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最新章节!

    195

    从琅州府出来, 两人便直接回了青雾山。像是弥补多年前的遗憾,这一次他们没有失散, 而是又回到了剑宗。

    青雾山如今是云梦十八洲的圣地, 山峰秀美,云雾缭绕,昔年的农家小院尚在, 只是里面已经无人居住, 山间还有一座道观。

    那道观上了年岁,墙角都生出绿绿的苔藓来, 不过在山间倒是显得格外的清幽。月璃扣响道观的铜扣, 没多久, 一个七八岁的小道士探出脑袋, 乌溜溜的大眼睛上下打量着两人。

    “师父云游去了, 走前交代, 若有人拜访,可借宿一晚。”

    小道士说完,便打开木门, 露出大大的笑容, 随即飞快地捂住了嘴巴, 他前几日才不小心磕掉了大门牙。

    姜娰见他可爱, 忍不住笑道:“那多谢小师父了。”

    “不谢, 不谢。”小道士蹦蹦跳跳地领着两人进来。

    道观十分的朴素,两人不过是想故地重游, 在山间随意散步, 结果误入这道观, 又被那小道士热情招待,便只好在此地借宿一晚。

    “禅房只有三间, 一间是师父的,一间是我的,余下那间便是两位施主的了。”小道士将两人领到禅房前,站在郁郁葱葱的大榕树下,露出缺失门牙的灿烂笑容。

    一间禅房?姜娰下意识地看向月璃。

    皓月道主已经十分自然而然地接话道:“多谢小师父。”

    “我还不是道士呢,师父说我玩心太重,还做不了道士。”

    月璃莞尔,果真玩心极重,不过也有着孩子的天性,极好,日后他和阿肆也要养一个孩子,不过他更喜欢女儿,一定会跟阿肆小时候一样萌软可爱。

    皓月道主心思一动,便生出了不少的凡尘俗念来,定定地看向姜娰。

    姜娰被他看得有些不明所以,便笑吟吟取出好些的灵果和清露,递给那小道士。

    “这道观为何没有名字,小师父,你师父可有法号?”

    “没有呢,多谢善心的女施主。”小道士欢欢喜喜地接过灵果和清露,一口咬下去,瞬间眼睛亮了起来,“好吃,我们道观也有灵果,不过师父说要等千年才能成熟,我带你们去看。”

    小道士拽着姜娰的袖子,带着她穿过后院一个不起眼的小木门,进门之后,视线豁然开朗,纵然也在山中,却比之前所见要更加广阔和清幽。

    山中生长着一棵极为繁茂的菩提树,树下有一个破旧的蒲团,那蒲团经历过风吹日晒,破破烂烂,而树上则结了十几颗的菩提果,每颗果子都十分的青涩,包裹在一团氤氲的光团内,清风拂来,灵气扑鼻。

    姜娰惊讶地回来看了一眼月璃,菩提果?在青雾山?

    “已经不是青雾山了。”月璃走过来,握住她的手,深邃的眼眸看向这一片天地,小道士打开那扇木门,他们就走出了云梦十八洲。细细想来,这道观的年岁何止千年万年,他们在青雾山时从未发觉这道观的存在,应当是误入了奇妙的地方。

    “青雾山是哪里?这里是菩提山。”小道士蹦蹦跳跳地在菩提树下玩耍,闻言笑道。

    菩提山?果真不是云梦十八洲了。姜娰定定看向那小道士,才发现他周身气息跟菩提树的气息融为一体,竟然不是人,是万年的菩提果子精。

    难道这里便是五师兄苦苦寻找的菩提无垢界吗?

    “你们可是这些年来第一个拜访道观的人呢。还给我好吃的果子。”小道士跑过来,小脸蛋笑得红扑扑的,拽着姜娰的衣服说道,“师父说,要礼尚往来。”

    小道士说着在自己的道袍里掏呀掏,终于掏出了一个干瘪的菩提核,递给姜娰。

    姜娰惊了一下,这是菩提树的种子?

