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元旦一早,甄暖安排小松把王子轩的头部和尸体缝合清理,自己则和言焓一起查找郑容这些年负责的所有卷宗。

    不久之后,发现了一处可疑。

    9年多以前,纪霆车祸身亡,当时的助理记录说,郑容去现场查看过车辆情况,这是他的习惯,不是法医分内的事,但为更好还原死亡过程。

    可奇怪的是,资料里有侦查员的现场取证,却没有郑容自己的观察报告。

    而其他案卷里,只要是郑教授亲自去过的现场,都会有他的报告。

    纪霆死亡案的定性是:疲劳驾驶,误入对方车道。

    言焓:“一定是这个案子有问题。”

    甄暖翻了一遍卷宗:“但是保存的资料有限,已经查不出来了啊。而且,怎么看都觉得郑教授和纪霆扯不上关系吧。”

    言焓拧眉思索。

    “调查也困难。”甄暖抠抠脑袋,“郑家社交简单,人际关系不复杂,当初调查苗苗案子的时候就是如此。如果真想知道郑教授和纪霆的关系,该去问谁呢?”

    纪法拉,她太小。

    纪琛,上次他为推迟董事会称病去疗养了。

    沈弋?

    沈弋会知道么?

    还想着,忽听言焓说:“问问林画眉老师。”

    “啊,对啊,他们同事多年了。”

    言焓点点头,却不经意想,问什么密室逃离的最后一道门,水下的那道门,密码是:

    jifala

    ……

    林画眉老师昨晚也留守c-lab休息,言焓和甄暖找来时,她早已起床开始工作。

    “我并不太清楚郑容过去的情况,他一直都是一个严谨认真的研究学者,醉心工作,疏于生活。我和他是很好的朋友,但从来都是在工作和研究上相谈甚欢,却从不过问私事。”

    林画眉沏了两杯茶,推到两人面前。

    言焓问:“郑容教授和华盛的前任老板纪霆,你能想到他们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纪霆不是死了很多年吗?”

    “对。9年前。”

    林画眉蹙眉认真想了好一会儿,遗憾地摇摇头:“太久了,一时很难……等一下,”

    她突然停住,“我有天晚上在院子后门见过郑容和一个男人说话,我没看清那个男人,但对方的车是劳斯莱斯,让人印象深刻。”

    言焓对纪霆9年前的情况很清楚,他正有辆劳斯莱斯。

    “怎么会在晚上去后门?”

    “那天就和今天一样,是新年前夕,外边在放焰火,还有孩子们在打雪仗。我在加班,我们家白果也在,她……”

    甄暖记起,老白说,林老师的女儿白果在学校坠楼死了。

    林画眉脸上露出极淡的一丝伤感,又平静道,“白果太无聊了,吵着要出去玩雪看焰火。她当时看见郑容,喊郑叔叔。我们走近的时候,车和人都走了,只有郑容在。他说对方是问路的。

    除了这个,就再没有别的了。”

    言焓:“当年,郑教授和谁有仇,或者有什么别的厉害关系吗?”

    林画眉摇头:“这些我真不清楚。你也知道,我对周遭的环境和人并不怎么关心。”

    言焓没多问,带着甄暖告辞了。

    ……

    上午,痕检组那边有了一点奇怪的发现。

    他们在“郑毅”的保镖风衣上发现了金属……,关小瑜也无法描述那是一种什么状态,痕检组的人工作经验丰富,却从来没见过,也认不出是什么,她来拿给言焓看。

    只有几粒,极小,半径不足0.2毫米,在放大镜下看,表面呈白色黄铜色,有纹路,有的平整,有的有波纹。

    它似乎是球形,但又有一个凹面。

    “可以说是粒状吧?”言焓问。

    “但是它的凹面很奇怪。”关小瑜说,“谷清明用x光能谱分析仪分析过,根据产生的x光频率测出,这个金属含有钢和黄铜。”

    言焓略一沉吟:“钢里边主要有铁,锰,铬;黄铜主要有铜和锌。这小东西里5种金属元素?”

    “对。如果在别处找到了相似的金属粒,我们就可以根据钢里铁锰铬的比例,黄铜里铜锌的比例进行对比,判断是否来自一处。但……”

    言焓接过她的话:“但从哪里去找相似的金属粒。”

    甄暖抬头:“队长,你没见过这种东西吗?”

