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最新章节!

    罗氏女已经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十六岁嫁入杨家,十五年后和离,如果又过了两年,她已经三十三岁。她经历过爱情、婚姻,以及更多的生活的磨难。她能看得出无名对她的好——暂时只能叫他无名。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她已经在无名有意无意地倾诉下,知道了无名的身世。

    一个刺客,十八年执行任务那一年被她救起。后来,花了七年的时间脱离了组织,当时二十五岁的他来到阜山,打听到的是她已经出嫁的消息。对方是天波府的四少爷,虽然那四少爷很可能已经战死沙场。于是,他在她不可能回来的地方守着,也为她守候她的师傅。一等就是十年。

    他是一个痴人,她已经无端耽误了他的大好年华,现在,她不准备让他为她继续蹉跎时光。罗氏女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的竹屋,她拿着竹篮到山上采了一大把的雏菊——天色还亮,东方晨曦才露出零星光辉。坟墓边的杂草带着露珠,她跪下的时候,沾湿了裙摆。

    “师傅,金榜一个月后再来看你。”她想,这里已经不能继续住下去了。于是,她选择离开。当她起身,带着一身的露珠,转身,就看到隐在晨雾里的无名。饶是她再淡泊,仍是被吓了一跳,微微颤动的身子显得她此刻不那么高兴。

    “你要离开?”

    “恩。”

    “我会离开。”无名手中拿着一柄油纸伞,踩在草地上的脚步没有发出一点声响。罗氏女知道他的武功极高,不过眨眼功夫,他已经将伞递到罗氏女的面前,他说:“我写了食谱,放在你的窗外。”

    说罢,他见罗氏女依旧犹豫着不肯去拿他的伞,他望了望天空,道:“片刻之后便会下雨。拿着伞,回家吧。”

    他握住罗氏女的手腕,隔着一层衣料。纵横伤疤的粗粝大手将伞柄塞入罗氏女的手中。

    在罗氏女还未及反应的时候,他便消失在了罗氏女的视线里。

    如他所料,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她在屋里翻着他写下的食谱。最后一页墨色如新,显是昨晚他刚刚写下的。雨势渐渐变大,她独自一人吃过午膳,听着屋外滂沱的大雨,终于,她起身出门,拿起油纸伞,将食谱送回竹屋。这是她第一次进入这间竹屋,竹屋里只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一张木椅。萧条又冷清,完全看不出有人在这里住过的十年踪迹。她轻轻叹气,放下食谱,便匆匆离开。

    雨势太大,终于浸透了她的鞋袜,溅起的淤泥更是玷污了她的碧绿色衣摆。

    搁在茅草屋檐下的油纸伞,有雨水顺着伞面留下,在伞尖抵着的黄土地面汇聚成一滩小小的水渍。《素问》摊开,放在一边,罗氏女的心却回到了十几年前,她在背医书,杨四郎就在那扇小窗处,趁着师傅不注意,给她偷偷打手势。似乎每一次遇见杨四郎,都是万里无云的晴天。他来的那么频繁,每一本医书,每一句话都有他的记忆。时隔四年了,她竟然还是无法忘记他。她叹气,将医书放回书架上。书架上没有一丝尘埃,放眼看整间屋子,又有哪里是不齐整的。

    雨势越来越大,到了夜里,竟有倾盆之势。

    她终是提着灯笼,拿起搁置屋外的伞,进入了夜幕雨帘之中。

    当然,她对整座阜山了如指掌,这些年来,阜山也没有多大的变化。更何况,她是有目的地的。雨中山路是难走了一些,可也只是比往常多了一刻钟的时间,她便到了当年救下无名的山洞。山洞被藤蔓所遮蔽,灯笼里映出微弱的烛火照亮了形容怪异而狰狞的山石岩壁,与深绿色的植被。但山洞之内没有人。

    罗氏女轻轻抿着唇,转身欲走。

    然而也是这么一转身,她看到高大的男人,手中提着一只鲜血淋漓的山鸡。

    他浑身湿透,狼狈不堪,但一双眼眸却透着狂喜。也是一瞬间,他便将山鸡藏到了身后。

    罗氏女垂首,看着自己的脚尖,道:“我带了打火石。”

    他接过打火石,燃起了柴火。处理好的山鸡架在火上,慢火烤出了清油,偶尔几滴滴在火上,肉香四溢。而无名只穿着中衣,略带几分尴尬地坐在罗氏女的对面。他时不时地看向罗氏女,在罗氏女蹙眉之后,他便索性大大方方地盯着罗氏女。

    “无名公子,罗氏脸上可有东西?”

