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甄暖。甄暖心里好甜,却乖乖道:“先给阿姨吧。”

    言焓看她,笑了笑,将苹果递给夏妈妈。

    夏爸爸和言焓谈起工作,说到郑容的杀手令,问王子轩受到什么处置,言焓说:“在审理阶段,应该会进少管所。”

    “我看了新闻,也看了郑先生的视频。不知为什么,一直想着你,想和你说点儿话。”

    言焓削苹果的手顿了一下,抬起眼眸:“我?”

    夏妈妈轻声问:“你还在找那个人?”

    “嗯。”

    “过了这么多年,证据都没了,如果找到,你会怎么办?”

    言焓不吭声,银白色的刀刃在苹果上沙沙游走。

    “焓儿,如果你想报仇,妈妈宁愿,就当我们家阿时是失足掉进下水道,被冲到海里去了吧。”

    “夏妈妈……”言焓抬头,眼睛里闪过一丝蚀骨的痛。

    夏妈妈只是微笑着摇摇头。

    夏爸爸道:“郑先生的行为,我无法评判对错。他说的话我也无法反驳。可是焓儿,不要让黑暗继续。

    一次罪行,它最大的罪恶不是剥夺和掠取受害者的生命,而是它对留下来的人的精神伤害和心灵吞噬。

    不要让你的心被它污染,不要被它同化。如果是那样,爸爸会觉得更加悲哀。”

    甄暖内心巨震,瞬间被一种又软又暖的情绪包围:温柔。

    这个家,和家里的人,好温柔。

    “我知道。您放心。”言焓低下头削苹果,侧脸安静而沉默。

    夏爸爸点到为止,夏妈妈则唠起家常,说要给言焓煮他最喜欢的八宝粥。

    夫妇俩去厨房忙活了。

    言焓把削好的苹果递给甄暖。

    甄暖接过来,小声:“队长,你别难过。”

    他稍稍一愣,笑了:“我不难过。”

    “诶?……为什么我觉得你难过呢?”

    他但笑不语,抬手摸摸她的脸。

    她缩一下,但没躲开,渐渐红了脸,却拿熨烫的脸颊来回轻蹭他的手心,软软地哄道:“队长,以后我陪着你,你就不要难过哪。”

    他轻轻笑开,低头抵住她的额头:“好。听你的。”

    ……

    此刻,厨房。

    夏妈妈轻轻对夏爸爸说:

    “也不知怎么的,看见那个孩子就想起阿时了。……她的眼睛,多像我们家阿时啊。”

    “我现在更担心焓儿。”爸爸叹气,“他好像有所隐瞒。他越来越平静了,我担心,他会做不该做的事啊。”

    ……

    言焓带甄暖上楼。

    夏时的房间和多年前一模一样。

    甄暖在小桌上看到了一个老相册。

    封面是两个穿着开裆裤,挤坐在一起的小豆丁。女宝宝冲着镜头憨憨地笑,男宝宝啊呜一口咬在她软嘟嘟的脸上。

    下边一行小字,夏时百日,言焓周岁。

    甄暖偷偷看言焓宝宝开档裤里的一团肉肉,小小一坨,好可爱昂~~

    翻开相册,里边全是言焓和夏时。

    小时候,两人光着身子赤条条地在海边跑;

    两人挤成一团在凉席上午睡,夏时小小地缩着,言焓很不规矩,手搭在她脖子上,脚撂在她屁股上,踢开她的短裙子,露出kitty猫咪内裤。

    长大一点儿,他牵着她,一人一根冰棍,赤着脚从青石巷走来。

    言焓眼睛黑黑的,略带敌意地斜眼瞪着镜头。夏时的小手被小火哥哥攥着,她没注意照相机,一心一意啜着冰棍,水滴滴答答淌在手上,碎花小裙子上。

    再大一点儿,他背着两个书包,拉着她在风里飞奔。小小少年的白衬衫,小小少女的花裙子在绿意弥漫的青石巷子里拉出青春飞扬的花儿。

    又大一点儿,他们不牵手了,出去游玩照相,夏时害羞地抿唇笑,言焓则一副拽拽的样子,离她十万八千里。

    但他们会一人一个耳机,互不说话地听着歌儿去上学;

