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6人分两队走了一圈,却发现,郑教授的蜡像消失不见了。

    戴青惊诧:“你们没看到?”

    “没有,你们?”

    “也没有。”

    甄暖:“怎么会,我刚才在角落的房子里找东西时,还看见蜡像从窗户外的巷子里晃过去了呢。”

    申洪鹰的保镖道:“对,我也看见过。”

    申洪鹰:“照理说,那个蜡像应该围着正方形的巷子在转。”

    可那么大一个“人”,消失去了哪里?

    “蜡像用金属线吊着。”言焓抬高手电筒,看天花板,“跟着吊线的轨道找吧。”

    滑索轨道也是四方形,但在某一条边上突出了一个枝桠,一截分支的轨道消失在红砖墙壁里不见了。

    众人在那堵墙壁上寻,隐约发现了缝隙,是道门,但打不开。

    程放:“这四周一定有什么线索被我们忽略了。”

    甄暖回想了一遍,这个巷子除了小一点儿,和真实场景挺像的,塑胶小卖部,石头红砖墙,塑料枯树,路灯……

    “路灯!”甄暖突然道,“路灯是真的。”

    言焓同意:“红色密室从一开始就切断光源,也是提醒我们开灯。”

    甄暖看一眼他平静的样子,停了好几秒,才说:“怎么开灯?”

    “去看看。”

    最近的一盏路灯就在两三米开外。

    “开关应该在底座上。”言焓蹲下找了几秒,一摁。

    路灯亮了。

    而那扇门也缓缓打开,申洪鹰扒开厚重的红砖门,往里看,是一道往上的楼梯。白衣服的郑教授浮在黑暗里冲他微笑,缓缓转身,飘上去了。

    门后有一行字,请注意带齐物品,没有回头路。

    保镖扶着门,不让它关上。申洪鹰问众人:“再想想,有没有遗漏的。别上去了,线索不够,又下不来了。”

    程放和戴青看四周,看灯光会不会像之前的蜡烛一样,在墙壁上投映出什么。但树枝的影子很不规则。

    场景里的路灯比实际的要矮。甄暖抬头,渐渐眯起眼:“路灯的灯罩里边好像有东西。”

    路灯光有些朦胧,但非常均匀。

    戴青:“没有吧,应该是磨砂玻璃。”

    甄暖:“感觉不对,磨砂玻璃不是这个材质的,灯光会更软一些。”

    话音未落,言焓直接起跳,高高跃起,长手一够,把灯罩给掀了下来。

    光影在甄暖面前晃了一下。

    灯罩取下来,里边蒙着一层纸,果然不是磨砂玻璃。它甚至不是玻璃,是一层塑胶。白纸上什么也没有。

    倒是塑胶上有一些隐约的像邮票边缘的齿锯刻痕,是钥匙的形状。

    灯罩有5个面,刚好5把钥匙。言焓沿着齿锯把5把塑胶钥匙拆下来,纸也留下。一行人这才沿着楼梯走上去。

    甄暖拿着那张纸,闻了闻。

    程放爬着楼梯,有些奇怪:“不是说1把钥匙吗?怎么有5把?”

    走了约半分钟,上行楼梯到最后,要爬上一个一米多高的台阶去地面。

    其他几人都轻松上去,甄暖落在后边,台阶对她来说太高了。她试了几下都爬不上去。

    言焓站在上边低头看她,蹲下来朝她伸手,没说话。

    她看他一秒,终究还是把手交到他手中。他握住她的手腕,轻轻一拉,把她提了上去。

    还剩12分钟。

    巷子场景没有了,他们来到一个奇怪的地方。

    没有灯,拿手电一照,房间里仍然是红砖砌成,没有任何东西,除了飘来飘去的郑教授和一把固定在房间中央的白色人字梯。

    诡异的是,这个房间是圆形的。墙壁上有5道黑色的门,每道打开都是幽深的洞口。深不见底。

    言焓已有预感,5把钥匙,5个洞口。

    “小丑说了,郑教授蜡像的胸口有一把钥匙。”他拿手电指一下人字梯,“这里摆着一个梯子,我猜,出口的钥匙孔应该在……”手电筒笔直举向天花板:“天上。”

    甄暖顺着光束看,头顶果然有一个正五边形的门。

    戴青:“刚才的5把钥匙都不是?”

    “嗯。我们现在先要找第6把,就是出口的钥匙。”

    申洪鹰:“真正的钥匙在蜡像身上,怎么让他停下来,直接抱住?”

    刚好蜡像从甄暖身边飘过,她伸手去拉,瞬间一股电流袭来。“啊!”她猛地缩回手,却落进言焓手里,他捏着她的手看,皱了眉:“没事吧?”

    “队长,有电。”她急急说完,突然意识到什么,唰地抽回手。

    他没再说话了。

    “怎么把蜡像取下来?”程放问,“难怪小丑说要找到枪。”

    言焓一言不发走向蜡像,甄暖突然意识到他要干什么了:“队长,你不要!”

    可言焓直接抓住蜡像的手臂,夺下他手中的手术刀。电流滋滋作响,言焓握着蜡像的手被电击打得持续不断地发颤。

    甄暖等人目瞪口呆。

    但他迅速地把手术刀刺进了蜡像的胸口,金属刀刃接触上去,电流噼里啪啦仿佛打出了电花。

    言焓的身体狠狠颤抖了一下。

    “队长!”

    他抓着刀用力一划。

    整个蜡像突然断了线,坠落在地。电流也消失了。众人立刻迎上去。

    甄暖跑到他面前,一瞬不眨地盯他。

    他脸色惨白,额冒虚汗,嘴唇煞白,整条手臂在抽筋。手术刀乒乓掉在地上。有人捡起刀去挖蜡像了。

    他们俩就那样站着。

    她死死看着他,他也静静看着她。

    直到戴青呼道:“钥匙找到了。”

    ……

    甄暖手里的纸在不知不觉中捏皱了。

    她回头,陡然看见戴青满手是血,愣了一下。再一看,几个挖了蜡像胸口,在里边掏钥匙的男人都是满手鲜血。

    郑教授的蜡像仍然躺在原地,僵硬地微笑着,他的胸口鲜血淋漓。

    程放皱着眉,有些沉闷,说:“蜡像的身体内部有血袋,一碰就破了。”

    申洪鹰也浓眉紧蹙,沾上一手的血,像是凶兆。

    没有纸巾,几个男人闷声不吭拿蜡像的白大褂擦手,一会儿工夫,白大褂上血迹斑驳。

    甄暖说:“6把钥匙找到了,要有路线图吧。”她把手里的纸展开,“我刚才在纸上闻到了糖水的味道。”

    “糖水?”戴青问。

    甄暖:“加热可以显现字迹。在小卖部里找到的火柴有用处了。”

    言焓把手电筒装进兜里,掏出火柴,擦亮一根。

    他抬眸,递到甄暖跟前,温暖的火光照亮了他的眉眼。红彤彤的颜色在他乌黑的眼眸里跳动。

    甄暖看一眼,低下眼帘,把白纸映在火柴上去。

    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