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异。

    林画眉不做声。

    防凝剂的盒子上贴了胶带,戴着手套不可能撕下来,她只能脱手套。她当然知道胶带会留指纹,走时扯了胶带。

    她急着去生物实验室,把胶带扔进垃圾篓,没来得及返回去销毁,就被谭哥拦了。只怕现在已经被找到。

    到了此刻,她忽然想起,为方便取东西,药剂室里从来不会贴那么繁复而紧贴的胶带。

    他……

    言焓眼瞳漆黑,冷静而冷酷,不带一丝感情地看着她。

    她背脊生寒:“你……你料到我会……不,你怀疑我,但没有证据,所以就……”

    “林老师,如果你没有做,我会为我对您的疑心而歉疚,愧疚我这些年来已不会相信任何人。但谢谢你,我怀疑对了。”

    他说,“现在,我们是敌人。”

    这些年,林画眉很清楚言焓的能力,她看着这个年轻人成长,杀伐果决,警敏锐利;外热内冷,貌慈心狠;像一把沁了冰的刀。

    当刀刃面对自己,她才意识到那道寒光有多冷冽。

    “恭喜你把我揪出来。只是,把我揪出来的同时,也不小心放走了你们眼中‘罪大恶极’的tutor。你赌赢了一小点,输了一大片。这笔账,你亏了。”

    “不亏。”言焓奇怪地勾起唇角,“因为沈弋死不瞑目。而我,要让他阖上眼睛。

    沈弋十年的信念,揪出当年的tutor,然后,报仇。这世上,恐怕只有我理解他那种信念有多强烈。我欠他的,不完成他的遗志,我到了地下,没脸见他。”

    “你认为我是曾经的tutor。但你没有办法证明。”

    “不用证明,我确定就行。”言焓一字一句,“已经确定,剩下的,就只有偿命。”

    “确定?你又如何确定?”

    “秦副院长描述聂婷婷杀死白果时,说了这么句话,‘借她的手,别说警方,就连内部的其他人也看不出蹊跷。’”

    林画眉脸一白。

    而言焓特意在她面前玩弄那部手机,叫她的神经狠狠绷成了弦。

    “他说漏嘴了。为什么要让内部其他人也看不出蹊跷?因为,白果是内部某个人的女儿。

    秦副院长还说过一句话,你们一个个以为可以为t计划牺牲所有,到头来,一个个对他人下狠手,却舍不得自己心里的情感。结果导致t计划名存实亡,四分五裂。

    秦副院长,他对‘稀有’的实验对象聂婷婷下手,却因甄暖的死而不能释怀,和昔日同伴决裂;

    郑容,能对听到秘密的白果下手,对苗苗的爱却让他渐渐想回归家庭生活,放手t计划;

    你,能对叛逃的甄暖下手,却因小女儿留在村庄里被小分队‘射杀’而……”

    “你搞错顺序。是他们先害了我孩子!”她忍怒说完,看见言焓眼中洞悉的光,骤然明白中了他的套。她风波不惊地圆回来,“那个tutor或许是白果的父亲呢?”

    言焓没有笑意地笑笑:“白果有个双胞胎。t计划当年从村庄转移时,无意间把你的小女儿落在那里。他们要借银剑行动剿灭那个小村清除痕迹,其他管理员为了大局,不可能取消行动或返回救人,你发现时已来不及。这成了你和郑容秦副院长之间的裂痕。你对t计划科学实验的信仰开始动摇,一年后,白果的死更让你受打击。

    这些年来,郑教授的重心从t计划转到生活,t计划没落了。你利用戴青的激进,表面想和他重振t计划,实际却只想查白果和另一个小女儿的事。

    你对t计划的憎恨,以及你在t计划的地位和资源,让新的tutor也就是千阳和你联手了,他帮你查到白果的死不是意外,而另一个小女儿还活着。于是,复仇和找人行动同时开始。”

    林画眉无所谓地一笑,内心却渐渐焦灼。言焓总在晃她的手机,而铃声响一次之后就没打来了,为什么?

    她忍住心浮气躁:“与其在这里做没有根据的推测,浪费时间,不如去抓人。”

    “林老师,当年沈弋不知道甄暖遇害,绑走阿时的那晚,他骗了组员,把甄暖藏在沥青罐子旁。他中途发现戒指不见了,提早返回厂里,结果刚好看见阿时跳下去,很快发生爆炸。

    沈弋没看见千阳的脸,却听到了阿时的话。其中有一句‘是你?’

