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所有亲戚都排查了,不在。”

    言焓预料之中:“王子轩性格乖张,英雄情结重,猜疑心也重,更相信自己。”

    “查过机场火车站,问过客运站码头的工作人员,也找过王家名下的地产设施,王子轩的学校,甚至连他和初恋相遇的地点,他童年喜欢藏身的地方全找过了。”谭哥停了一下,说,“还有,徐思淼看视频看到吐,还原了另一个场地,是他们最开始施暴的地方,也没有。”

    程副队用力抠了抠脑勺:“这三四十个小时,全刑警队的人都一边找一边添加可能性,可真想不出那混小子躲哪儿去了。”

    ……

    一直到晚上10点,所有人都筋疲力尽,束手无策。

    大家从前天晚上熬到现在。

    好几个队的痕迹专家,犯罪心理专家,侧写员,心理分析师都来了。

    他们分析王子轩的心理,查看他的生活痕迹,揣摩他的心思,把所有可能的想法都想到。一个个的找,可每个地点都是扑空。

    夜深了,所有人的心都越来越紧,最后两个小时可以熬过去吗?

    他们都在期盼,对手郑教授不要找到王子轩。

    而王子轩究竟在哪里?真的找不到了吗?

    警察围成一团探讨。

    言焓独自在一旁抽了根烟,他回到车上,把案子所有的资料拿出来翻一遍。

    他很快翻到他曾经扫过一眼的照片:

    火灾房间的柜子里,一个烧烂了的女孩挎包,里面一个棉布钱包,一个发卡,一支笔,一个本子,和一张半截的郑苗苗的学生卡,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侧写,心理分析,画像,带入,揣摩,主观的都没用;最准确的,是客观的证据。

    王子轩那小子果然聪明。

    他的藏身地,谁能想到?

    言焓敛起眼瞳,泓水般深沉的双眼里闪过一丝狠厉,看看手表,夜间10点25。

    他拿起电话:“程副队,通知特警队。”

    ……

    ……

    深夜,医院走廊安安静静的。

    沈弋收起电话,皱了眉,王子轩跟丢了。除了他的人,还有人在跟踪王子轩,对方似乎也跟丢了。

    他推开病房的门,甄暖手里捧着一个胖嘟嘟的剥了皮的橘子,表情呆呆憨憨的,目不转睛盯着电视机。

    新闻里仍实时播报着当下最引人关注的事件。

    誉城公安大院外,驻扎的记者对着电视机镜头做报道:

    “我们已经在这里守了近48小时,由于警方谢绝任何采访,我们并不知道现在的具体情况。但这期间不断有警察和专家出入,据我们推测,警方认为王子轩就在誉城市内,他们出动了大量警力在誉城范围内寻找,但照目前形势来看,还没有结果。

    现在正好是10点30分,也就是说离12月5号结束只有1个半小时了。主持人。”

    屏幕左侧的现场主持人用一贯端庄有序的语调说:“这么说,王子轩到目前为止藏得很好很安全,是吗?”

    右侧的现场记者冻得脸色苍白,头发被风吹得乱七八糟:“是的。但警方有另几个分队在找‘杀手令’的发起人郑容,同样也是杳无音讯。郑容是否已经得知王子轩下落,是否已得手,是否正在寻找,是否能先于警方找到,这些都不得而知。主持人。”

    主持人说辛苦了。

    镜头切换到演播室,主持人问专家的看法,大家各抒己见。

    “警方如果要找一个人,他们可用的方式方法和资源途径是一般人想象不到的。但这次情况比较棘手,因为时间太紧急。所以很难判断最后的结果是如何。”

    专家表示:“郑容这种行为无疑是错误而且偏激的。惩罚罪恶不能靠个体的报仇,不然社会就乱套了。一切都可以好好说,走正规的渠道来申诉。”

    于是,主持人播放了一段路人采访,是一个抱着小女儿的年轻妈妈:“要是我啊,得分情况。能走正规渠道解决,谁愿意当逃犯在外边流浪啊。不是逼到那份上,一个好人哪愿意当杀人犯?不是走法也解决不了吗?”

    专家们笑了笑,很快又回到警方身上:“现在警察很为难,要是保住王子轩,郑容自杀,这笔账会算到警方头上。反过来,如果王子轩死了,警方的境遇可就更难了。刑警队里肯定是有人要出来接受处分的。”

    甄暖愣愣盯着,眼睛却像是看着更远的地方。

    沈弋坐到她身边,把刚才他出去时剥的橘子从她手里拿过来,掰成小瓣儿,说:“现在都不肯吃我的东西了?”

    甄暖掀开被子下床:“不是,我要去一个地方。现在!”

    她想到了!她知道王子轩藏哪儿了!

    ……

    ……

    时近深冬,夜里的温度低到零下。街道上行人寥寥无几,在寒风中裹着衣服匆匆走过。

    便利店边有个流浪的乞丐,腿脚不好,佝偻着身体,慢慢挪动。

    店里灯火通明,两个服务员捧着热茶在聊天:

    “诶,你看新闻了没?听说警察在dna数据库找到了郑苗苗的双胞胎姐妹呢!”

    “啊?苗苗不是独生女吗?”

    “警方没细说,或许是以前走丢了一个?唉,希望郑教授能够回心转意,虽然王子轩那种人该死,可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啊。再说,现在还有一个女儿,这世上也有牵挂不是吗?”

    “我倒希望郑教授杀了那畜生,别让他以后继续害人。”

    “你这么说可不对。你想让王子轩死,就得赔进郑教授去?”

    店外的乞丐停了一秒,复而前行,慢慢朝街角的电话亭走去。

    ……

    乞丐拉上了电话亭的门,风关在外边,他觉得温暖了一点儿。

    110,这个电话是不用付费的。

    他伸出干裂灰白的手,去够电话听筒,可突然“叮铃铃”一声,公用电话亭响了。

    他愣了一下,接起来拿到耳边。

    “郑先生,上次我告诉您害死您女儿的凶手,您还满意吗?”

    “……”

    “今天又给您送礼物来了。您知道您的另一位女儿是谁吗?”

    “……”

    “对了,您应该知道,您的宝贝女儿郑苗苗之所以被王子轩看上,是因为她的同学聂婷婷的推荐。您似乎恨那个叫聂婷婷的孩子。”

    “……”握电话的手在颤抖。

    “您的女儿就是那个叫聂婷婷的孩子呢。她还不知道苗苗和她的关系。她虽然是您的女儿,可她早就是陌生人了,她害死苗苗,让苗苗受尽折磨,惨死在那几个男孩的身……”

    “啪”一声,他把听筒摁回了原位。

    他扶着玻璃门,用力呼吸着。良久,他抬头看电话键盘上的数字,但他没有再提起。

    最终,他转身推开门,消失在冬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