    “给你一颗果核,姐姐,日后我可以去你家找你玩耍吗?”小道士闻着她身上好闻的花草气息,觉得十分的欢喜,是菩提喜欢的味道,像是世外仙境一般。

    “自然可以,那我在此地开辟一个通道,日后你可以直接去姐姐家玩耍。”姜娰心喜地摸了摸小道士的发髻,然后开辟出一条通往镜花界的通道——一个花草木墩子,木墩子上还开出了几朵花,说不出的清新可爱。只是一摸到开花的木墩子,就能进入镜花界。

    小道士“哇”的一声,眼睛都亮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那木墩子,感应到里面澎湃的混沌之气,险些要跳起来。

    “那我去玩耍了,姐姐,你要记得时常来这里找我玩哟。”小道士说完便蹦蹦跳跳地从木墩子直接进入了镜花界。

    见他直接跑到镜花界,月璃不禁挑眉:“阿肆,若是这小菩提境祸害你的花草界,以后想撵走就难了。”

    姜娰“噗嗤”笑道:“师兄,也只有你嫌弃这万年成精的菩提果,五师兄可是穷其一生都在找菩提界。”

    月璃见她笑的灿烂,忍不住伸手碰了碰她的脸庞,低声笑道:“可便宜了老五。”

    在青雾山后山随便走走便给他找到了菩提无垢界,谁成想这小世界真的存在,只是并非是佛修的圣地,而是一颗菩提精生长的小世界。

    只是这里孕育着古老的菩提树,灵气浓郁,树下感悟定然胜过外界的百年千年,只是此界遗世独立于诸界,非机缘不可入,阿肆特意开辟了镜花界到菩提界的通道,日后迦南若是想进入菩提界悟道,便只需从镜花界走即可。

    这般如此,竟然是给老五做嫁衣。

    见大师兄薄唇抿起,姜娰连忙扯着他的袖摆,笑吟吟地说道:“小菩提精不在家,我们还是回道观去吧。”

    她拉着他,穿过后院的木门,瞬间就回到了道观的院子里,只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云梦十八洲就已经夜幕降临。

    禅房十分的简陋,似乎有千年万年都没有人住一般,月璃也未拿出建筑法器,而是将禅房洒扫了一番,铺上了柔软的床褥被子,在床前挂上了月光鲛纱,将柜子里的茶具清洗一番,便在院子里重新烹煮一壶新茶。

    姜娰见他动作优雅,行云流水一般,托着下巴看的有些着迷,这大约就是她曾经梦想过的生活,在山间朴素的屋舍里,她养着小灵兽,大师兄养着她,白日里种花种草,忙着四季的食材,看着满山美景,夜晚便听他讲着故事,相依而眠。

    只是上次大师兄坦白心迹之后,她十分矜持地说要思考,之后大师兄就没有提过,哎,愁人。

    “阿肆,过来喝茶,你应当是封存了万年的菩提茶,每隔千年才可采出一批最新生长的嫩芽。”

    “来了。”姜娰连忙站起来,跑到院子里坐下来,闻着那清新的茶水,眼前一亮。

    小麒麟兽也撒欢地跑过来,摇着尾巴,挤到两人中间,一只爪子拽着姜娰,一只爪子拉着月璃的衣裳,兴奋地叫了两声。

    月光独角兽则优雅地趴在树下,没有过来与她一起争宠。

    “雪团子也想喝。”姜娰见小麒麟兽伸长脖子的兴奋表情,撸着它的脑袋笑道,“师兄,给她喝一杯吧。”

    月璃点头,将煮好的菩提茶倒入姜娰的杯中,然后才点了点茶壶,将一滴圆润的茶水滴弹向小麒麟兽。

    “它还小,不宜喝多,喝一滴吧。”

    小麒麟兽得了一滴菩提茶,瞬间顽皮地将那滴菩提茶握住,然后摇着尾巴跑到了独角兽那边。

    两人:“……”

    月璃低低笑道:“和你小时候一样可爱。”

    姜娰抚额:“我小时候有那么蠢吗?”

