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雪停了,窗外阳光灿烂,天空湛蓝湛蓝,像水洗过一样。

    甄暖摁着胸口,缓慢地呼吸着。

    从打电话到现在,她始终处于一种怔松的状态。队长说的很清楚了,他爱她,现在的她。

    这样,不会因为她记不起过去而不爱,不会因为她不想曾经的她而不爱。

    这样,阿时暖暖小猫,叫哪个名字有什么区别。

    ……

    护士来给她检查身体,脸上带笑。

    甄暖心情也缓和了,多问一句:“有什么开心事吗?”

    “tutor被抓到啦。”小护士眼睛放光,“哈哈,喜大普奔。”

    “你不支持tutor?”

    “嗯。不过我之前是支持他的。朋友圈里支持和反对的一半一半。但现在,大多数支持警察。”

    “嗯?”

    “王子轩死的时候r都快成我的人生偶像了。可……”她情绪稍稍低落,“看到白警官死,我才突然发现他是个疯子。如果大家都像他一样,那就太可怕了。

    人人都像他一样把自己当法官,这个世界不是乱套了?虽然现在的情况不够完善,我看到不公平的事也会骂,但不能用个人意志对别人的罪行进行判决啊,更何况生死……

    白警官的死,让我……”

    她感慨,

    “就像医生救病患,不会调查病患是否好人;消防员救火,不会管被困者是否做过恶;交警冲向失控大货车救孩子,不会衡量孩子是成长为祖国的栋梁还是渣滓。白科长救聂婷婷,也忘了她是个坏孩子。多不值啊,可他把做警察的职责刻进骨头里,变成了本能。”

    甄暖眼眶泛红,说:“世上有tutor,也有白警官。”

    “对。世上有tutor,也有白警官。不过那个恶魔,太过分了。媒体报道说,收到了署名tutor定时发送的邮件,说他可以离开这个国度,永不回来。警方如果不放他们走,今晚8点就会有炸弹爆炸,死伤无数。”

    “这……”甄暖惊愕r居然准备如此充分。

    但地铁客运站写字楼广场,誉城那么多人.流密集的地方,哪个才是他的目标。

    “真过分,还不知道警方怎么处理呢。反正放他走肯定不可能,会被骂死;不放他要是真有爆炸了,所有矛头又会再一次对准警察。当警察真是不容易,分明好不容易找到他杀人的铁证。”

    “铁证?”

    “他又杀了一个人,但这次没那么幸运。”小护士打开电视机,给她看新闻重播。

    甄暖蹙眉:“阳明垃圾场……36号天坑?”

    电视荧幕上,垃圾场荒芜一片,有个打了马赛克看不清内容的大罐子,法医助手们抬着一个蒙着白布的人走过,隐约有黑红色的血渗在布上。

    解说员道:“……警方发现时,垃圾坑旁边已被人清理,虽然现场的起重机及受害人车身上留了打斗痕迹,但血迹指纹等关键线索都被清扫干净。即使如此,警方还是在嫌疑人车内发现了重要线索……”

    甄暖的心骤然冰凉,她看见了言焓的车。

    前盖,车门,车顶上全是坑。

    她手指颤抖,抓起手机拨号,那一头的女声说:“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关机……”

    她呆住,分明上一句还在说“小猫,你知道我是爱你的。”可……她骤然惊恐地发现,在她说“下次你来,我们好好说话。”后,他没有说“好”……

    她飞快下床,顾不得换病号服,套上羽绒衣就跑出去。门口守着的人都撤离了,只剩一位保镖。

    “甄小姐,你……”

    “我要去警局!”

    ……

    一路上,她咬着手指,惊慌而不安,打开收音机又听到:“……刑侦队的谭队长新上任就迅速破获tutor案,不少市民质疑前一任言队长办事不力……”

    他辞职了。什么时候的事,她竟不知道。

    她神经质地咬着手指,心越来越慌,越来越凉。

    车还没停稳,她便踉踉跄跄推门下去,在雪地上狂奔。她衣服穿得少,心已冷如冰窖,察觉不到冬日的寒风。

    一路冲到解剖室,推开门的一刻,她猛地静止。

    只有一束清白的光。

    他面目全非,黑漆漆的,血肉模糊躺在解剖台上。

    她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他会躺在她工作的这个台子上,就这么冷酷无声地摆在她面前。

