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他拿着火柴晃了晃,把整张纸都烤了一遍,纸上缓缓浮现出一幅画。言焓把火柴梗拿起来,火已烧到尽头,快要舔到他的手指。

    “呼~”他轻轻一吹,火灭了。

    一丝青烟袅袅升起,甄暖闻到了火柴梗特有的木质香味,特有的,言焓的香味。

    她低下头,盯着手中的画看了好几秒,才说:“是一个五角星。”

    每个顶点画着一把钥匙,拉出一条线,汇集到中心,变成了一个小小的正五边形。五边形上同样画着一把钥匙。

    甄暖抬头望天花板:“那道门上好像没有锁孔吧?”

    言焓踩着人字梯上去检查:“门上有5条缝隙。”他拿手敲了敲,“很薄,这是门外边的一层防护罩。”

    言焓走下来,手电筒往周边的洞里晃了晃,说:“一个个看看吧。”

    甄暖收好白纸,走在后边,忍不住回头看了地上的郑教授蜡像一眼。她感觉不对,现实里,郑教授是被击中脑袋死的。

    他的脑袋……

    “甄暖。”言焓在叫她。

    “哦,来了。”

    ……

    他们推开门进入第一个黑洞口,才一进去,那门便强力地自动阖上。戴青试着来回推了几下,门里外都可以自由打开。但人要是不扶着,它便会自动关上。

    里边是一条深深的长走廊,黑漆漆的,空间狭窄。手电筒的电池不耐用,开始变暗。

    即使有6个人,周围也弥漫着一股阴森而不安的气息。

    甄暖关了手电筒节约电池,又拉一下言焓的衣角。黑暗里,她的眼珠乌溜溜的。言焓了然,不经意放慢脚步。渐渐,两人走在了最后。

    言焓看她,眼神问怎么了。

    她用手指做了一个拿枪的手势。意思是他们其中一人或许拿着枪,走在前边不好防备。

    他了然,点了点头。隔几秒,也关了手电筒。

    两人都没再说话或对视,跟着前边昏暗的光行走。刚才的手势对话……两人是什么时候在不知不觉中有了默契,现在才察觉。

    走到尽头,红色的墙壁上有一块白色的金属板,亮闪闪的,是四角星。中间一个钥匙孔。再无其他。

    言焓把1把铁钥匙和5把塑料钥匙拿出来。用从蜡像里发现的铁钥匙去试,根本插不进去。

    而剩下的5把塑料钥匙一模一样,随意挑一把入锁孔,轻轻一拧,听到一声咔擦响。正是配对的钥匙,但拧锁之后,四周没有任何动静。

    且手一松,钥匙便转回原位。

    众人折返,去到五角星的另外4个角,也就是另外4条走廊。都是同样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承载锁孔的金属板形状不一样,5块金属板,2个白色四角星,2个白色竖条,1个蓝黑色锦旗形状的竖条五边形。

    但钥匙和锁孔都是一样的。

    ……

    回到房间的中心点时,只剩5分钟了。

    申洪鹰指了指头顶的五边形门,说:“应该是这样。5把钥匙在5条走廊的尽头转动,带动上边这个五边形的5条边打开,露出藏在后边的门和锁孔。

    第6个人站在人字梯上拧动开门的钥匙,打开出口。这个密室就算破解了。”

    程放略显担忧:“这么说我们每个人都要分开。”

    戴青也有些谨慎:“对。刚才5条走廊深处的门我们都看到了。必须有人拧着,不然钥匙就会弹回去。只有5个人分别在5条走廊里拧动钥匙,头顶的这道门的屏障才会打开,第6个人才有机会开锁,破解这个密室。”

    甄暖想着那黑漆漆的走廊,脸渐渐发白。别说她,男人们看上去表情也都不轻松。

    众人安静了好一会儿。

    戴青声音紧张:“到底怎么办?”

    言焓弯一下唇:“除了分散行动,还能怎么办?”

    申洪鹰的保镖突然开口:“我要留在这里开锁。”

    “为什么?”

    “既然我无法跟着老板保护他,至少我要守在厅里看着,不让人进去我老板走的那条走廊。”他表情冰冷,坚决不肯让步的样子。

    戴青问甄暖:“你想去哪个走廊?星星还是长方形竖条?”

    “星星。”

    方位很快定了下来。

    除了保镖,剩下的5个人,申洪鹰去五角星的顶端(蓝黑色竖条五边形),按顺时针,甄暖在右端(白色星星),言焓右下(白色星星),程放左下(白色竖条),戴青左端(白色竖条)。

    众人各自出发,还剩4分钟。

    “因为门太厚,传不了声音。只能看手表约定了。

    走到尽头大约要40秒,算上各自不同速度的时差,就50秒。大家拧动钥匙后,保持20秒钟。然后在1分10秒时折返,大约1分50秒时到达厅里,我们离开。”

    ……

    进走廊前,言焓回头看了甄暖一眼,她握着已经不太亮的手电筒,背影安安静静的,缓缓推开门,进了黑色的走廊。

    他大步朝她走去,把她拉进走廊,关上门,声音极低:“不要怕,他们没人有枪。”

    甄暖一愣,仰头看他,手中却一凉。

    他把手术刀塞进她手中:“对你来说,这个比枪管用。”

    “你……”

    “我不需要。”

    “我的意思是……”她握着还带有他体温的手术刀,“如果我用这个杀你呢。”

    “……”他沉默了半刻,说,“记好了,谁要是想伤害你,你就卸了他的脑袋。”

    他转身,很快开门走了。

    世界陷入黑暗,只剩了不再光亮的手电筒,和黑漆漆无尽头的前路。狭窄,昏暗。

    甄暖不太害怕。

    言焓说其他人没有枪,那就一定没有。她猜到了,他一定是在房间里找到枪了,但他没拿。

    她握了握手术刀。

    他说的没错,有了手术刀,不管来谁,她都可以卸了他的脑袋。

    况且,此刻时间紧迫。没有人会过来伤害其他人。因为6个位置,6把钥匙,少了哪一个,密室都出不去。

    逃离失败可能会死。不会有人来害人的。

    这条路她一人走得很漫长。不久,走廊尽头出现了那颗微微闪着银光的白色四角星。

    她看一眼手表,走了45秒。

    她把塑料钥匙插.进白色四角星的锁孔里,听里边咔擦一声响。她拧着钥匙没有松手,看着手表计时。

    还有20秒才到折返时间。

    甄暖拧着钥匙,看着来时的路。灰白的手电,黑洞一样狭窄的走廊。她心里有些发毛,但她抿抿唇,撇开心头的不适。

    垂眸看手表,还有10秒。

    世界安静得没有一丝声响。她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

    手表还在走,3,2,1秒!

    她立刻松了钥匙,飞快朝出口跑去。

    她一路冲出走廊,拉开门跑到客厅,却猛地怔住,张大眼睛。

    天花板上的门开了,橘黄色的灯光从天空流下来。黑衣男人挂在高高的人字梯上,鲜血流满白色的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