    “这么多年,还真没见过。”他把样本递给关小瑜,“过会儿拿去给局里所有人看看,包括局长。”

    “是。”

    “其他保镖的风衣呢?”

    “检查过,都没有发现相似的金属粒。”

    “挺好,是郑毅特有的。在哪儿发现的。”

    “风衣纽扣的背面,粘在衣服上。”

    “好,去吧。”

    ……

    最终结果是,局里竟然每一个人见过类似的金属粒。

    如果金属是纯球形,它有可能是某种小型机械里边的滚轴,可每个小球表面都有一个均匀的凹面,不是纯球形。

    奇怪的是,虽然小球形状一模一样,表面的纹路却不尽相同,有光滑,有波浪,有长条。

    金属粒只能暂时搁置。

    而大家回想起相处的三四天里,郑毅留给大家的印象并不深。

    他和其他的保镖一样,沉默寡言,绝口不谈老板的事,也不和警方交流。他没有突出的个性,样貌路人,15个保镖杵在那儿,他并不引人瞩目。

    言焓局里有事要处理,并没有整天守在病房,所以和他直接面对面的机会很少。但很显然:“他拥有一个合格保镖应有的素质,身体健康,体力良好,格斗能力强,和我们在座的每一位刑警相似。

    他可能30岁左右,成熟,有耐性,智商高,非常自信,有胆量,目的性执行力强,有控制力。

    不论是反侦察能力,观察能力,策划能力,还是分析能力,情报搜集能力,都非常优秀。”

    苏雅补充:“他对心理学和侦查学很了解,对计算机网络也很精通,我认为他受过高等教育,很有才能,同时情商也高。

    我怀疑,他有过专业的训练。可能是退役的特种兵,也可能在国外一些相关的地方参加过特殊集训。”

    言焓微微蹙眉:“高等教育太武断了,只要他足够聪明,肯学习,不受高等教育也能自学成才。”

    苏雅轻声说“是”,继续道:“他受到过不公正的待遇,从他对郑容和王子轩的关注度来看,他很可能遭遇过亲近的人受害死亡却无法惩处凶手的情况。

    通过发微博,发帖子,他想引起全社会的注意,他根本就觉得他是正确的。他认为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是在替社会除害,他很狂妄,很自负。渴望他人的注意和关注。这又从另一种程度上说明他的自卑,一种虚荣的自卑。”

    甄暖提出质疑:“是不是忘记t计划了?tutor很可能是t计划里的人,他本身就是一个和传统观念格格不入的人,怎么会突然想扮演正义者的角色呢?”

    “这并不矛盾。他可以偏执地认为双胞胎实验对人类有贡献,是促进科学发展的,同时,他也可以认为自己是正义的使者啊。”

    甄暖想想,点点头:“嗯,你说的也的确有道理。不过,从谨慎的角度看,也不能排除另一种可能r太聪明,借‘正义’这个幌子给自己赢取优势。”

    她掰着手指头数,

    “1,借助舆论给警方压力,让我们自乱阵脚;

    2,用‘正义者’的样子影响警方判断,让我们搞不清他真正的杀人理由,也就是破案最关键的杀人动机;

    3,让我们搞不清他真正的心态、身份和背景。”

    话才落,老白鼓掌给她长面子:“小猫,干得不错!”

    苏雅张了张口,梗了好一会儿,最终道:“对,你说的也有可能。”

    甄暖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但只是一种可能啦。所以你说的也要考虑进去,不能排除的。两种都要想。”

    言焓极淡地笑了笑,倏尔又敛起,说:“新年夜他直接混进密集的人群里逃跑,甚至没用到车。这次杀人他留的线索太少,和他接触过的人尽量回想和他相处中的细节,想到了统统找谭哥记录下来。”

    “是。”

    “目前最重要的是保护秦姝的安全。”

    “是。”

    黑子道:“大院四周都有特警看守,不会有外人进来的。”

    言焓思绪停了一下,应该也不会有内部的人。

    裴队也说:“今天是1号,截止日期一直到3号呢。之前守王子轩就折腾了一星期,我看那个tutor是想把我们耗死啊……”

    “言队!”

    徐思淼大喊一声,从外边冲进来,“出事了!”

    “什么事?”所有人心一提。

    “秦姝收到了一盒炸弹。”

    ……

    言焓赶过去时,一眼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