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甄暖醒来的时候,躺在她在c-lab的休息室里,除了嗓子疼,并没有其他不适。

    她推开门出去,实验室里没有人,只有干净的台子和仪器,挂钟显示下午,外边天光大亮。

    她走到窗边一看,厚厚的雪覆盖了整个世界。公安大院白花花的,干净极了。

    昨晚,平安夜。誉城下了大雪。

    她一路没遇上人。楼上楼下,办公室的门都关着。

    她推开楼梯间的门,身后电梯开了,关小瑜急匆匆走出来,见了甄暖愣一下,简短问:“没事吧?”

    “没事。”

    她别过头去掏钥匙,低着头,甄暖看见了她发红的眼眶。

    “怎么了?”

    关小瑜推门进屋,没说话。

    “是……刚才去游乐场做痕检了吗?”

    “嗯。”

    甄暖心里一刺,眼睛微红:“程副队他……”

    “带回来了。”关小瑜别过头去,抹眼泪,又解释,“不归你管,给别人接手。”

    “游乐场的案件,我和队长都要回避吧?”

    “不是,我们都得回避。上级派了工作组下来……”

    甄暖明白,密室牵涉到的人和事太敏感,上级全权负责取证采证到验尸调查,他们只能帮帮忙,或许还不能插手。

    “队长人呢?”

    “应该在医院吧,不知道。……要不是尚局保着,他恐怕会被带走关起来。还不知道会不会停职。”

    “他……”她并不确定,“又没有害人。”

    “但他得接受调查,你最近也不能乱跑。”关小瑜气得咬牙,“那个t计划里的人都是些什么变态?”

    “你知道了?”

    “言队都说了。而且,之前那么多双胞胎的巧合本来就很奇怪了不是吗?尚局差点儿被他气死。”

    甄暖不做声,尚局应该猜到言焓早有察觉,却一直不表态。

    “言队今年是撞了什么邪……”关小瑜说,“昨晚,阳明垃圾场有了发现,之前猜的是对的。找到夏时的整个人了。”

    “找到了?!什么情况?”

    “面目全非。”

    ……

    甄暖走回楼上,不知道言焓最后是怎么猜到密码的。

    手伸进口袋里掏钥匙,蓦然发觉自己换了外套。她立刻跑回休息室,湿漉漉的外衣搭在椅子上,一摸,程放给她的那团纸,就是藏在郑教授蜡像头部的东西,不见了。

    被言焓拿走了。

    算了。程放把信封和纸团给她,不是不想给言焓,而是担心他俩的安危,让她出了密室再交给他。

    但什么都没逃过言焓的眼睛。

    她走回办公室,意外撞见言焓从电梯里出来。

    她愣愣看着他,面容俊朗,表情寂定,衣服换过了,看不到肩上的伤,只有露出的右手上绑着绷带。

    她直勾勾看着他,竟觉恍如隔世。

    “看什么?”他说,“水把脑子泡坏了?”

    “……队长你还好吧?”

    他“嗯”一声,往前走,突然问,“我下水之后,你干了什么?”

    “我……手滑,掉进水里了。”

    “是吗?”

    “是。”

    “甄暖。”

    “嗯?”

    “为我,不值得。”他说,侧脸寂寞得像黑夜。

    ……

    言焓走去解剖室,甄暖跟着进去,就见台子上几块黑漆漆的东西,鞣尸。

    碎了的鞣尸。

    言焓一句话没说,戴上一层薄手套,过去把堆放在一起的人体块拼凑起来。

    甄暖立在一旁,没有帮他。她不敢碰他的“人”,也不想打扰他和“她”。在密室里,她隔三差五地恨他和夏时,可如今看到这幅情景,她一点儿恨意都没有了。

    一个人如果活着,她的爱人跋山涉水穿越十年的时间去寻找她,这条路孤独凄苦,但他心里有再相见的信念;

    可一个人如果死了,她的爱人独自一人寻找真凶,只为让她安息;寻找她的骸骨,只为给她全尸;这条路,漫漫十年,他是怎么走下来的?