    她的世界轰然倒塌。

    脑子里一片空白,只剩一个想法:这一刻,她似乎终于开始明白队长十年的恨。

    关小瑜和小松在里边,两个人都红着眼睛,见了她,脸上浮现担忧而怜悯的神情。

    她身子晃了一下,不愿看他们同情的眼神。她缓缓朝他走去,心绞痛难当,生生没了知觉。

    她记得他的脸,他的手,他的身体,他的腿;她记得他的肌肤紧实而有力量,不是现在这样坑坑洼洼,被腐蚀得没了面目。

    她固执地瞪着眼睛看他。

    这不是他,她想,这不是队长。

    “暖暖,你节哀。”关小瑜哽咽。

    “这不是他,”甄暖僵硬地摇头,说,“这不是队长。”

    可她看见他手上的戒指,她的心痛如刀割。那戒指他戴了很多年,自他们相认后,他把夏时的那枚给她也戴上。

    这些天她生他的气,却一直没取。

    她像是被人当头打了一棒,脑袋只嗡嗡。她呆呆地低头看,标尺上他身高,是队长的身高;体重75kg,也是队长的体重。

    她身子又晃了一下,脸色发白,骤然凶道:“谁说他是队长的?你们凭什么说他是队长?!凭什么?!”

    关小瑜的眼泪涌出来:“暖暖,我们做过dna鉴定。”

    她又滞了一下,很快摇头,大声道:“我亲眼看着你做,你现在给我做鉴定,”她粗暴地扯住关小瑜的手,把她拉过来,“我要你当着我的面,现在做鉴定!”

    ……

    光线昏暗,电泳仪散发着微粉的光芒。

    甄暖手指揪着桌沿,死死盯着,一瞬不眨。

    她病中又瘦了很多,宽大的病号服和羽绒衣套在她身上,像骨架和风筝。

    关小瑜等人立在一旁不吭声,都不敢擅自上前安慰她。她像是疯了,癫狂,惊惶,狂躁,不安。她把手指掐得惨白,又拿到嘴边开始咬,瑟瑟发抖。

    实验最终结束,dna序列条出来,和原本警察数据库里言焓的一对比。关小瑜一手拿一份,递给甄暖看。

    甄暖在一瞬间脸色灰白如土,她盯着白纸上黑色的条纹小方块,张了张口,什么话也说不出,眼泪便掉了下来。

    “是我害死了他。”她喃喃。

    她说让他把沈弋赔给他。

    他就这么走了,答应一句“好”,就真的顺她的心意去把沈弋赔给她,去给沈弋报仇,甚至不惜搭上他的命。

    全世界都说tutor杀了他,可只有她清楚,是他让tutor杀了他。

    他多听她的话。她怪他和tutor一样残忍,所以他就不去杀人;他让自己被杀,留下证据,让tutor公平地被处决。

    他不是声称爱她吗?啊,她明白了。他已彻底绝望。

    “是我害死了他,是我害死了他。”她痴痴地笑,笑得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砸,“是我逼他去死的,是我逼他去死的。”

    她说他不是夏时,不是甄暖,也不是小猫。

    那天她说,队长,我就在你面前,我回来了啊。

    原来骗人的是她。

    是她亲手毁了他的阿时,毁了他的小猫,把他的过去和未来统统打碎,毁了他活下去的一丁点儿期待。

    是她逼他,逼得他生无可念。一句话都没留下,连告别都不给她,就这么,走了。

    赴死,只因哀莫大于心死。

    “是我害死了他。”她痴痴呆呆,又哭又笑,虚弱的身躯剧烈摇晃着,才走一步,突然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十年的恨与痛,她终于开始,感同身受了。

    ……

    甄暖醒来后,在谭队的陪同下,了解了整个案件的情况,甚至和t计划和千阳林画眉有关的一切。

    谭队说言焓生前都告诉了他,而他觉得,她有必要知道。

    t计划原是为了研究影响人性格与心理形成的关键因素:即基因还是环境。方法甄暖已经知道,把基因相同的双胞胎放到不同的环境里生长。

    这些甄暖早已知道,而她听到了新的消息:她在未失忆前,曾经跳入过浓硫酸。

    甄暖呆了很久,渐渐眼睛湿了,队长是想体会她当年的痛苦,尝一下和她相同的死法吗?

    她含泪:“为什么我当年没死?”

    “硫酸早在那儿了,用来泡真正的甄暖的,可浓硫酸有个特质……”

    “吸收空气里的水然后慢慢稀释么?”

    “对。虽然跳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