    阿时不认识千阳,说明当时现场还有一个人。她不认识和我工作有关的任何人,只有一次白果生病,你知道她在医院实习,托我让她推荐医生。她还在专门在医院等你。”

    言焓眼睛微微湿润,很快冷寂,

    “那天你们去杀吕冰,杀她是因为她刚好在现场,你们为了灭口。可林老师,你一定不知道,她之所以出现在那里,是因为她发现白果的死亡太蹊跷,她向秦医生提议报警,结果……”

    林画眉眼里划过一丝震惊,很快消逝。

    言焓看在眼里:“林老师,你这些年过得很苦吧,那是因为……你活该啊。”

    “况且,您不用担心我浪费了时间抓人。”言焓说,“你在我手上,千阳就跑不远;你小女儿在我手上,你就跑不了。”

    林画眉脸一抽:“纪法拉真在你那里?”

    “看来你终于承认了。”言焓说。

    林画眉一怔。

    千阳和她查到当年村庄里少了一个人,正是她的孩子,白果的妹妹。可孩子下落未知,生死不明。很久后又查到言焓救走过一个小女孩。

    但小女孩的下落也是前几天才从沈弋口中得知,可得到消息的同时,纪法拉突然凭空消失。

    在密室里,沈弋拦截了密码传输器;言焓出密室后很快意识到纪法拉的意义;等千阳对沈弋下手问出名字时,纪法拉再次行踪不明了。

    “她在哪里?她好不好?”林画眉直到这一刻,脸上才露出隐隐激动。

    言焓不答,俊秀的脸庞看上去平静从容,实则冷酷到极致。

    “林老师,法拉虽然是被纪家收养,但纪琛非常宠她。兄妹俩很亲。如果她知道你们为了掩盖身份,杀了她哥哥,她会原谅你吗?”

    林画眉在短暂的失控后,理智认识到这个男人不会回答关于纪法拉的任何问题。

    她冷静道:“你可以用纪法拉要挟我,却无法用我要挟千阳。”

    “我不这么认为。”话未落,言焓的手机响了,他看一眼,冲林画眉笑,“果然。”

    林画眉被他的笑容弄得心惊。

    他接起来放到耳边,眼睛盯着林画眉。

    “千阳。”

    “……”

    “虽然你防备我录音,说得很隐晦,但你的意思是,放了她和纪法拉,你从此不再杀人。……果然是你的性格,威胁都很有底气。”他特意念给林画眉听,嘴角带着笑。

    “……”

    “我的意思当然是拒绝。”

    “……”

    而一旁的林画眉不知为何忍不住了,突然开口:“你不要再找千阳了,是我设计这一切,是我教唆他。我可以把密室还有tutor所有案件的细节都如实招供。”

    言焓拿着手机,盯着林画眉,凉笑不做声。

    “真的是我。”林画眉一咬牙,把所有的罪行都一五一十详细说了。

    言焓等她说完,对着电话道:“谭队,记录好了没?”

    不是千阳打来的?

    林画眉惊愕。那刚才打给她手机的电话?

    言焓:“我把谭队的电话名字换成了你存储蓝千阳的名字。不然,时间怎么会那么凑巧?”

    林画眉阵阵发寒:“你……”

    “不过林老师,千阳已经打过你手机,我没接;而后,在我找你前,他联系了我。”他笑容尽失,眼睛如黑洞,“但我告诉他说‘你,还有林画眉,都必须死。’”

    他冷眼看着,后者脸色微白。她知道言焓那话是认真的。

    “林老师,有件事我很好奇。”

    她额头冒汗,这个男人敏锐聪明又阴狠毒辣的劲儿让她如芒在背。

    “你是t计划的创始人之一tutor,千阳最近弄出来的那个正义之师tutor只是打着‘正义’的幌子,顺带借你在t计划的代号,搅乱警方视线。表面上看,他应该被你控制,被你主导;从年龄、阅历、地位来说,都应如此。

    可为什么,你反而臣服于他?”

    她几乎崩溃:“我刚才和你说了。是我在控制他。一切都是我操控的……”

    言焓打断:“千阳小时候被你选中当接班人,但你们观念不同,他和t计划和你彻底断绝关系,在银剑行动后甚至与t计划为敌,偏偏这时你有反叛想法,两人重逢,观念也重逢。”

    他瞟一眼她手腕上的石头珠子手链,插了句闲话:“做实验不方便,林老师这些年却一直戴着这个手链。看样式,是曾经的小孩子送的。”

    林画眉脸色煞白。

    “你们结成同盟。他有勇有谋,聪明冷静,策划执行控制操作能力皆强。他查出白果死去的真相,搜寻纪法拉的下落,你越来越依赖他。这么多年……

    你爱上他了吧?”

    “你……”林画眉愤怒得面孔扭曲,想要驳斥;

    “爱上了。”言焓打断,“千阳对你的感情,我不清楚。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仅凭年少的恩情和长时间战友般的同行,他也不会放着你不管。更何况,他视我为对手,一定会来。”

    “你以为我会配合……”

    言焓瞟一眼她的手腕,奇异地笑了:“只凭一个我不接的电话,千阳就确定你被禁足,为什么?”

    林画眉狠狠一愣,这个男人是个魔鬼!她慌得扑向窗边,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