想活捉唐梦一解心头之恨。

    宋靖那日在御剑山庄见着唐梦后,便心绪不宁,当夜不知为何,竟然也走到了客栈外。无巧不成书,正好救下了唐梦。

    唐梦记着和颜砚的约定,一心往崆峒赶来。宋靖却怕她半路再遭埋伏,执意要将她送回唐门。

    一对冤家,就这样欢欢喜喜的上路了。

    颜砚闻言,一方面对自己当日的疏忽感到歉意,一方面不由得对眼前呆呆傻傻的青年多了几分好感。

    从挑妹夫的眼光来看,宋靖虽然傻了点,长得呆了点,性格迂腐了点,但好歹算是个正人君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唐梦乐意。

    果然是女大不中留,颜砚想起还在家里上串下跳的颜小妹,心里升起了普天下当哥哥的,在遇见妹妹的心上人时,都会有的忧郁感。

    茶喝完了,唐梦和夏泽也回来了。

    颜砚站起身:“怎么样?”

    唐梦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有些棘手。”

    颜砚皱眉:“连你也没办法?”

    唐梦眨眼,调皮一笑:“有些麻烦罢了。”

    夏泽激动起来,握住唐梦的手:“唐姑娘,你真的能治好我爹的病?”

    唐梦点头:“八分把握。”扭头挑衅的看向宋靖:“我不是说不让你跟上来,你听不懂我的话?”

    宋靖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夏泽抓住唐梦的那只手,听见唐梦挑衅的话,移开视线:“送你回唐门后,我就立刻走。”

    颜砚左右看了一眼,心里嘀咕:恋人的世界,我果然看不懂。转身对唐梦道:“跟我过来一下,还有一个病人需要你帮忙看看。”

    崆峒山下的一片树林里,停着辆灰色的马车。

    颜砚领着唐梦穿过树林,朝马车走去,宋靖留在树林外面。并非是颜砚不信任宋靖为人,他毕竟是天狱教的教主,而宋靖是正道人士,自古正邪不两立。他不能拿白祁等人的性命冒险。

    听见脚步声,马车上青灰色的帘子被揭起,水堂主从里面跳了下来:“教主。”

    颜砚问道:“白祁怎么样了?”

    水堂主先是看了唐梦一眼,直到颜砚解释她是请来给白祁疗伤的神医后,才回道:“从刚才起,一直高烧不退。”

    颜砚闻言微微皱眉:“这样下去不行,”吩咐水堂主,“去茶肆老板那里买点酒和棉布回来。”又对唐梦道:“上去救人。”

    经过几人的努力,到晚间的时候,白祁的伤势总算是稳定下来了。

    马车空间不大,除了躺着的白祁外,只有唐梦和颜砚两人,其余人都在外面守着。

    唐梦直起腰,长长地出了口气,对颜砚道:“累死本姑娘了,伤得这么重,竟然没死透,他也真是命大,简直跟你当初一样。”

    颜砚抬手敲了下她的额头:“你这张嘴啊!”

    唐梦抱着额头瞪了他一眼,换了口气:“先说好,他的外伤本姑娘能治好,不过他断掉的手筋,本姑娘就没办法了。”

    颜砚的视线停在白祁放在被子上的右手上,凭他的视力,能清楚的看见白祁指腹处薄薄的茧子,和他手腕处的红痕。

    要是白祁知道,自己再也不能用剑了......

    颜砚心里颇为复杂,开口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唐梦摇头:“不知道,他脑袋受过重创,所以才会一直昏迷。到底什么时候会醒,我也不确定。也许明天就醒了,也许,一辈子也不会醒。”

    颜砚默然:风吟雅,你为了柳长宁,到底辜负了多少人?

    半个月后,崆峒山

    今日是崆峒派一月一次,召开门派大会的日子。

    李志平百无聊赖的坐在最上面的位置上,一边听着弟子千篇一律的汇报,一边开始走神:听说青城派废掌门罗君济突然暴死,尸体直到腐烂,才被路经城隍庙的人发现。

    有人推断,罗君济的死,是御剑山庄下得手。据说根据仵作判定的罗君济的死亡时间,在那段时间前后,正好有人看见御剑山庄的弟子从城隍庙方向过来。

    时间,地点,巧合度太高了。

    如果真的是柳长宁派人做的,他到底是为了什么?李志平突然眼前一亮,站起身来:是了,天狱教的圣地!

    “掌门?”正在汇报本月门派开支的弟子,被李志平的动作吓了一跳。

    李志平重新坐下,挥挥手:“你继续。”

    “掌门!”一个弟子从门外跑了进来,“夏师弟刚才派人来报,说是夏师伯怕是不好了。”

    李志平先是一喜后又一惊:“前面带路。”

    夏家小屋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