    简直是丢她的脸呀,看见漂亮的灵兽就犯花痴。

    “灵兽一般都随主人,我记得你小时候也很喜欢盯着我看。”

    姜娰微笑:“那我看的更多的还是六师兄。”

    月璃危险地眯眼,伸手扣紧她柔软的腰肢,哑声说道:“以后只盯着我看就好。”

    兰瑨在他这里已经上了黑名单了。

    皓月道主见她眼睛笑的弯成小月牙,得知自己被她戏耍了,淡金色的瞳孔微深,低头吻住她唇角的小梨涡。

    “呀。”小麒麟兽猛然捂住了眼睛,吃惊地将那滴菩提茶吞了下去。

    独角兽将她掀起来,带着她在月夜下离开道观,再不走,估计他们都要被丢到犄角旮旯里了。

    话本子里说的果然都是真的,只羡鸳鸯不羡仙,道观夜晚的菩提茶都泛着一股月桂清香。

    喝完菩提茶,也不知道为何姜娰便犯困起来,借着山风凉爽便撒娇地赖着大师兄,伏在他膝头,让他给自己讲故事,必须要用本音。

    月璃这些年来因修行言灵之术,早就不用本音,姜娰却独爱他清冷如玉石一般的嗓音,带着一股子淡淡的孤冷,让人有些着迷。

    见她喝了茶,有了困意,他便从储物手镯内取出从凡间买来的话本子,挑了一本说与她听。

    姜娰听着听着便睡着了,梦里做了一个极长的梦,梦到小菩提精拽着她去见他师父,小菩提精的师父既非老道也非老菩提精,而是一个衣衫褴褛的游方和尚。

    那和尚坐在菩提树下的蒲团上,笑眯眯地说道:“小果子精无状,还望界主海涵。”

    姜娰见状,微笑道:“菩提精天真可爱,大师过谦了。不知大师与我可有渊源,总觉得十分的眼熟。”

    那游方和尚雪白的眉毛和蔼可亲地垂下来,慈祥说道:“百年前,我下界周游,遇到一小国的国主,那国主不嫌我衣衫褴褛,待我以国士,我便留了半首残曲在凡尘界。”

    姜娰脸色微变,随即朝着那游方和尚一拜,说道:“多谢大师赠曲。”

    和尚笑眯眯说道:“世间之事自有定数,你尘缘未尽,还是早些回红尘去吧。”

    姜娰猛然睁开眼睛,就见山间已经是清晨,晨光透过床头的月光鲛纱落到床上,坐在床头的月璃被惊醒,哑声问道:“做梦了?”

    “嗯。”姜娰拉住他修长的手指,见他目光柔软,顿时问道,“师兄,你一夜都未睡吗?”

    “小憩了一会儿,菩提茶有安神的效果,我闭眼之际也做了一个梦。”

    姜娰惊讶地瞪大眼睛,大师兄这样的半神境就算睡觉也应当是不做梦的。

    “可是梦到了道观的主人?”

    “没错,是个游方和尚,那和尚说我尘缘未尽,莫要在菩提界逗留,尽早回红尘去。”月璃低低笑道,早些年他从不过问红尘琐事的,如今却爱极了这凡尘羁绊。

    “大师也是这般与我说的。”姜娰说完“嘶”了一声,觉得嘴唇有些疼,顿时掐了一个水镜要去看。

    “咳咳。”月璃清俊斯文的面容瞬间有一丝的僵硬,按住那水镜,说道,“好像是被山里的蚊子咬了,我帮你配些药。”

    昨夜吻的有些放纵,没有克制住。

    “山里有蚊子?”姜娰乌黑的大眼睛闪过一丝的笑意,“好大的蚊子呀,日后我可要随身带驱蚊药。”

    月璃声音微哑:“那以后让你咬回来?”

    姜娰见他端的是清贵无双的做派,说的话却十分的让人面红耳赤,顿时转移话题道:“咦,你的道怎么有了变化?”

