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不是我。郑苗苗不是我杀的,是罗韩。也是他开车把尸体扔掉。之前所有的女孩子都是他找来的,我是受他引诱,他才是主导。”

    审讯室里的王子轩一脸冷静和不屑,再也没了在郑家屋顶逃命时的狼狈,“不信你们问章翔。”

    程副队坐在他对面,为前几天发生的事感到不值。即使是他,也觉得王子轩的表现太过冷酷,他眼中对一切事物包括人命的轻蔑太让人寒心。

    郑教授死去而王子轩平安无事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民众开始一边倒地同情郑教授痛斥王子轩。

    但这个孩子似乎不受影响,还有闲情恐吓章翔。

    章翔再次接受审讯时,一口咬定罗韩是主导,王子轩都听罗韩的。

    程副队问:“我们调查过,郑苗苗是你女朋友聂婷婷的同学,是你让她和苗苗搭讪的。”

    “你让她过来和我说。”

    在一旁监护的王子轩母亲皱眉道:“郑苗苗那丫头肯定是喜欢我儿子,她或许自愿也说不定,我儿子不能算强.奸。”

    “就是。”王子轩哼笑一声。

    程副队握了握拳头。当刑警那么多年,什么人没见过,现在他居然要不断控制自己才能遏制住怒火。

    “14岁未满就算强.奸!况且王太太,四五十个女孩全是自愿吗?”

    王太太尖锐道:“她们不都没报警吗,要是不愿意,为什么不报警?”

    “你儿子拿着视频威胁,她们敢吗?”程副队冷冷道,“因为郑家的事,现在已经有一大半女孩在父母陪同下来报警了,很多都不到14岁。”

    “你让那些女的出来对质!”

    “对质?”程副队气极反笑,“让你去她们家门口破口大骂,让全世界都知道?”

    王太太一噎。

    王先生则心平气和,讲理的样子:“这些是罗韩教唆我儿子的。警察会查清的。”

    程副队看向王子轩,“郑苗苗也是罗韩杀死的?”

    “对。”

    “怎么杀的?”

    “他掐她脖子,就掐死了。”

    “为什么掐她?”

    “给她灌的药太多,她一点儿反应没有,像死鱼一样没趣,罗韩生气,就掐她。”

    “很不幸,我们在死者的脖子上,发现了你完整的双手指纹,虽然尸体胀大,指纹扩散。但包了保鲜膜,指纹保存良好。”

    王子轩闻所未闻:“指纹还能留在皮肤上?”

    “是。”

    他将信将疑,隐隐预感到要坏事了,强自镇定:“不是我。你们伪造的。”

    王太太又要反驳,被程副队抬手拦住,他看向一旁的律师:“你应该听得懂人话,就由请你来给这家人解释吧。”

    ……

    王子轩和父母走出审讯室,聆讯室的刑警和工作人员也正好出来,大家都懒得理会。

    唯独谭哥瞥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王子轩想起律师说要揪警方的错处,咧嘴笑:“对了,我手上还有罗韩送我的备份录像带呢,想看郑苗苗的吗?她身材超嫩的哦。”

    谭哥怒不可遏,冲上去要揍人。拳头还没扬起,就被言焓扼住手腕。

    言焓淡淡道:“18号那天就把他家的录像带全搜回来了,很好的证据。都是原版,罗韩家的才是复制。”

    王子轩脸上的挑衅瞬间消失,阴森森盯着言焓。

    可言焓至始至终都没看他,仿佛他是一团空气。

    这时,

    “你是法医对不对?什么掐痕和指纹,你伪造证据陷害我儿子!”王太太突然扑向人群里正在发呆的甄暖,揪住她的衣领疯狂摇晃,“那丫头的爸爸是你的老师,你帮他骗人!我要申诉!你诬陷我儿子!”

    “是那些女孩自愿的,她们勾引我儿子!”她破口大骂,扬起巴掌朝甄暖扇去。

    甄暖被猛烈摇晃得头晕目眩,哪里反应得过来,眼看一巴掌要落下,言焓握住甄暖的肩膀迅速把她扯开。

    王太太的手打在栏杆上,痛得鬼哭。

    甄暖猛地撞进言焓怀里,发丝飞得到处都是。

    王子轩盯着她幽幽看了几秒,一抬眼撞见言焓冰冷的眼神,他邪肆地勾起嘴角,走了。

    王先生也觉不妥,拉着老婆离开。

    才走不远,另一间审讯室的章翔出来,见了王子轩,吓得脸色惨白,忙哆嗦:“我什么也没说。”

    王子轩冷冷一笑,做了个口型:“老子一定扒了你的皮。”

    ……

    郑教授死后,誉城民众自发举行悼念活动,网上有祭奠,更多的人去殡仪馆送花,去郑家小楼的院子里送花。据说,小楼下鲜花盛开,如阳春三月。

    由于郑教授系在意图杀人过程中被警方击毙,他不仅无法拥有官方的追悼会,也不能享有抚恤金。但这一切于已死的郑教授来说,早已没意义。

    郑容远在美国的老母亲赶回来给儿子全家办了个简单的追悼会,包括没有办葬礼的郑夫人和苗苗。

    甄暖早早去了,祭拜时,看见鲜花上齐齐三个相框:郑教授端庄亲和,苗阿姨雅致有礼,郑苗苗笑容晏晏。

    她再次泪涌。

    走去一旁的人事台,看见言焓给管人情的一个足足有书那么厚的信封,信封上也没像别人那样写名字。

    她愣了愣,想想,也从包里拿出个没写名字的信封,装了钱递过去。

    来的人很多,除了郑教授生前认识的人,全是素不相识的市民。

    甄暖走出追悼厅,到一旁的走廊上透气。林画眉老师也走上来,凝望着青色的山林,沉默不语。她是c-lab里和郑容教授共事时间最长的人,是c-lab两大“元老”。

    甄暖轻轻道:“现在对郑教授来说,是好结果吧。他们一家人或许在天上过得很好。”

    林画眉:“这不过是给活人的安慰罢了。哪里有来世,哪里又有天堂?倒是有地狱的,就在人间。期待死后过得好,不过是虚妄。”

    甄暖一愣。

    “不过,郑教授好歹不用继续活在地狱里,也再没有煎熬和痛苦。”她说完,进去悼念了。

    甄暖满心沉闷,站了一会儿,见言焓独自立在不远处的拐角上抽烟。

    拐角上风很大,偶尔有雪花飘进来,吹着他的衣角翻飞,竖起的衣领紧贴在消瘦的脸上。

    这段时间,他清瘦了很多。

    感觉有人靠近,他瞬间敏锐而警觉,目光扫过来。见是她,他掐灭了烟,走到几步开外的垃圾桶边,扔进去。

    甄暖这才发觉好几次打扰他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