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憾是吗?”

    章翔不吭声。

    “除了罗韩,另一个人是谁?”

    这下,他拘谨了些,摇头:“不知道。他比罗韩小,但我看罗韩很顺他,还巴结他,什么坏点子都是他……”他咽了咽嗓子,又改口,“记错了。我们都跟着罗韩干。罗韩把他喊小哥儿,我不知道他什么名儿。”

    谭哥一看就知道他撒谎:“你们一起干这么多事儿,你不问?”

    章翔眼神躲闪。

    言焓微微眯了眯眼。

    他很清楚,那个“小哥儿”才是主使。章翔提到他时,眼里有明显的忌惮和害怕。

    谭哥不和他兜弯子了:“章翔,我很确定你知道那人是谁。如果你说,就算配合调查;如果不说,等我们找出来,你可就没立功的机会了。”

    章爸爸一听“立功”,立马急了,赶紧催促儿子。

    可章翔低着头就是不吭声,眼泪再次下来了。

    章爸爸陪笑:“这年纪的孩子,讲义气讲得比大人还抠死理。”

    言焓却冷不丁来了一句:“我看,章翔害怕那个人,比较希望他被杀死。”

    章翔猛地一抖,抬起头:“不是。”

    言焓眼神锐利:“此刻有人要去杀他,但你不告诉我们他是谁,让我们无法保护他。”

    章翔挨不住他的眼神,又低下头去。

    章爸爸劝不通儿子,急道:“你们就先去抓那个杀人犯嘛,不要因为是你们的同事就手下留情。”

    谭哥看到这个父亲除了袒护儿子,就没有一丝对死者和其家属的愧疚,怒从中来,正要说什么,被言焓摁住手腕。

    “放心。”言焓淡淡一笑,不追问了,换问题,“说说绑架郑苗苗的那天?”

    “郑苗苗?”章翔擦干眼泪,疑惑,“哪个郑苗苗”

    言焓看出他的确不认识,遂把照片拿出来。

    郑苗苗长得很漂亮,章翔印象深刻,立马道:“她是小哥儿的女朋友认识的人。”

    “把当晚的情况说一下。”

    “小哥儿……不,罗韩想找人玩……陪。时间有点儿晚,转了好久都没遇上人。小哥儿说,他女朋友有个同学晚上会出门,很美的,他早就想上……但那个女孩警惕性很强,小哥儿就把他女朋友叫来。看见她后,他女朋友说要搭她去轻轨站,她说不用。然后就……我帮着拉了一下。”

    “蛋糕呢?”

    章翔愣了愣,有些惊悚地看着言焓:“你怎么知道?”又嗫嚅道,“捡走了。罗韩和我都想吃。”

    “那女孩怎么死的?”

    “我不知道。”章翔飞快摆头,“我……第一天上了那个女的,就一次,后来她被关在那儿,我都没去。我去乡下走亲戚了,真的。我以为他们会把她放了,像以前一样。我在新闻里看见出事了,就不敢和他们继续了。他们还威胁我,说万一我自首,害他们被抓也不会有大事,等他们一出来就整死我。我真的只弄了一次,杀人什么的我不在。”

    章爸爸也赶紧说:“真的。我们走亲戚去了。”他后怕地摸额头,“太幸运了。”

    他真是幸运的,他的儿子避开了一桩杀人案。

    “这个我们会去查。”

    这时,言焓耳机里传来苏阳的声音:“言队,找到车了。但那个车……”

    他不动声色地听完,说:“把照片拿进来。”

    苏阳把照片送进来,言焓递给章翔看:“是这辆车吗?”

    章翔一抖,点点头,有些崩溃地小声道:“你们……什么都能查到啊?”

    言焓不答:“这是小哥儿的车吧,我们已经查到他的名字了。”

    章翔脸色煞白。

    苏阳则腹诽,言队撒谎眼睛都不眨一下。

    那车是一家公司的公用车,登记的车主最近不在誉城。谁用过车,查是查得到,但肯定不及问章翔来得快。

    言焓语气变得闲散:“不需要你坦白了,但看你年纪最小,受他们蛊惑,所以想给你一个立功的机会。看你愿不愿意。”

    章翔眼珠挪来挪去,手指狠狠搓着,声音也不确定了,发虚:“我不知道他的名字。再说,抓到了也不能怎么样。以后放出来,他一定以为是我告的密,会整死我的。”

    “好。”言焓完全不管他会不会被整死,笑笑,“不过我提醒你,你已经来过这里。而现在我们找出了他的信息,他还是会认为是你告的密。”

    章翔惊愕。

    言焓体贴道:“你放心,等抓到他,我会跟他说真的不是你告密。”

    章翔一听,几乎要疯掉,大哭:“你这么说,他更加以为是我!”

    言焓抬手打住:“什么都不用说了。抓到他后,我们还会听他的口供,看你的角色究竟是什么。毕竟,你的话不能全信。你是否参与杀死郑苗苗,是否为主导,也要看他怎么说。”

    章翔的脸狠狠一白。

    章爸爸急了,骂儿子:“你还瞒着干什么?要是警察不相信你,那个人又把罪行全推你头上,我看你怎么办?”

    章翔一身冷汗,颤抖如筛糠,眼泪大颗大颗地砸,可就是跟闷嘴葫芦一样不吭声。

    言焓起身,一副完事儿的样子,对谭哥说:“走吧,去抓人。”

    “警察先生,你们再等等。”章爸爸急得满头大汗,一下下拍打儿子,“你倒是说话啊!警察先生,你们再等等。”

    言焓拉开门:“赶时间找人,不等了。你们先回去,过段时间再请你们协助调查。”

    可才迈出一步,

    章翔捂着头,极其憋闷恐慌,近乎绝望地喊出一声:“王子轩。”

    言焓眸光幽深,唇角冷淡地弯起,走出房间。

    ……

    驱车前往王子轩家的路上,车上的气氛很沉郁,并不像以往找到重要线索时的那样兴奋激越。

    谭哥非常沮丧:“章翔和他爸妈至始至终没提过那些受害的女孩,一句道歉都没有。”

    “他没有愧疚。”言焓拿出烟,却没抽,在手指间翻来转去,“他害怕的,不过是这件事会给他带来的惩罚和不幸。孩子如此,家长也是如此。”

    从章翔身上,他们可以猜到另一个嫌犯是什么样子,或许比章翔还要无可救药。可,他们去抓他的同时,也去救他。

    言焓望着车窗外清冷的风景,莫名其妙地,眼前忽然浮现起甄暖躺在后车座上时那惨淡而苍白的笑容,遗憾地说:

    听上去……有些悲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