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最新章节!

    听厢房内秦夫人如此夸奖自己,秦葙蘅面对兰芝不禁微微红了脸,进了厢房后不禁对秦夫人娇嗔撒娇。焦母却是越看秦葙蘅越是欢喜,连连夸着葙蘅。四人入城后,在焦府门口分手,秦葙蘅还委婉地表示自己想经常来和兰芝作伴,因为她很喜欢兰芝,云云。

    好言散后,焦府的大门一关上,焦母便拉下了脸色,蹙眉对兰芝道:“还不快去织布?!这没了半日功夫,你近来动作也是慢了不少,可是想要再偷懒?”

    “媳妇不敢,媳妇这就去织布。”兰芝笑着说道,一面松开扶着焦母的手,然后施施然地去往织布房。焦母看着兰芝的背影,再度蹙眉。本来口碑甚好的张媒婆做的媒,听说这刘家闺女知书达理,温柔娴淑,可她过门之后,难得回家一趟的儿子便甚少陪着她——儿子在衙门做事,为了前途忙碌也是理所应当。然而之前没有娶刘兰芝的时候,儿子一回家便陪着她。她丈夫早逝,一个人辛辛苦苦地将儿子拉扯大,不曾想儿子有了媳妇便忘了娘……

    她当然也知道刘兰芝生的貌美如花,可越是这样,她看着越是不顺心。

    何况,这都一二年过去了,刘兰芝的肚子还没个动静,想她当初嫁给仲卿他爹,一个月后便有了仲卿。她这思量,莫不是刘兰芝有什么问题?今日在寺庙里,秦夫人请方丈为葙蘅算命,一听说葙蘅命好,非但旺夫,还命中注定多子多福——焦母听了,这心中就更不是滋味。

    她和秦夫人曾多年邻里,虽说和睦,却难免暗暗攀比。秦夫人一听说她至今还没抱上孙子,又说她自己家的小媳妇去年刚刚给她添了个小孙子。今年年初,她的大媳妇又怀上了……焦母心里这个不平衡,对着秦夫人还要维持面上的体面,等到了家里,难免就迁怒了兰芝,越看兰芝越气,等兰芝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焦母重重地哼了一声,眼底露出十分嫌弃来。

    兰芝坐在织布机前,纤纤十指划过繁复的花纹。

    其实今日见了秦葙蘅,她大概也猜到焦母发作与她的时间不会远了。

    果然不出兰芝所料,半个月后,兰芝被焦母唤去前堂,但见焦母正抱着两匹绢布,一见到兰芝,不等她行礼,便直接将布匹砸在地上,怒喝道:“刘氏,你且瞧瞧你自己这是织的什么东西?!”

    兰芝当然明白焦母这是找个由头,她依着原身的记忆织布,虽然说不大熟悉,而且因为偷懒速度不快,但是也不至于出什么纰漏。她安静地看着焦母,等着焦母把话说下去。可是她不接茬,焦母倒是真不好再说。两人对视了半天,那焦母才继续道:“你嫁入焦家,理当尽心尽力侍奉婆婆,然我不过使唤你织些布匹,你便偷工减料!一不孝顺婆婆,二不勤俭持家,我这便代仲卿休弃了你!你拾掇拾掇便回你刘家去,我焦家留不得你这样的媳妇!”

    焦母正说完,外间焦嫣正拉着秦葙蘅进门,一入门却也看到兰芝和焦母此刻的模样。

    这段时间,秦葙蘅正如她自己所说的,时常来找兰芝,不过她每来一次,焦母的脸色就更差一分。这气诚然也不是冲着秦葙蘅去的,只是见到秦葙蘅她便想起方丈的那些话,以及兰芝无子的事实。

    此刻,闻言的二人都怔在原地,秦葙蘅是外姓人,又是未出阁的闺女,对这些事情自然不便插手。焦嫣却是很喜欢兰芝这个嫂子,可惜刚刚开口打算为兰芝求情,就被焦母喝退。

    兰芝当然不惧怕焦母,而且她并非原身,若不是见焦母年纪大,自己还犯不着一直委曲求全。她记得在原著之中,原身与焦母闹到最僵持的时候,放手一搏,将自己受的委屈全部写信告诉了远在府衙里当差的焦仲卿,焦仲卿告假回家,得知原身委屈,倒是去和焦母沟通了,但是……

    焦母一个寡母将儿子拉扯大,儿子几乎是焦母的一切。原本她不喜欢原身,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现在看到儿子一回府就来劝她别太苛刻原身,她当然只能更加生气。于是就逼着焦仲卿在她和原身之间做出选择。

    焦仲卿选择了听从母亲的话,让原身先行回娘家去,自己还需要赶往府衙上任,无暇处理这些事情,等有空了再将原身接回去。可是,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不说原身出了焦家的门,这辈子,打死焦母都不可能再让原身回焦家了。就是世事变迁,等焦仲卿得空了,早也就物是人非。

    而现在呢,兰芝并未向焦仲卿哭诉委屈,反倒是焦母趁着焦仲卿不在家,打算直接休了兰芝。估计等焦仲卿回家的时候,她连下家都为焦仲卿找好了——兰芝看了一眼葙蘅,然后目光转向焦嫣,灿然一笑:

    “多谢小姑求情。然兰芝既已惹怒母亲,让母亲不喜,小姑也无须为我多言。”兰芝对着焦母微微福身,“兰芝嫁入焦家时近三年,自问但凡母亲所驱使,无所不从命。晨起便织布,夜间勤作息。”

    焦母料定兰芝不肯轻易罢休,刚刚要开口训斥兰芝目无尊长,兰芝已高声道:“然则母亲终不悦,兰芝心甚惶恐。俱是兰芝愚笨,不懂如何取悦母亲,令母亲如此,实乃兰芝之过也。今日母亲不开口,兰芝也愿自请下堂去,惟愿母亲早日寻得如意媳妇,为焦家早日开枝散叶,使母亲笑颜常开。”

    虽说焦母做主休弃兰芝,然而休书却是要焦仲卿来写,原著之中也未见焦仲卿写了休书,兰芝这一回娘家,却是与焦仲卿和离无异。兰芝心中只为能早日完成任务而欢欣不已,当即放下手中木梭,回屋去将早已备好的贵重私房钱与嫁妆全部放到箱子中,那些床具等等,反正太大了带不走就留着好了。有了前一世和离,打包带走嫁妆的经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