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最新章节!

    从那天分开后,陈季常又来柳府找了月娥几次。只是月娥早就去了城郊别苑小住。陈季常没有找到月娥,但是离开陈府的牡丹却是来了月娥的别苑。当日,月娥给她留下的地址正是这所别苑,原来月娥差人为那些女子赎身之后,虽然让愿意的女子去陈府做妾,却是没有让她们签卖身契。牡丹和那些女子一样,赎身后她便去了陈府。但是,也是在陈府,她看到了很多很她一样的陈季常的红颜知己。这个时候她想起了月娥——在春花阁见过的女扮男装的月娥。她阅人无数,怎么会看不破月娥的伪装?

    当时月娥的一念之仁,给了牡丹新的机会。得知月娥便是陈季常明媒正娶的妻子后,牡丹更是能体会到月娥的苦处。对于陈季常,牡丹的心其实早就冷了,这些年她见过了太多的人,当初同意做陈季常的小妾,无非是想着离开烟花之地,重新做人。对陈季常的情?早磨没了。她满怀对月娥的敬佩和感激,便在别苑住下,求得月娥收留,帮助月娥打理别苑的杂事。

    对于月娥来说,她并非原身,旁观者清,她很清楚在这一切的事情当中,牡丹也是受害者。可怕的命运让她沦落风尘,而唯一一颗真心也被陈季常所伤害,最后在风尘之中凋谢。将那些青楼女子赎身,并安排她们住进陈家却不让她们签卖身契,让她们随时都可以离开,又何尝不是月娥心中怜悯她们?除了处心积虑的宝带,月娥对她们物伤同类,也希望她们可以过的更好。至于陈家会如何……陈季常欠了柳月娥,也欠了这些女子。不管她们想怎么做,也都是陈季常自己造的业障。

    至于龙丘一带,因为陈季常与月娥和离之后性情大变,非但将府中所有小妾都遣散,只留下一个怀了他的孩子的宝带,并且日日去柳府祈求与柳月娥复合,这一动静,将之前人们对月娥的评价彻底改变,有人说河东狮驭夫有数,也有人说陈季常懦弱无用……不管这些人是怎么说的,陈季常日复一日,只求能见月娥一面。

    而他的那些朋友,周王二人自陈季常与月娥和离之后,变本加厉地三五不着家,日日在秦楼楚馆寻欢作乐。

    唯有苏东坡,只要他有空,便会陪着陈季常去柳府,他有时候会想,在唆使陈季常和柳氏和离的事情上,会不会是自己做错了?他的本意只想教训柳氏,让柳氏尊重陈季常,多多顾及陈季常的感受,可是这样的结局不是他想要的,他不想看到好友这么难受,作为出主意的人,好友一日不解脱,他便一日不得安生。

    更何况,经历了那样的一场噩梦,庄周梦蝶,到底是庄周,还是蝴蝶?谁又能知道呢?苏东坡到底才情与见识远超过周王二人,他们二人经历了这样的梦,却变本加厉。而苏东坡恰恰相反,他甚至想到自己在青楼里的红颜知己,因为碍于名声,口口声声说着欢喜她,却始终没有给她一个名分,让她枯等成灰,甚至当年送人的小妾,那一张张的脸都那么清晰地在苏东坡的眼前浮现。

    所以,这世上的男尊女卑一定是对的吗?这又是谁规定的?因为自己的立场处于优势就忽视了那些处于劣势的人,忽略了她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感同身受一番,苏东坡只觉得促使陈季常和离一事的出发点原本就是个错误。

    更何况,还是为了宝带那样的一个女子。即便她怀的孩子是陈季常的,即便她曾经将身子许给了别人,可千不该万不该,她是带着目的来接近陈季常的。苏东坡此刻只觉得自己像是卑劣的帮凶,他自诩一世少有大错,高风亮节,行事对得起天地,可是短短的这么几天,苏东坡知道,自己亏欠了好友,亏欠了很多很多用真心爱他的女子,这种亏欠将是一辈子的折磨。

    而月娥这一世仗着武功傍身,早就带着牡丹游山玩水去了。

    这却又是救了牡丹的另一个好处,煮茶弹琴,女红厨艺,牡丹无一不会。更别提她心思玲珑,伺候人的时候面面俱到,月娥有她相傍,游遍了大江南北,可称得上快意人生。而与月娥两人同行的却还有一只黑猫,小初唤他小九,而月娥对他的态度却近乎敬重——这也是让牡丹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宝带在正式成为陈季常的小妾后,没多久便流产了。据她自己所说,是陈季常的一个“红颜知己”下的毒手。可是陈季常早已无心去管。等她修养好身子,给了她一笔银钱,便将她赶出了陈府。宝带无奈之下只能去找她的表哥张三,没想到却受到她的嫂子的奚落和刁难,而当初和她定亲的男子也早早娶了别人家的闺女,最后,在她嫂子的安排下,宝带嫁给了村里的一个鳏夫做续弦——鳏夫好酒滥赌,宝带的日子过的很艰难。可是在她进入陈家后,她和张三的事情因为陈季常的打听已经闹的所有人都知道,现在她又是被陈家赶出来的,除了这鳏夫,当地的人谁也不会要她。

    陈季常一生无子,在与柳月娥和离之后不曾续弦也不曾纳妾,一心沉醉诗画,诗词中多是充斥自己对前妻的愧疚之情,以及劝诫男子疼爱妻子,虽受时下人的不屑,却在后世广为流传。晚年他入道观修道,仍一心挂念柳月娥。弥留之际,他仿佛看到一道亮光,再度睁开眼,眼前是柳叶眉、大眼睛的柳月娥,她带着爽朗的笑,用手在他的眼前挥了挥,道:“喂,书生,山贼都被本姑娘赶跑了,你别怕了!我说,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跑这荒郊野岭来做什么?”

    “……找灵感。”他张了张嘴,说出了和前世一模一样的答案。这是他永远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