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白科长的遗体清理干净后存进了冷柜,等抓到tutor再给他办追悼会。

    因为他的死,疯狂的媒体和民众一瞬之间安静了。

    一边倒支持和膜拜正义之师tutor的情形不复存在,很多人开始反思。

    为什么这个警察舍命救一个众人眼中万恶的孩子,为什么他的同事同样舍命救他,为什么他选择放弃生命把希望留给别人?

    自以为是的惩恶,发自内心的扬善,高下立见。

    很多人选择了站到警察这边。他们在誉城公安政务网上留言,到公安大院门口,yaho广场上送鲜花,送横幅字条,支持警察抓拿tutor。

    可这些迟来的支持并不能让警方感到安慰,为什么非要用一条活生生的人命才能叫众人清醒?

    更何况,支持tutor的人依然不占少数。

    秦副院长跳楼,聂婷婷死亡,尚局迫于上头压力,把tutor案的主管工作移交给裴海队长。和此案有关的一切,全听他指挥。

    言焓沉默接受,没有异议。

    ……

    他中午得了两三个小时的闲,带甄暖回家午睡。

    他一路上话很少,她心情也沉闷。开锁推门,感到门后一团软软的阻碍。原来两只小奶猫趴在门后睡觉,门一开,被齐齐推走。

    阿莫西林被闹醒了,喵呜喵呜地冲甄暖叫。看见它们俩,她心里忽然柔软了一些,俯身把两个小家伙抱起来,走去阳台,放在草坪上它们妈妈的身边。

    甄暖情绪低落,也知道言焓情绪不高,轻轻唤他:“队长,给阿莫西林拿牛奶过来。”

    他应答一声,脱了风衣,卷起衬衫袖子去温牛奶。她放轻脚步跑去厨房,他安静而认真地守在奶锅旁,低头拿勺子搅着牛奶。

    她偷偷走上前,从后边搂住他的腰,歪头靠在他背上。一闭上眼睛,便觉得安慰。

    他空闲的左手抚上她的手腕,问:“想要?”

    “……”甄暖后知后觉地明白他的意思,脸一下红到耳朵根,羞道,“想什么呢?我只是想抱抱你。”

    他搅着牛奶,淡淡一笑:“我很受用。”他知道。他在感谢她的安抚。

    她一瞬间眼睛就湿了。什么都不用说,他都懂。

    外面的世界那么乱,还好有彼此可以安慰。

    她的心里,像打翻了他手中温煮的牛奶,奶香四溢;还有他衬衣上的阳光味。

    温了牛奶,她端去草坪上喂猫咪。阿莫西林挤挤攘攘,吧嗒吧嗒地舔牛奶。

    “你们两个慢点。”甄暖轻声叮嘱。

    言焓靠着墙壁坐在草坪上看她,她穿着kitty猫软绒鞋,蹲成一团,头发被阳光照得金灿灿,脑袋看上去毛茸茸的,也像一只猫咪。

    她回头:“看什么呢?”

    他摇摇头,笑笑。

    她却看出了端倪:“想起我的过去了吗?”

    “算是吧。”

    “是什么?”

    “也没什么。”

    她轻轻“哦”一声,低头摸猫咪。

    言焓不会和她分享,因为聂婷婷她们群殴女同学的事件,让他想起不好的回忆。高中时,乐队的dj女孩曾找一群人欺负夏时,骂她,打她,还撕她的衣服。

    就是那一次,他差点儿杀了人。

    等猫猫舔完牛奶,甄暖准备叫言焓午睡,扭头一看,他竟靠在墙上睡着了,微微歪着头,睡颜英俊而温柔。

    冬日稀薄的阳光笼在他身上,他像沉睡的王子。

    甄暖爬一步过去,歪头看他,听见他均匀浅浅的呼吸声,心底一刹那间就觉得幸福满溢。

    他睡觉的样子漂亮极了,眉毛黑黑,睫毛长长,鼻梁修挺,嘴唇性感。她想摸摸他,又舍不得吵醒他。

    她轻手轻脚去卧室抱来被子铺在草坪上。

    她抱住他的身子,把他慢慢放倒在棉被里,她也躺上去,拉住被子一盖,将自己和他裹起来。他在睡梦里搂住她的腰不松,她亦顺势缩进他怀里。

    两只小猫也挤进被窝,软软地喵呜一声,贴着他们的脑袋排排睡。

    阳光晒在被子上,温暖蓬松,软绵绵,充满香气。

    于她,他就是冬天里阳光下的暖被。钻进他怀里,就幸福温暖得永远不醒来都没关系。

    ……

    言焓不负责tutor案统筹事宜后,反而有时间亲自去干一些事。

    他把tutor案从头理了一遍,想起和王子轩有关的陈翰。

    他认为王子轩逃出看守所的诡计和陈翰脱不了关系,但之前同事们都没问出什么。

    言焓第二天一早就去了。

    ……

    陈翰走进探视间看到言焓时,有些发怵。

    他第一次和这位刑侦队长交手,在367的跑酷区,他狼狈不堪,差点被抓;

    第二次交手,在警局的审讯室。隔着一块玻璃,他看不见他,后来他被定了罪,入狱10年。

    他坐下,狱警给他拷上手铐。他盘算着他过来肯定要打探什么消息,可以借机和警方谈判,和一抬眼看见言焓的眼神,他竟胆怯。

    言焓眼神冷得像千年寒冰,很硬。

    “你的启蒙老师是谁?”

    陈翰愣了一下,没逃过言焓的眼睛。

    “你说什么?什么启蒙老师?”

    言焓看一眼监视的狱警:“给我三分钟时间。”

    狱警是熟人,出去带上了门。

    陈翰警惕,身子往后斜:“你要干什么?”

    “我不会给自己找事,在这儿对你严刑逼供。”言焓凉淡看着他,问,“你虽然没有女朋友,但你喜欢女人。”

    陈翰狐疑。

    言焓:“我可以让人给你换隔间,和同性恋大佬做舍友。”

    陈翰脸色惨白。

    “三分钟,你最好抓紧时间。”

    “也不是启蒙老师,就是我在网站打游戏时,经常坐我旁边桌子的一个人。我们也没怎么说话,聊的都是游戏和其他兴趣。”

    “什么兴趣?”

    “他跟我讲他手机上的fm电台,还推荐他看过的侦探小说和电视剧给我看。就这些。他后来就消失,一直没再见。”

    言焓盯着他:“他长什么样?多大年纪?”

    陈翰想了想:“长相很普通,让人印象不深,不高,身体不错,很年轻,估计和我差不多大。”

    言焓微微眯眼:“不高?”

    “嗯,1米74,身体很好,22岁。”

    “知道了。”

    ……

    言焓走出探监室,甄暖在外边等。

    他把陈翰的话都告诉她,甄暖诧异:“1米74,22岁?tutor这么年轻?”

    “陈翰那小子撒谎了。”

    甄暖想想,揣摩过来:“他给出的身高和年龄太确定了。……这么说,真的是tutor?”

    “嗯,估计几个月前他们分别时r告诉他,如果以后有警察问起,就说我身高1米74,和你一样22岁。”

    “tutor他为什么要做这些?一面自诩什么正义之师,一面又引导陈翰走上邪路。”甄暖用力揉了揉眼睛。

    老白死后,她眼泪都哭干。

    两天过去了,她的眼睛还是肿的,像两颗大杏仁。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