    甄暖还意外看到言焓的独照,是他的乐队。贝斯手,吉他手,键盘手,架子鼓手都在,男孩子们抱着心爱的乐器,飞扬跋扈。

    那时的言焓看上去自由,肆意,野性,不羁。和现在的他,大不相同。

    甄暖最喜欢的一张是他们上高中的时候,仍在青石巷。言焓跑在前边,漂亮白皙的脸几乎要撞到镜头上,碎发在飞,露出饱满光洁的半边额头。

    风鼓起他的白衬衫,露出清秀的锁骨,他唇角扬起大大的笑容,有点儿坏,有点儿开心。

    他肩后的青石巷里,夏时在追,裙角和长发在风里飞扬。

    甄暖感慨又羡慕,有一丢丢地嫉妒夏时,更多的却是心疼。

    如此纯粹珍贵的另一半,就这么失去,是不可承受之痛吧。

    她扭头看言焓,刚才他不想看照片,躺在夏时的床上睡了,仿佛陷入前所未有的平静与安宁。

    甄暖阖上相册,轻轻爬上小床,搂住他的腰,闭上眼睛。

    青石巷的夜是静谧的,偶尔风吹树叶沙沙,虫子和小鸟悉悉簌簌。月光朦胧,白纱帘在蓝木窗上漂浮,像牛奶般的梦境。

    言焓在深深浅浅的梦里,感到一个柔软的身体盈在他怀里,他的梦回到台风“天使”降临的那一天。

    ……

    是暑假,深城的暑假。

    两家的父母结伴去南冲游玩,言焓和夏时春游时去过,言焓不肯去,要和乐队的朋友排练;他不去,夏时也不去。

    昏暗空旷的酒吧,男孩子们在台子上低低弹唱,夏时独自坐在角落里静静地仰望。

    他专注地摆弄着他的贝斯,偶尔想起什么,跳下来问她一个人会不会无聊。

    她抿着唇笑:“不无聊啊,怎么看都好看呢。”

    他一愣,脸微红:“啧啧,你真是越来越不知羞了。”

    “我说真的呀。”她一脸纯净,又费解,“咦?小火哥哥,你脸怎么红了?”

    “笨蛋,这是灯光!”

    “可灯光是蓝色的呀,我看看。”

    “有什么好看的?”他揪着她的脖子,拎猫咪般把她扭过去,“去去去,一边去。在这儿净会打扰我。”

    “我什么也没干!”

    “……”他语塞。

    ……

    那天会刮台风,名叫“天使”,言焓知道。可乐队还是去排练,年轻人眼里哪有台风。

    暴风雨太大,他让夏时留在家里休息,自己一个人去酒吧,两个小时后回来。乐队练习的时间有些长,渐渐,风雨声盖过了架子鼓。大家商量后,决定窝在酒吧玩乐,躲过“天使”。

    言焓给夏时家打电话,想告诉她要推迟回家。电话没人接,而她不用手机。

    朋友们说,一定是风声太大,她没听到。

    言焓想也没想,贝斯都不收了,拔脚就往外走:“我出门没带伞,她以为我两个小时后就回去,一定拿着伞去公车站接我了。”

    “已经超时半小时,公车都停运了,你就算跑回去还要二三十分钟,她等不到就会回去的。”

    “她不会。”

    大家不信言焓,他们见过夏时,文静又柔弱,个性很软。一看就是娇生惯养被保护过度的,哪里挨得住台风,说不定都没有出门。

    言焓执意要走,拦都拦不住。

    “言焓你疯了?台风这么大,多危险?”打碟的女生不服气,“她或许就在家里,没听到而已。就算在外边又怎样?公车站好歹有亭子,还怕风把她吹走了不成?”

    “我就是怕风把她吹走了。”言焓低低地说,头也不回地跑了。

    ……

    “天使”刮得昏天暗地,整座城都泡在白蒙蒙的水幕里。

    世界地动山摇,雨伞、帽子、塑料瓶满天飞,大树连根拔起,楼房都在颤抖。街上空荡荡的,到处都是路灯杆和树枝。

    言焓举步维艰,好几次被风吹得连连后退,摔进水坑。他愈发担心夏时,那个傻丫头等不到他,回家没有?