    她死了,他真的在用一生的时间铭记她。

    “她”萎缩得很瘦很小了,脑袋,躯干,手臂,腿杆,细得像柴火。

    室内只有解剖台上开了灯。

    言焓低着头,碎发遮住眼睛,看不清表情,只露出消瘦的下巴。

    他的牙齿紧咬着嘴唇,嘴巴抿成一条细线。

    他轻轻捧了捧“她”的脸,又摸摸“她”头,手掌来回动了动,像怜爱地揉了揉“她”的头发。

    他手指轻轻碰一下“她”的脸,小心翼翼而又虔诚。

    那张脸坑坑洼洼,不见人形。

    鞣尸会完整地保存“她”死时的面貌,她曾被人扔进腐蚀性液体,当然会是这般惨状。

    他的食指缓缓从她的额头滑到鼻尖,滑到下巴,轻微发抖。

    然后,他盯着“她”的脸,就那么看着。

    很久很久,忽然说:“我想单独在这里。”

    甄暖转身离开。

    解剖室里安静无声,言焓仍立在台子边,捧着那个坑坑洼洼的瘦小的脑袋出神。

    过了不知道多久,他终于把她拼好。

    他握住“她”的手,穿过“她”的手指,十指交叠。

    他俯下.身子,拿脸去蹭蹭“她”的脸颊,又用鼻子蹭蹭“她”的鼻子,嘴唇轻碰“她”的嘴唇,像动物的本能,不能言语只能爱抚。

    可……

    他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她”漆黑的脸,直起了身子。

    这种感觉……

    “她”的感觉……不对!

    ……

    甄暖回到办公室,发了会儿呆,夏时因曾经的甄暖变得支离破碎,她没有记忆,就真的和她无关?

    她想起那副惨状,难怪言焓恨她。

    她在桌上趴了一会儿,给沈弋发短信:

    “我知道‘甄暖’以前是干什么的了。tina。”

    想了想,又加一句,

    “我想和你谈谈,现在。”

    很快,短信回复过来:

    “你在哪儿?”

    “办公室,我可以出去找你。”

    “不用,我过来。”

    ……

    甄暖推开通往天台的门,楼顶上厚厚一层人迹未至的新雪。

    靴子踩进去,咯吱咯吱响。

    沈弋跟在她后边,问:“那么怕冷,怎么跑到上边来?”

    “下边人来人往的。”她的脸缩在围巾里,没回头,“为什么不把我过去的真实身份告诉我?”

    “你都不记得了,告诉你做什么?都是些不好的事。”

    “你知道那些事是不好的。”她停下脚步。

    “……”

    “知道是不好的,为什么你现在还做不好的事?”她迈出一步,身后只有风声,她又停下,轻轻问,“因为我吗?”

    没人回答。雪地上的脚步声渐近,他从她身边走过。

    “沈弋。”

    他扭头看她,眼睛映着雪地的白光,看不清情绪。

    她抬起脸:“有人要杀我,你替他们做事,换我平安,是这样吗?”

    他看她好几秒,平静说:“不是,你想太多了。”

    甄暖哑口,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端倪,可她蓦然发觉,这些年,她从来就看不清沈弋的心,也分辨不出他是真话还是谎言。

    她低下头:“你说的一个月,又是什么呢?”

    沈弋不说话。

    她明白了,又抬起头,话未出口,他伸手拉开她的围巾,盯着她脖子上的伤痕,问:“谁伤的你?”

    她不能说是言焓,嗓子有点儿涩:“你知道戴青他……我之前以为他是警方安插在你身边的卧底。可他其实是……”

    “我知道身边每个人的底细。”沈弋把她的围巾整理好,“一开始以为他是申洪鹰放在我身边的,后来才知道他其实盯着所有人,包括申洪鹰。”

    所以他每次出手设计害那些双胞胎时都碍手碍脚,好在有帮纪琛商场争斗的名义,戴青也拿不准。

    她听出了:“游乐场的事,你知道?”

    他不答。

    “我写在本子上的游乐场,是你说的。你知道队长会带我去吧?”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