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人,搞乐队还有点儿坏的男生,是最讨人喜欢的。

    “大家都喜欢言小火,却不知道就数他最蔫儿坏,什么坏点子都他想的,一出事跑得比兔子还快,屎盆子全是哥儿几个接。”

    言焓好笑:“出事了不跑,跟你一样留在原地思考人生?”

    大伙儿哈哈笑。

    甄暖也笑,此刻在同学堆里的他比平时愈发散漫,还带点儿痞痞的玩世不恭。

    言焓出着手里的牌:“家里老子管得严,打怕了。”

    甄暖心里一堆的好奇已忍不住:“你爸爸以前还打你呢?”

    “打,往死里打。”言焓唇角微扬,“不能跑,得跪着。打几回怕了,遇着事一看苗头不对第一个跑,事后死不承认,就不会挨揍。”

    甄暖忍不住轻轻笑出来。

    言焓不经意分了心事想起旧事。

    那时,不承认就不会挨揍。

    学乖后,他整个高中都没挨打,除了一件他不可能不承认的事。

    虽然他预感到那件放在家训里都是大错的事会让他遭受比之前所有挨打之和都要惨痛的处罚,但他不可能不承认。

    ……

    是夏天,刮了台风。

    炎热,沉闷,凉快,铺天盖地的风雨,全世界的树都在唰唰摇晃。

    他的小姑娘夏时瑟缩在他怀里,脸上,身上,从头到脚都是白里透红的粉色。

    她小手揪着他的肩膀,轻轻地发颤,表情有些惊慌害怕,却又有些甜蜜欢喜,更多的是红霏霏的羞涩。

    他认认真真地交待:“这件事千万不许和任何人说,如果我爸知道了,会把我揍瘪。就跟哪吒打龙王三太子一样。”

    “为什么你是龙三太子,你爸爸却是哪吒呢?”

    “……。……阿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会被揍瘪。”

    “哦。”她忧心忡忡。

    他看她担心,满意了,说:“千万不准和别人讲。这次就算我扯着嗓子嚎,爷爷奶奶也不会来救我。听见没?”

    她从小就见他被他爸胖揍,心疼地拧眉毛:“为什么要打你呀?你又没做错事。”

    “我们家不许不结婚就……就做我们刚才做的事。”

    她咚咚地点头:“哦,我一定不会说的。”

    他想了想,脸微红,俯身吻她,还恶劣地吓唬:“要是说出去,你就三天别想下床。”

    她脸一白,急慌慌的:“真的不会说的呀。”

    可夏妈妈从夏时奇怪而别扭的走路姿势里看出异样,虽然夏时死不承认,但夏妈妈还是问了言妈妈。

    结果……言焓被打得三天下不来床。

    很奇怪,以往每次被打,藤条还没落下来,他就鬼哭狼嚎,撕心裂肺地叫,把爷爷奶奶叔叔伯伯哥哥弟弟全吸引过来劝架;

    但那一次,他笔直地跪着,一声没吭。

    后来再见阿时,她立在院墙边,眼睛又红又肿,不知哭过多少次。一见他又眼泪汪汪起来:“小火哥哥,我真的没有说。”

    “我知道。”他无所谓地揉揉她的头,“没不信你,别哭了。”

    她愈发伤心地抹眼泪,水做的似的:“呜……言爸爸是不是打你了?”

    “打了一小下下,我一嚎,奶奶就救下我了。”他手臂潇洒地一抬,搭上她的肩膀,搂着她走进学校,还低头抓抓她脸上的眼泪,“真的,一点事儿都没有。”

    他满不在乎地说着。

    背后和抽了筋一样疼。

    ……

    一两个小时快到吃饭时间,言焓提出离开。众人一阵挽留,他礼数周全情意俱在地化解,说不出是精明还是睿智。

    甄暖这才意识到,他说的“明天报到”是逗她着急的。

    朋友们要开车送他俩回酒店,走下停车场,言焓忽然问:“那个时候难过吗?”

    “诶?哪个时候?”

    “说你是同事的时候。”

    甄暖一哽,想否认又知瞒不过他。

    他轻轻勾住她的手,抠抠她的手心:“其实很想介绍说是女朋友。但因为工作上下级的关系,总觉得对你不好。

    希望他们说,嗯,看不出来,她居然是很厉害的法医。

    而不希望他们说,哦,这漂亮的姑娘是刑侦队长的女朋友,难怪。”

    甄暖垂着头,没吭声。

    他低头看她:“生气了?”

    她羞羞地抿着唇,终于抿不住,咧开了笑:“没有,心里在咕噜咕噜地冒泡泡呢。”

    ……

    到酒店,与朋友挥手告别后,甄暖如释重负地长舒一口气。

    见言焓盯着自己,她猛然意识到这一口气松得太明显,太解脱。她尴尬地嘿嘿两声,

    他却歉然:“抱歉,你不适应,却带你喧闹了一回。”

    “没有啊,大家挺热情的。”

    他恢复了平和,脸上是过度喧嚣后的冷静和淡然。

    “你好像没有从聚会里得到太多的欢乐?”

    “嗯……”他斟酌一下,“不全如此。欢乐是有的,只不过欢乐后,疲惫感也很明显。”

    “感觉……你和你的朋友不太一样了。”

    “哦?”他对这句话来了些兴趣。

    “不知道,说不出来。”她又抿唇微笑,“总之,感觉就是比他们好。”

    “不是。”他笑,“大家都有各自的选择和活法,没有优劣。”

    “我知道。”她说,心里却执拗地袒护他,反正就是比他们好,比很多人好。

    一群奔三的人里,众生相中,那些年少的同伴挚友,有些年纪轻轻就开始因过度饮酒而发福,有的装扮奢华贵气却流于表面,有些风光却媚俗,有些眼里带了势力和攀附,有些刻着生活的艰辛和不得已的算计。

    唯独他,言笑晏晏间,褪去游刃有余从容不迫的人情世故,仍不沾染半点市侩气息,仍然正直坦荡。

    队长就是比他们好。

    ……

    穿过金碧辉煌的大厅,走进奢华的电梯,厢门阖上,只剩他们两人。

    他安安静静的,什么也没说,忽然牵起了她的手。这次她没有挣,自己跟自己开心了一阵,扭头看他。

    他的脸很平静,她却忽然间感觉他是落寞的。她不明白。

    “队长……”

    “嗯。”

    “刚才,你觉得孤单吗?”

    “……”

    “为什么这么问?”

    “刚才我坐在那么多人中间,却觉得孤单。”她清润的眼眸望着他,“你呢?队长,你觉得孤单吗?”

    “……”

    言焓笑了笑,未答。

    他不觉得孤单,只是有些寂寞。

    他回到这座熟悉的城,回到陪着他和夏时一起成长的熟悉的人身边。可是……

    整座城市忘了她,整个世界忘了她,只有他记得。

    ……

    他把她拉近一些,轻轻搂住她的腰。

    她微微颤抖一下,有些懵,却乖乖地把脸颊贴在他的胸口。

    一切静悄悄又小心翼翼。

    他低头,下颌挨住她毛茸茸的鬓角,蹭了蹭。

    她紧张得头皮发麻,揪紧他的风衣,心暖和得要化掉。队长,刚才我坐在那么多人中间,觉得孤单。可是……

    我觉得孤单的时候,偷偷看你,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