    “没有。”实心眼的刺客这么回答。

    “那你缘何盯着罗氏瞧?”罗氏女知道眼前的人并非轻薄之徒,否则此刻的她早就离开了。无名说:“你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罗氏女一怔,又听无名说:“当时我醒来看到你,以为看到了天上的仙子。”

    罗氏女一生救过无数的人,可是无名是她生平所救,唯一的一个刺客。

    她不知道,在无名的一生中,她是唯一一个给过他温柔的人。哪怕是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点。他有时候很自责,自责自己的不济,用了七年才脱离了组织。如果早上七年,是不是就可以赶在她嫁人之前见到她?

    “无名公子。我是医者。救死扶伤,是我的本职。”罗氏女说完这些话,看了一眼山洞外,道,“雨势小了,我该告辞了。”

    无名的脸隐在黑暗之中,看不出神情。但是在罗氏女离开之后,他却紧紧地跟了上去。

    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花拾对身边的仙君道:“这无名与罗氏女一样,都是痴人。杨四郎对不起罗氏女,罗氏女应该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仙君道,“当年罗氏救下无名,结了一段因。但如果没有你,罗氏绝不可能与杨四郎和离。他们二人兴许一辈子都见不了一面,今世的因便来世结果。如今出了变数,今生必然会结果。只是,是缘是孽,一念之间。”

    “听仙君这么说,世间因果轮回,竟是迟早得报。可是那杨四郎,背信弃义,非但对不起罗氏,也对不起他死去的父兄,对不起杨家一门忠烈。可是他的结果却是最好的。相对罗氏受到的伤害,更连累她目前不敢轻易相信别的好男人。相对杨家的人。他实在好的不得了,非但过了十七年安逸的日子,如今更是妻儿相伴,好的不得了呢!”

    仙君揉了一把花拾的脑袋,道:“阿拾。你且看三日之后。”

    三日之后是佘太君寿辰,杨八妹与杨排风一早就来阜山请罗氏女去天波府。既然是老太君寿辰,罗氏女必然要去的。当然,罗氏女原本就没忘记佘太君的寿辰,就算杨八妹她们不来,她也是要回去的。她可是连寿礼都备好了。杨八妹与杨排风毛遂自荐来请罗氏女,其实也是本性贪玩,想来罗氏女这阜山上住上几天。

    罗氏女带着杨八妹到山上走了一圈回来,杨排风已经从竹屋里翻出了无名所写的食谱。

    “咦,四小姐,你的师傅的厨艺还真不错啊!”杨排风是杨府的烧火丫头,当然,也是后来杨门女将里的先锋。总而言之,她的厨艺也是很不错的。她现在很好奇,一个厨艺高超的师傅怎么就教出一个连饭都不会蒸的徒弟。

    杨八妹早就好奇地凑过去了,将食谱翻看了一遍,她嚷嚷道:“排风,这个字迹一看就是男人写的!四姐的师傅是个女人了!还有还有,最后一页的墨一看就是刚刚写不久的!”

    杨八妹话音一落,彼此都察觉到了不对劲。她和杨排风面面相觑,却见罗氏女摇头失笑,道:“你们两个别闹了,这确实不是我师傅的手笔。她和我一样不会做菜的。”

    说到这里,罗氏女索性将无名的事情都和杨八妹两人说了。

    “听四小姐这么说,这个无名的武功好像很厉害的样子。”杨排风托着下巴。

    “依我看,咱们杨家没有人比得上他。”罗氏女分析。

    “四姐,你这话不对了!我杨八妹要去会一会他!”

    “诶,八妹!如果一对一的打,你未必是他的对手。但是如果论万人敌,论行军布阵,这天下间的男儿都没有一个比得过你的!”罗氏女笑着拉住杨八妹。杨八妹这才轻咳一声,压抑着笑,道:“那当然了!对了,四姐……”

    杨八妹犹豫了一会儿,朝杨排风看去,两人挤眉弄眼了半天,杨八妹终于在罗氏女疑惑的眼神下,将心底话说了出来:“四姐,你知道我不会七拐八拐地说话!那我就直接说了……是那个人对不起你在先,现在你和他已经没关系了。我和太君,还有杨家所有的人都希望你能得到幸福!我、我看那个无名是个痴情的人。你、他……他……”

    罗氏女没有让杨八妹继续说下去,只是转移了话题。

    杨八妹二人看罗氏女如此态度,也就没有再提。感情的事情,外人怎么说...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