    姜娰伸手按住他的眉心,感应着月璃的道,之前见他时,她便隐隐察觉到月璃的道有了变化,之前是月桂树上的一轮满月,如今满月上有了一块阴影,似乎有了阴晴变化,更加的神秘,隐隐契合了天地大势。

    “你的道真好看。”姜娰摩挲着他的眉心,想摸到那轮月亮。

    皓月道主看着她近来眼前的小脸,被她摸的耳朵都红了,轻咳了几声说道:“皓月之道缺了一块,没有以前那样完美了,还好看吗?”

    他已经开始慢慢接受这样不完美的自己,见姜娰爱不释手地摸着他,有种被喜爱被珍视的感觉,顿时犹如吃了蜜糖一般。

    “好看呀,月亮本来就是有阴晴变化的,若是过于完美,只会进入伪圆满境,如今这才是真正的皓月之道吧。”姜娰弯眼笑盈盈地说道。

    皓月道主微楞,许久心情舒畅,笑道:“天亮了,我们回青雾山吧。”

    “好嘞。大师说我尘缘未尽,让我回红尘去。”姜娰灿烂笑道,那她还是回红尘肆意潇洒去了。

    两人收拾了一般,将禅房恢复成原样,然后朝着道观遥遥一拜,离开道观,前往青雾山,等再回头看去,只见白云缭绕,遮掩住来时的路,哪里还有青雾山有道观,只有满山的山风,吹得山间桃花开。

    “哈哈哈,小师妹,我果然是第一个找到你的人。”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响起,只见赫连缜坐着金乌,从山涧里俯冲下来,兴奋地叫道,“你们去哪里了,怎么突然出现在山脚下?”

    赫连缜跳下金乌,正要上前去拉姜娰,就见月璃和小师妹两人牵着手,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三哥!快来!家里水灵灵的白菜被猪拱了。

    “小阿肆,你现在也学会离家出走了,嗯?”虚空里传来一阵波动,重华穿着大红大紫的锦袍,摇着美人扇出来,一扇柄敲着姜娰的头上。

    姜娰无辜地瞪大眼睛,捂住自己的脑袋。三师兄真是讨厌,回回都打她的头。

    一边的皓月道主冷冷说道:“老三,日后不准打我家阿肆的头。”

    “我家阿肆?”数声怪叫响起,只见兰瑨等人纷纷从青雾山各个角落里出来,看着手牵着手的两人,表情似喜似惊。

    “数日不见,都冠上你们月府的姓氏了?”重华酸溜溜地说道,“月璃,我们还没同意呢。”

    “没错,没同意。”赫连缜唯恐天下不乱地挥拳,笑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想跟小师妹结道侣,这不得过五关斩六将?

    秋作尘垮着脸说道:“小师妹除了我们,也没有亲人了,长兄为父,我们不同意,这亲事便不能成。”

    迦南微笑道:“阿弥陀佛,是这个道理。”

    秋作尘:“兰瑨,墨弃,你们站在哪一边?”

    墨弃抱肩,视线落在姜娰身上,淡淡说道:“阿肆喜欢就好。我没意见。”

    若是他还有执念,还便是希望阿肆这一世都平安喜乐,过自己想过的生活。无论是百年前月璃的牺牲还是百年来阿肆的情伤,他都看在眼里。

    这百年来,他在烟雨城早就想通,若是月璃能醒来,阿肆能快乐起来,他愿意永远做她的兄长,做她的二师兄,做她最坚实的后盾,祝福他们。

    赫连缜撇嘴:“叛徒。”

    兰瑨眉眼温润笑道:“虽说我没有意见,不过该走的形式还是要走的,考验必不可少,还有见家长,再按照凡尘界的三媒六聘吧,若是一个环节没做好,那我也不好站在大师兄这边了。”

    赫连缜哈哈笑起来,拍着大腿说道:“六哥,论插刀我只服你。”

    “老六说的没毛病。”萧迹幽和蔚衡纷纷点头。

    月璃面不改色,清冷说道:“那你们便放马过来吧。”

    众人唇枪舌战之际,只见一道灰衣身影御剑飞来,李长喜远远就欢喜喊道:“小娘子,诸位大人,你们何时回的青雾山?”