    言焓用了近四十分钟才跑到巷子口的公交站,没人。

    他心里狂喜,冒着越来越大的风雨穿过一条条巷子跑去她家,可门窗紧锁,喊门也没人应。

    顺着花架爬去二楼,蓝色木窗已被台风破坏,支离破碎地摇晃。夏时房间里的东西吹得稀巴烂,像浸在朦胧水雾里的废墟。

    他跳进去,楼上楼下找了个遍,没有她。

    他的心顿时失重,如要摔碎。

    他再度冲进风雨,跑了没几步,屋里电话响,回去接,是键盘手,说夏时找到酒吧去了。

    言焓说:“你让她在等我,我马上来!”

    键盘手很沮丧:“她听说你回家,就走了。我忘了拦她,这才想起她家里的电话。”

    “你他妈的没脑子啊!”

    言焓撂下电话,再次跟台风搏斗了半小时,走回到酒吧,可一路狼藉,没有夏时。

    他精疲力尽,又冷又累又绝望,没了一丝力气。

    言焓拿手对朋友指了指,一句话没说,转身又消失在台风里。

    他一路喊夏时的名字,几近咆哮,风声越大,他吼声越大。

    咬着牙拼尽全力,再次回到夏时家,他累得像跑了几百个马拉松。

    他瘫坐在蓝色的台阶上,狼狈得像只落水狗。院子里的花草树木和秋千全和着台风呼啸,夏时或许被电线杆打倒,或许被风卷进水坑,或许被坏人碰到……

    他恐慌,懊恼,害怕,自责,痛苦得放声大哭。“阿时!!!”

    “小火哥哥?”铺天盖地的风雨里一丝虚弱又细小的声音。

    言焓猛地抬头,夏时站在木栅栏边懵懵地看着他。她全身湿透,伞被台风扒得只剩骨架,手臂和小腿伤痕累累,被树枝和铁丝划伤。

    她累得双腿打颤,冷得脸色惨白,像鬼一样,呆呆看着他。

    他一瞬间失而复得般狂喜,起身朝她冲去。

    “小火哥哥……”她踉踉跄跄迎上去;

    台风扬起她的裙子,把她卷进他怀里。

    他猛地将她收进胸口,低头狠狠咬住她的嘴唇。她浑身无力,再也站不稳,菟丝子般依附在他身上。

    他全身抽筋,却死死箍住她的腰肢,握住她的脑勺,疯狂地吻她。

    伞骨掉在地上,被两人凌乱的脚步踩得稀巴烂。

    狂风肆掠,大雨倾盆。

    他搂着她进了屋,上了楼,把她压在早已沾满雨水的湿漉漉的床板上。

    夏时仿佛泡在浸水的海绵里,冰寒让她意识不清,却被他吻得心口发热,只知道搂着他外冷内热的身体取暖,喃喃地唤“小火哥哥”。

    窗户破了,纱帘翻飞,冰风冷雨泻进来,一股脑儿拍打在两人身上,少年和少女拥在一起瑟瑟发抖。床板晃动着,声音被天地间的风雨喧嚣掩盖。

    “呜……小火哥哥,我们去楼下烤火好不好……”

    “你不喜欢这里?”他啄着她的嘴唇,缠着她的舌头,她呼吸不稳,口齿不清,“床……湿了,好冷。”

    “我想在你的床上。”他嗓音性感,说得她耳朵通红。

    “那你别拉我的衣服呀,真的好冷呢。”

    “乖,把湿衣服脱掉抱着我,就没那么冷了。”他诱哄。

    “雨水都打在身上了,呜。”

    “我给你挡着。”他抬手拦住她的眼睛。

    “可你会冷。”

    “我现在很热。”

    “呜呜……你的手,别摸……呜……好冷……”

    “摸一会儿就热了。”

    “呀……不要往那里摸……不要进去……昂!!!……呜,好冷……呜,好热……”

    水雾朦胧而粘稠,像沉入了北冰洋。风雨夹着银丝茉莉花瓣拍打在他们交缠的肌肤上。

    他们瑟瑟发抖,冰火两重天,刺激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夏时望着天,看见密集的水珠带着寒气扑向自己的脸。她几乎窒息,背枕冰床,以他为被。她吸进冰冷的风,呼出的却是灼热的火。冰与火的碰撞叫她晕眩。

    风雨呼啸,电闪雷鸣,

    “阿时……”他双眼发红,嗓音沙哑。

    “唔?”她眼眸湿润,懵懂迷茫。

    他的手来回抚摸她的腿根:“再张开一点。”

    她有些胆怯,却又安静,似乎迎接她的宿命:“你要做什么?”

    “做你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