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甄暖慢慢退回来,手心发凉。

    走到会议室,沈弋坐在椅子上专心看文件。

    “沈弋?”她轻轻唤他。

    他抬头:“嗯?”

    “你……”她不知从何说起,“我听了你和甄暖的事。我说的是那个甄暖,真正的那个甄暖。”

    他黑眸静静看着她。

    “原来那个鞣尸是她。”她想起他的眼泪,张了口要说“节哀”,又想起言焓的话。

    这种哀,无法节制。

    “她……是什么样子的一个人?”

    沈弋似乎被她的问题难住,他眼神放空,回忆了很久,最终只道:“很不听话。”

    “嗯?”

    “她是很不听话的一个人。和你一点儿都不一样。”他顿一下,又摇摇头,“不,还是有相似的。你也没有表面的那么听话。”

    甄暖轻轻笑了。

    落地窗外雪花在飘,他的脸白皙而淡然。

    “那天很抱歉,让你烧掉了你最喜欢的一张照片。”

    他极轻地摇摇头:“没事。”

    “你知道r为什么要杀你吗?”

    “知道。”

    “是什么?”

    “你不需要知道。”

    “……”她说出担心,“配合警方好不好,不要一个人。”

    “暖暖,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他仍然叫她暖暖。

    她明白他是劝不了的r要见他,他更要见tutor。

    她低下眼睛,伤感又沮丧,咬了咬唇:“因为我不是一个人了,所以你才会肆无忌惮地这么做吗?”

    沈弋盯着她看,没有回答。

    如果她是一个人,如果犯险会留下她孤苦伶仃,无人照顾,他会选择继续吗?

    “暖暖……”

    她抬起头,他微张着口,黑色的眼睛里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却最终什么也没有。

    他看了一眼门口,收回目光,站起身,说:“言焓会照顾好你的。”

    ……

    警察们全部换了便装,有的西装笔挺,有的衣着普通,成了在华盛上班的白领。

    裴队和沈弋单独在一旁说话。

    甄暖知道裴队想弄出一副沈弋四周无警方看守的假象,引tutor动手。

    言焓走过来,握了握她的肩膀:“想什么?”

    “你们要拿沈弋当诱饵吗?”

    他静了一秒:“你们?”

    “对不起,我刚才跟着你出去,听到了。”

    “这是裴队的决定,现在的我,管不了。”

    甄暖看着沈弋的方向:“他原本就想找tutor,不想让你们跟着他。现在你们提出这种方案,正合了他的意,他一定不会反对。”

    “小猫……”

    “tutor会不会趁机杀掉他?”

    “……”

    “你们能保证他的安全吗?”

    “……”

    言焓单手握住她的脸,掰过来,直视她的眼睛:“你在责怪我?”

    她摇摇头:“我不想让沈弋死掉。”

    “你想要我怎么做?”

    “我不想让沈弋死掉。”

    十年,沈弋在她心中的分量,他很清楚。

    他捧着她的脸,说:“我知道。”

    他嫉妒沈弋,嫉妒得要发疯。

    ……

    r对沈弋的判决令是上午9点发的,期限12个小时,晚上9点截止。

    到目前为止r出手,未尝败绩。

    媒体和民众都在好奇华盛的大老板之一沈弋会如何应对,也曾想过他把自己关在铜墙铁壁的房间里,让一种警察团团包围,熬过这12个小时。

    但有人发现,中午12点半,沈弋和往常一样下班离开华盛集团的办公大厦,和往常一样开车去一个街区外的万达广场吃饭。

    除了司机,连保镖都没带。

    这多少让支持tutor的那部分人觉得颜面扫地:这个沈弋!太不把tutor大师放在眼里了!

    而这稀疏平常的架势也让报道的媒体和围观的网友们无所适从。

    ……

    节假日后上班的第一天,中午时分,街道还算通畅。

    言焓瞥一眼车内镜,甄暖靠在副驾驶上,望着窗外出神;沈弋坐在后座,看一眼镜子,两人对视一瞬,各自冷淡地挪开目光。

    现在,沈弋的司机是言焓,贴身保镖也是言焓。

    其他警察则装做普通人,开着普通的车,在这辆车的前后四周游走。

    言焓拨了个电话:

    “情况怎么样?”

    “餐馆已经排查过,没有安全问题。”

    “过会儿吃完饭回来,大伙儿的车和衣服都要换。”

    “这个我知道。”

    言焓放下电话,见甄暖扭过头来了,安静地看着他。

    “怎么了?”

    “tutor为什么会把沈弋当做目标?可我们分析过,他不是为了正义而杀人的连环杀手。”

    言焓不答。

    甄暖回头看沈弋:“是不是因为密室?这个年轻的tutor本身不是t计划的人,他设计密室一定有别的理由。戴青搞那些东西,你肯定知情。你是不是取走了密室里的什么东西,让他们盯上你了?”

    沈弋也不答。

    “说话!这是为什么?!”

    “你问他。”

    “你问他。”

    两人男人同时冷淡地回答。

    “你们……”她用力扭回头去,用力“哼”一声。

    ……

    吃饭地点是曾经沈弋和甄暖常去的束兰阁,清淡,温暖,对甄暖身体好。

    老板娘见了甄暖,热络地招呼:“小姐好多天没来啦,都是沈先生一个人呢。听说出国了?在外面好的玩么?”

    “……”

    老板上午看了新闻,刚才还有警察来检查,知道情况,把老板娘拉走了。

    甄暖进去后有些不自在,言焓也出奇地话少。

    等上了菜,三个人默不做声地吃着。吃到一半,言焓电话响了,他放下碗筷,说:“我约了林老师聊点事情,你们先吃。”

    甄暖抬头:“我和你一起……”

    他摁下她的肩膀:“不用。天冷,多喝点热汤。”

    言焓走出餐厅,林画眉坐在门边的等候椅子上,四周没什么人。

    “抱歉,林老师。实在太忙了,都没时间回警局去找你。”

    “没事。”林画眉笑笑,“最近tutor的事,我不能帮上忙,心里还挺歉疚呢。”

    言焓坐到她身边:“林老师,我想问问关于林白果的事情。”

    她微微皱眉:“白果?”

    他粗略地把他的推断讲了一遍。

    林画眉觉得不可思议极了:“你的意思是r做这些事情,是因为白果?”

    “聂婷婷伤害过白果,而秦姝,杀她的理由‘包庇凶手’很牵强。真正原因恐怕是,她是秦副院长的女儿,让秦副院长体验丧女之痛,这才是tutor的目标。且秦姝死后,秦副院长要接受调查,一世清名尽毁r也料到了他会自杀。”

    “这……”林画眉想着什么,摇头,“王子轩呢,为什么杀王子轩?”

    “可能是他设置的迷惑选项。况且,王子轩残害了太多未成年少女。”言焓道,“林老师,你能想到谁会对白果有如此深的感情?”

    林画眉嘴唇抿成一条线,不吭声。

    “林老师,你户籍上的资料是未婚,而我从没听你提过白果的父亲。”

    林画眉苦涩地扯扯嘴角:“他是一个科学家,很忙,没有生活。是他不愿结婚,可我那时很痴迷于他。白果出事后,我和他断绝了联系。呵,”她略带嘲讽地笑一声,“相信我,他那种无情的人才不会为了白果去杀人。”

    言焓暗道:“他不会,不代表他的继承者不会。”

    “什么?”林画眉没听清。

    “没事。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