    “刚到不久。”

    李长喜兴奋地跳下法器,险些怀疑自己眼睛出现了幻觉,自打姜娰等人离开云梦十八洲以后,青雾山便成了此界圣地,李大人回到家乡,又耗费心血地布下了法阵,保护青雾山九峰完好无损,只每十年开启一次,挑选优秀的修士上剑宗感悟,其余时间都是封山的。

    今日一早他便隐隐觉得青雾山的结界有些异常,有数道威压弥散开来,他如今成为云梦十八洲修为最强者,自然要硬着头皮来查看一二,结果一来就收到了如此惊喜。

    这些人在上界都是仙门的骄子,平日里难得一见,何况是这么多人齐聚下界。

    李大人激动地举起袖子擦了擦眼角,笑道:“小人不知诸位大人下界,有失远迎,还望小娘子和诸位大人见谅。诸位大人可是来青雾山小住的?我立刻帮诸位大人洒扫一般。”

    李长喜有些语无伦次,众人对视一眼,赫连缜一把勾住他的肩膀,哈哈笑道:“老喜,怎么百年没见,与我们这般生分,我们早就来了,这青雾山的法阵可是你布下的?粗糙的很,来,我带你去修补一二,你这修为怎么还在八境?”

    赫连缜拽着李长喜去修补法阵,众人便也进了青雾山九峰。

    昔年的剑宗大殿早就修修补补又一年,九峰也依旧是当年的模样,姜娰从第九峰走到第一峰,看着幼年时住过的韶光府,第八峰的果园,第二峰的岩洞,莫名有种回家的感觉。

    “若是喜欢,日后每年我都陪你来住一段时间。”月璃从祥云上走下来,见她站在第一峰的峰顶,声音不自觉地柔软。

    姜娰露出笑容:“你怎么来了,不是被其他师兄拉去开会了吗?”

    所谓的开会就是开虐大会。

    月璃颇是优雅地拂了拂袖口的灰尘,淡淡说道:“我把他们困在剑宗大殿了,等回去,我便去见你师父。”

    “这么急的吗?”姜娰眨眼笑道。

    皓月道主扶额,低低笑道:“见过家长,这样才能名正言顺与你周游诸界。”

    “阿肆,你可愿意与我结为道侣,相守余生?”

    姜娰见他言辞是破天荒的认真,还带着一丝的紧张,定定地看着他,见他俊脸微微失色,笑道:“自然是愿意的。”

    月璃掌心皆是冷汗,闻言露齿一个久违的笑容,抱住她,埋首在她幽香的发间,低低说道:“大师兄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这是他从小就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后来那小人长大,便住进他的心里。

    姜娰伸手抱住他,弯眼轻轻说道:“阿肆最喜欢大师兄了。”

    五岁那年,她看到了住在月桂树上的仙人,长大后便嫁给了他,这大约便是世间最美的话本子了。

    晚间,众人齐聚在剑宗的广场,李长喜张罗了丰盛的青州府特产,又搬来了自己珍藏百年的美酒,下界的美酒虽然灵气不足,却是出了名的又烈又香,于是人间人精的李大人便带着一群九境圣贤们玩起了凡尘界的玩法行酒令。

    比的自然不是作诗,而是道术,于是一晚上青雾山的云雾都被道术之光照耀,五彩斑斓。

    十人中,姜娰虽然修为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境界高,道术造诣极深,一晚上几乎没有败绩,李长喜修为低,却深谙玩法,赫连缜是中洲出了名的纨绔,于是一晚上输的最多反而是秋作尘、蔚衡和萧迹幽三人。

    秋作尘喝酒喝到吐,最后甘拜下风,跑去吹山风躲避去了。

    姜娰想喝那烧刀子酒,结果被月璃尽数没收,最后只得了一酒壶的月桂清酿。

    这一夜,众人行酒令、比道术、喝烈酒,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