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sp; 这也是他不明白的地方。他握住她揉啊揉的手,轻轻抚她的眼,呼了口气吹吹。

    她闭着眼睛,皱着眉:“老白死后这两天r也消停了,没有再继续发下一个人的判决书。”

    “嗯。”

    “表面上看,就像苏雅说的,他杀死聂婷婷的方式是全民公决。他把自己当导师。他不再是一个人,要引领社会上的人跟随他,组成一队正义之师,清除邪恶。苏雅说这是正义之师的意思。但我却觉得……”

    她缓缓张开眼睛,睫毛掠过他的指肚,

    “他很孤独。”

    言焓稍感意外r一直以来给他的那种描绘不清的感觉,竟是……

    “孤独?”

    “感觉他需要同伴和追随者来证明他的正确。可他又隐约排斥,不落俗流。苏雅说他这种人狂妄自大,可tutor不是。而且,老白的死让他消停了。”

    言焓没说话,很多线索和感觉在此刻串到了一起。

    而提到老白,甄暖眼眶又泛红了。

    “你这样,小心眼睛哭瞎掉。”

    “怎么可能?”她瘪着嘴巴,低头。

    他稍稍下蹲,望她的眼睛:“小猫,我保证,一定会抓到他,给老白报仇。”

    她嘴唇颤了颤:“还有秦姝。”

    “嗯,还有秦姝。”

    “那天在yaho大厦,你没有追到他?”

    “追到一半看见你和老白很危险,就回头了。”

    “有没有交手?”

    “没有。”

    她稍稍失望:“就没能探到对方的底细了。”

    言焓没说话,寡淡地扯扯嘴角。

    其实,就在刚才,他已经知道对方是谁了。可要找他,却很困难。

    他会伪装成什么样子?谁的样子?

    到目前为止r除去之前分析的那些特征外,更显著的一点是:他的社会资源异常丰富。能混进保镖队伍,能瞬间从医院消失,能侵入快递物流系统,能清除一辆高级摩托车的信息(包括购买维修使用等等),能轻易拿到爆炸物原料且不留痕迹,能在短时间内熟悉yaho大厦还伪装成保安……他做了这一切都没留下可疑线索。

    放眼誉城,有几个人能做到黑白道通吃如此资源广泛,且他又恰好消失了一段时间?

    ……

    回去的路上,甄暖仍在思索,不太明白:“等一下,那个保安就是tutor,他很高啊。既然他想得到让陈翰用假身高误导我们,他又何必亲自接近我们,结果不小心暴露。”

    言焓专心开着车,应答:“记不记得我和你说过r给我一种对手的感觉?”

    “嗯。”

    “既然是对手,他就忍不住想近距离看看我们的状态。”

    甄暖点点头:“那你也像苏雅他们那样,觉得tutor是一个矛盾的人吗?”

    他稍稍挑眉;

    她解释:“他应该是t计划里原本那个中年tutor选中的接班人吧?”

    “是。”

    “所以啊。那天我听苏雅跟裴队汇报说,从密室、王子轩、秦姝、聂婷婷案子里可以看出,他一面有t计划的邪恶和狠辣,一面有‘正义之师’矫枉过正的正义,一面又有亲近警方的情结。

    就像给秦姝寄的炸弹杀伤力不大,让秦姝自杀不给警方太大压力,还有老白的意外死亡让他消停了。”

    言焓抿了一下唇:“有几点我不赞同。”

    “诶?”

    “我不认为tutor有t计划的邪恶和狠辣,也不认为他有矫枉过正的正义。唯独他对警方的情结,有些许赞同。”

    甄暖:“为什么?”

    “首先是t计划,我认为就像秦副院长所说,他脱离t看计划,他的心和t计划里的人不一样。他和他们没有关系。”

    “那怎么解释密室?他在密室里做的一切,不正说明他狠辣邪恶?”

    言焓摇头:“他只是利用每个人心理的邪恶面,让大家自相残杀而已。”

    t计划的残暴杀人只是掩饰,掩饰密室设计者的真面目,以及他的真实目的。

    目的是:考验言焓,以及得到最后出密室的密码门上的名字。

    甄暖慢慢“哦”一声,又问:“除去这个之外,你认为他也并非扮演着正义者的角色。”

    “对。”

    “为什么?”

    “秦姝和聂婷婷。”他顿了一下,“尤其是秦姝。”

    “秦姝?”

    “是。杀死秦姝的理由太牵强。”

    甄暖一愣,的确,她只不过是偶然听到父亲和夏时的对话,没有揭发而已。真要声张正义,直接杀秦副院长就行,何必将矛头对准秦姝?

    如果是……“用秦姝的死逼秦副院长去死,这也太迂回了。”

    言焓认为杀秦姝还有另一个原因,但他没有说。

    “还有聂婷婷。”言焓看见红灯,缓了车速,“欺负并殴打女同学的人不止聂婷婷一个r为什么偏偏选中她?”

    甄暖脑子里电光火石:“这么说……”

    “对r杀这些人根本不是为了正义,那只是误导警方的迷惑选项,他真正的目的是……”

    “是林白果?”

    “对,”言焓停了一秒,“至少目前我认为是。”

    车停在路口等红灯。甄暖有些不可思议:“那林老师……”

    “不一定和她有关系。”言焓说,“但tutor绝对认识林画眉老师,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在观察她。”

    甄暖想了想:“他会和林老师有相似的经历吗?或者,他对林老师有特殊的感情?”

    “都有可能,却又都不确定。”言焓说。

    甄暖点点头,歪头靠在车窗上。

    她眼睛有些痛,把车窗落下一条缝,让冷风吹吹眼皮。这时,她看见了窗外的五金店,一位师傅在切割金属,火星四溅。

    言焓顺着她的目光看过来,一瞬间蹙了眉。他立刻把车停在路边,带甄暖下了车。

    他走到店门口,捡起地上熄灭的火星,递给甄暖看;甄暖一愣,微白微黄的小球,有一个凹面。这是关小瑜在杀死王子轩的保安制服上发现的极小金属粒!

    居然是切割金属产生的火星。

    言焓明白了:“切割金属时,高温融化金属,飞溅到空气中迅速冷却。飞行过程中,液滴的背部就形成了凹面。而小球粒上表面的纹路是空气中浮尘留下的。”

    甄暖问:“那要带这些回去吗?”

    言焓看了一眼:“价值不大,这家店没有黄铜和钢。”

    甄暖点头:“但目前至少知道r干过金属切割的活儿。”

    “嗯。”他担心她冷,很快带她上车,她听见隔壁车上的广播音:

    “……就在刚才,正义之师tutor寄了一封信到市电视台,公布了他最新的一份判决书。”

    r又来了!

    甄暖竖起耳朵听,

    “受刑者:……”风呼了一下,她没听清。

    甄暖转头,皱着眉看向言焓,

    风雪里,女播音员的声音有些模糊:

    “判决:万箭穿心……”

    “有效期:12小时;”女播音员播完,提高了音量,继续说,“这次的受刑者:沈弋,他是……”

    甄暖一瞬间脸色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