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综]我们和离吧最新章节!

    不管是马文才,焦仲卿,还是薛平贵,都是身居武职,而眼前的陈季常恰恰相反。他身材颀长,较为瘦削,面如白玉,唇红齿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弱不禁风的书生气。唯独眼角眉梢又有风流肆意之态,仔细一看,倒也真是个风流才子。

    当然,此时此刻的他正怯怯得看着柳月娥,一看就是个惧内的,怕又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柳月娥如此想着,嘴角勾了一勾,笑问:“你去哪了?”

    陈季常浑身一抖,支支吾吾地道:“……娘、娘子,你怎么起了?我没去哪。”

    “真没去哪?”柳月娥心中好笑,原身如此佳人,怎么就让这陈季常怕成这样?她慢悠悠地走到陈季常的身边,手指划过陈季常的衣领,笑道,“季常啊,你的头发什么时候这么细了?呀,我居然不知道你还喜欢搽脂抹粉呢。”

    原身性情豪爽,便是与陈季常相处,也是口口声声叫他表字。

    这倒是方便了柳月娥。想她也只叫过马文才一人“夫君”,即便每一世都拥有原身的所有记忆,但到底原身的渣男丈夫跟她是两个陌生人,她不可能开口叫的这么亲昵。

    纤纤玉指捏着一根细长的头发,目光瞥着陈季常的衣领,陈季常顺着柳月娥的目光看去,一看竟是一抹淡淡的粉色胭脂印,他紧紧闭了闭眼睛,道:“……娘子,我……是、我昨晚是与几个朋友在春花阁吟诗作赋。”

    “哦,那你一夜没睡啊?”柳月娥摸着自己瘪下去的肚子,对陈季常道,“那你去睡一会儿吧。”

    “……娘子?”陈季常已经做好和柳月娥唇枪舌战的准备,昨夜也不知为何,他比以前都要冲动许多,早上醒来仔细一想还蛮后悔的。但错已经酿下,宝带好端端的良家女子,自己碰了她就不能放着不管……总而言之,即便柳月娥这关难过,他也要尽力争取。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让自己去休息?

    “恩?还有事?”柳月娥瞥了他一眼。陈季常赶紧笑道:“娘子啊,那你去做什么?”

    “用膳。吃饱了才有力气嘛。”柳月娥也对陈季常一笑,心道,现在看你还能不能睡得着。果然陈季常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看着小初扶着柳月娥从他面前昂着脑袋,施施然地离开,他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果然,月娥才吃了一半,那陈季常便穿戴齐整,也来了花厅。

    “季常,你不休息会儿吗?可要一道用膳?”月娥诧异问道。

    陈季常看着月娥一脸关怀,心中五味陈杂,他道:“……也好。”

    月娥这便吩咐下人拿了一幅碗筷上来,只是陈季常虽然拿起了筷子,却是一点食欲也无。

    月娥只顾自己吃着,吃完后,见陈季常碗里空空如也,便道:“这些菜不和你的胃口?”

    “非也,其实月娥……”其实陈季常家中原本并非没有侍妾,另外还养了一些舞姬。他这濯锦池起初建立,他就想着养一众美人,等宾客来了,便起舞奏乐,自己也和朋友相聚吟诗作赋。后来宅子盖好,他也确实依着自己的想法过了几年好日子。不过他太喜欢柳月娥了,下聘的时候,就答应柳月娥把这些舞姬都给放出去,几个侍妾都被发卖了。月娥虽好,只是一朵娇花,时日久了,娇花再美,也会看厌,他难免又会想院子外的百花。时日越久,他的心就越波动……

    “你们都退下吧。”月娥淡淡吩咐了一声,等所有仆从都离开了,月娥才对陈季常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便说了吧。”

    “月娥,昨日在春花阁,我救了一名卖唱的女子。她家中家境困苦,老父又卧病在床。我欲纳她为妾……也算是帮助她渡过难关。”

    “她家境困难,季常你给她一些银子就是。何必献身?”月娥一挑眉头。

    陈季常一噎,道:“她是良家子,且颇有些学识。她定不肯白白受我恩惠……何况,月娥操持家务,多有辛劳,我多纳一人为月娥你分担分担,你也不至于积劳成疾。这些日子,你卧病在床,我心中甚是难受……”

    “你认为我是积劳成疾啊?”月娥轻哼一声,又道,“我柳月娥虽然没有学识,但也知道家中中馈,俱是主母掌管,哪有一个小妾分担的道理?季常你学富五车,怎么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何况,她若是不愿无功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