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饮鸩最新章节!

    第六章连环扣(一)

    贺绿浓和荣掌柜合计了下,觉得这生意不亏,熬过这一个月,便万事大吉,财源滚滚了,绝不能错失了这机会。

    只是荣掌柜心疼那息钱,忍不住说道,“还是去寻钱庄借吧,息钱至少能少千两。”

    贺绿浓轻笑,“你倒是傻的,我们无缘无故去借了那么大一笔银子,别人会怎么说?定会说我们酒楼不行了,我再去别人家赴宴,头怎么抬得起来?”

    荣掌柜听了后,只听出她要面子的话,“你倒是大方了,那可是千两银子啊。果真是跟过大老爷的,出手这样大方。可你也不想想如今你跟的是谁。”

    贺绿浓脸色剧变,用力捶了他胳膊一拳,瞪眼道,“你要死了么?生怕京城的人不知道我们在青州是做什么的?还将这事搬出来数落我?你不愿冒这风险就算了,一辈子做个小掌柜吧!”

    荣掌柜胆子小,怕丢了钱更怕丢了老婆,她这一怒,再不敢说什么,软声哄了好许久,直到说去寻人借钱,贺绿浓的面色这才好转。她转身给丈夫捶腿,柔声,“我听说那刀把子的利子钱少些,你去寻他借吧。”

    “好好,都听你的。”荣掌柜暗叹一声,这一个月怕是都要睡得不安稳了。

    &&&&&

    刀把子是个三十岁的汉子,生得虎背熊腰,在两年前就以放债取息为生,也算是个财主。一听荣掌柜要借足足两万两,已是迟疑,“荣掌柜突然要借那么多钱做什么?能还得上?”

    “定是能的,否则哪里舍得来借。”荣掌柜将带来的礼往桌上推了推,跟这些人打交道还有些惊怕,“五十日后便连本带利还,绝不拖欠。”

    刀把子瞧了他一眼,说道,“要是不能还,我就将你酒楼的地契拿了,将你卖了去做奴才,再将你家里那美娇娘掳过来做小妾。”

    话说的平淡,荣掌柜却听得心惊胆战,直抹额上冷汗。可惊怕归惊吓,到底还是借到了银子。急急忙忙回去交给贺绿浓,贺绿浓便将家里存的银子和这借的一块拿给阿古。

    阿古数了数这真金白银,眼里露出满意之色,“拿笔墨来。”

    贺绿浓大喜,当即拿了笔墨来,亲眼瞧着她写下酿酒方子。得了方子,就去买药材,马不停蹄奔向赚钱之路。

    薛晋过来时,正好瞧见荣掌柜带着小二厨子们搬运以麻袋来算的东西进里头。到底是常喝药的人,从旁经过就闻得药味。他微微笑道,“掌柜改行做大夫了?”

    荣掌柜讪笑,“拿来炖菜的,准备让厨子学着做药膳。”

    “哦……”薛晋意味深长看了他一眼,这才准备上楼。

    荣掌柜立刻说道,“可是寻阿古姑娘?”

    薛晋点头,“正是。”见他笑笑,便明白过来,“我六弟又来接了她出去?”

    “一早就接走了,说是去雅居看斗茶去了。”

    斗茶是如今风靡于风流雅士间的一种雅玩,斗茶者取好茶,轮流烹煮,互相品评,再行之斗茶令,妙者为胜。

    薛晋本来也想带阿古去看看,谁想竟又被弟弟捷足先登了,只好离去。

    此时雅居斗茶已到一半,斗茶者正在行着斗茶令,阿古就站在薛升一旁,和众雅客一起观战。直到行至最后的茶百戏,斗茶者拿出茶盏,阿古才动了动身,往那看得仔细。

    一直留意她举动的薛升很快就察觉了,低头问道,“怎么了?”

    “那人用的是建盏中的兔毫盏。”阿古缓声,“蔡襄在《茶录》中说过,‘茶色白,宜黑盏’,祝穆也在《方舆胜览》中说过,‘茶色白,入黑盏,其痕易验’,以建盏装茶,异常美观,而其中的兔毫盏,更是上品。”

    薛升笑道,“没想到阿古姑娘不仅懂酒,还懂茶。”

    阿古微微一顿,说道,“我父亲喜欢品茶,我自幼耳濡目染了些。”

    薛升见她提及她的家人,更觉自己又近了她一步,不枉他这几日放下许多事来讨她欢心。

    &&&&&

    眨眼已是五月,荣掌柜起了个大早,惹得贺绿浓不满,眼也没睁开就责怪道,“你这么早起来做什么?”

    “我急。”

    贺绿浓更是不满,“你长我十余岁,那些阔太太每次都嘲笑我嫁了个老头子,你身子果然不行了,半夜不是去过一回吗,如今又去。”

    “我才四十出头,正当壮年,哪里是个老头了。我是急着去开门等刘九过来取酒,五天后刀把子就要来要钱了。”

    贺绿浓嘀咕一声,“还早着呢。”

    她拦住他,往他身下摸,一双媚眼直瞧他。荣掌柜叫苦不迭,“我哪里有这气力一天伺候你两回。”

    贺绿浓立刻冷脸,缩手回来,“不中用。”

    荣掌柜一心要赚钱,也不跟她计较。匆匆洗了脸漱了口,就去开门等刘九。

    可等了一日,都不见人。看着斜阳将落,他差点没愁出满头白发来。连声安慰自己刘九有事晚了,明日定会出现。

    明日复明日,都已过了三天,刘九都不来。荣掌柜夜不能寐,这日回到房中,见贺绿浓已脱鞋上床睡觉,不由气上心头,“你就知道喝喝吃吃,一点也不着急!”

    贺绿浓尖声道,“着急有用么?我又不是刘九。”

    说罢,提被睡觉,不再搭理他。荣掌柜心里苦得很,愁得很。

    五月已过半,刘九没有来。那按着地址去寻人的小二也回来了,说那儿根本没这个人,甚至那儿也没有刘姓富商。荣掌柜的黑发顿时见白,他这才死心——那...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