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阿时?”

    “……关于这件事,他没多说。只说他没看到凶手,只听到他的声音。”关于夏时的事,沈弋从来闭口不谈。言焓推测,当年沈弋绑走夏时,除了秦副院长的要求,应该还有别的原因。

    “这样啊……”

    “他感觉,那个人应该是现在的tutor。”

    “为什么?”

    “他的感觉。”

    “竟然有两个tutor。难怪会有矛盾的一面。”

    “是。一会儿看上去是要和t计划作对,和t计划有仇;一会儿看上去又像来自于他们内部,还获取了戴青的信任;一会儿看上去又像是出自私心替林白果报仇。原本就不是一个人。”

    “沈弋真的没看到当年这个tutor的长相?”

    “没有。”言焓停了一下,“但他说如果再听到,他认得出来。”

    甄暖一愣:“他知道tutor会找他么?”

    “是他想找tutor。”言焓说。

    只不过,此tutor非彼tutor。

    沈弋要找的,是那个和秦副院长一般年纪的tutor。但他们两人都认为,大小两个tutor间一定有某种联系。

    当年,正是他对甄暖下了杀手令。正是他连植物人的甄暖也不放过,把她切得支离破碎,当废弃实验品一样拿去销毁。

    甄暖有些怔松,低头想了一会儿,道:“难怪沈弋知道好多警察内部的事情,原来是卧底。”

    说完,又轻声喃喃,“1个月,是这个意思吗?”

    言焓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发动汽车,冷梆梆地问:“回警局?”

    甄暖抠着手机不吭声。

    “怎么了?”他皱眉。

    “去找沈弋可以么?”她嘀咕。

    “……”言焓吞了一口气,“他应该得到消息了,打个电话问他在哪儿?”

    甄暖拨了电话,放到耳边,电话刚接通,还来不及开口,言焓劈手夺了过去:“你在哪儿?”

    甄暖:“……”

    队长怎么能吃醋成这个样子?

    ……

    上级下了死命令,务必确保沈弋性命无忧。

    众人不知他是卧底,只当是未成年的聂婷婷和警察白科长死后r对社会造成的恶劣影响已经到了史无前例的地步,上级部门不能再容忍tutor继续挑战社会秩序,公然杀人。

    可沈弋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自己的命,继续风波不动地开会。苏雅给他打电话让他去警局接受安全保护,他直接挂断拉黑。

    尚局长来电都不理。

    裴队带着一大堆特警去了华盛,一排排立在会议室的玻璃外,外守得严严实实,一个圆桌的董事们都惊呆了。

    甄暖拨开同事们走进里边,就见沈弋立在圆讲台前,一手插兜,一手拿着激光笔,对着ppt分析华盛去年的市场份额。

    还是那张脸,俊朗,冷淡,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

    会议结束了,无关人等全部退开。沈弋随意坐下,一群保镖走进来,面无表情立着。

    特警守在玻璃外,裴队等人走进去。

    苏雅道:“沈先生,想必现在的情况你很清楚了,你成了tutor的目标。为了你的安全,你最好是配合警方……”

    “你的意思是躲起来?”沈弋似乎不爱听她的开场白,打断。

    苏雅愣了一下:“意思是让警方保护着你比较好。”

    沈弋抬一下眼皮:“就像保护王子轩和那个什么……秦姝一样。”

    “……”竟无人能答。

    甄暖立在言焓身边,牢牢看着沈弋。她紧张他,却不知该说什么。他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瞟来一眼,很快又收回去。

    谭哥走上来,低声沉沉道:“沈先生,最近tutor接连杀了一些人,我们虽然很努力要保护大家,可很遗憾,结果不尽如人意。我们知道现在大家对我们很失望。但身为警察,继续保护大家是我们的职责,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们都会坚持下去。希望你配合我们。”

    沈弋有几秒没说话,最终说:“你们爱怎么样怎么样,跟我去哪儿都行,但我不会跟你们走。”

    谭哥把允许跟着他视为他的让步。

    苏雅拧着眉,和谭哥走到一边:“这样是不是太任性了?”

    谭哥道:“看不出来吗?他沈弋就不是听人安排的那种人。”

    沈弋起身走到窗边站着,甄暖看着揪心,怕外面突然飞来一粒子弹。但言焓走去沈弋身边,低声问了句:“上次和你说的那个人。”

    沈弋:“你猜的是对的。联系不上了,说是去散心。他很可能就是tutor。”

    言焓“嗯”了一声。

    沈弋道:“他倒很好地利用了华盛的各类资源。”

    “他现在应该不知道我们认出了他的身份。”

    “嗯。”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言焓说:“你别死了。给我找麻烦。”

    他“呵”一声。

    言焓退身走回来,

    裴队对他使了个眼色,言焓跟他走出去,甄暖见了,也跟着。她看一眼手表,还有9个小时。

    他们绕去了楼梯间。

    甄暖觉得不该偷听,转身要走。却听裴队说:“就这样吧,让沈弋随他的性子来。”

    甄暖一愣,脚步停下。

    言焓问:“什么意思?”

    “tutor屡屡逃走,我们或许该尝试换一个做法。放长线,钓大鱼。”

    “你的意思是,拿沈弋做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