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言焓眼疾手快地把她揽住,打横抱了起来疾步出门去。

    秦姝见甄暖晕在言焓怀里,诧异:“怎么了?”

    “估计是刚才被郑教授的车甩的。你跟我开车去医院。”

    ……

    上车后,甄暖的意识稍稍回笼。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言焓的越野车后座上,周围软飘飘的。

    言焓蹲在前后座之间的狭窄空间里,因个子太高,蹲着很是局促。

    他没有坐去副驾驶,而是在这儿守着她,用力握着她的肩膀和胯部,把她固定好。是担心车辆行驶中,她不小心滚下来。

    她目光静静的,没有任何情绪或杂质,就那么笔直地看着他。

    “不认识了?”他随意一问,眼神和身子都随着车身摇晃了一下。

    “队长。”

    他极淡地笑一下:“怎么这时候醒了,该吃亏了。”

    是啊,这时候醒,就感觉得到肚子里刀扎一样的疼。是吃亏了呢。她嗓音虚渺:“让你说中了,又是工伤。”

    言焓瞧一眼窗外,没作声。

    她眼睛微微弯了弯,想有一点笑意,却是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最终,苍白的嘴唇缓缓蠕动了一下,说:“我好没用,还想和大家一起去找郑教授呢。”

    言焓眸光幽深,一瞬不眨盯了她几秒,忽地笑出一声,望向窗外:“不出这事儿,也不会带你去找郑教授。那是行动队的事。”

    “啊,这样啊。”她缓缓地应着,有气无力,“我们能抢在郑教授之前,找到下一个目标吗?”

    “我们会尽力。”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眼里没了笑意,只有坚毅。

    “所以,我们是在努力去救那些强.暴犯和害死苗苗的凶手,是吗?”

    言焓沉默地看她,说:“是。”

    “听上去……有些悲伤呢……”

    言焓不语。

    刚才,他静静等待着,猜想她会用怎样的词来形容这件事,愤怒,无力,哀凉……她却用了,悲伤。

    是啊,听上去,有些悲伤呢。

    ……

    誉城公安,办公大楼。

    吸引郑苗苗靠近车辆的初中女同学找到了,是苗苗的同学,成绩好,温柔也乖巧。

    老师和家长说,她从半年前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学习成绩直线下降。大家都以为她谈恋爱了,可她从来不解释。

    现在,面对警方的询问,她一声不吭,表情呆滞,像听不见似的。

    苏雅让医生给她做了体检,14岁的女孩已有长时间的性经历。

    对此,她仍然不说话,不叙述自己曾经遭受过的伤害,也不解释她开始害他人的原因。

    女孩年纪太小,警方也无法逼问。

    好在,录影带里的第二个男孩也很快找到。

    警察在誉城一中做调查时,有学生说,照片上的人有点像他的邻居。

    ……

    章翔,在誉城五中读高一,成绩差,经常逃课旷课,但不会像其他坏学生那样欺负同学或打老师。

    找到五中,老师说章翔家长给他请假了,说生病要休息一段时间。请假的时间正是山水巷火灾后的半天内。

    警察有找对了人的预感,到他们家后,一推开门,便从章翔躲避的眼神里看出蹊跷。

    章翔的父母也在家,听警察说儿子可能参与到多起绑架强.奸案中时,父亲坚称不可能。

    苏阳拿出照片,父母仍称辨识度不高,只是相像,不能做证据。而问及章翔生了什么病不上学,父母又改口说要去看亲戚。

    但几番下来,苏阳从章家父母的眼神里看出他们已经知道儿子干的事。

    郑苗苗失踪遇害的消息,罗韩死亡的消息,新闻报纸到处都是。章翔不敢去自首,但在性命威胁下不敢上学,肯定会告诉父母。

    苏阳对章家父母说:“你们可以保护章翔一时,不能保护一世。只要找不到郑容,你儿子就每天活在危险里。你们不承认,无非是不想让他受处罚,可比起性命哪个重要?而且,不承认只会拖延一段时间,但警方迟早会找到确凿证据。”

    章家父母考虑很久后,同意带儿子去局里接受询问,但父母和律师必须在场。

    ……

    刑警队里商议后,言焓和谭哥去审问。

    章翔才15岁,个头结实,此刻低头垮肩地夹坐在父亲和临时拉来的律师之间,有些坐立不安,还不住地掉眼泪。

    谭哥眼神锐利,略凶狠地扫他一眼,他便眼泪更多,瑟缩着移开目光去了。

    而言焓看得出来,这孩子虽然害怕得哭泣,可那更多的是一种怕受处罚和无法摆脱厄运的情绪。

    问过基本信息后,谭哥问起四十几盘录像带的事。

    章爸爸一听四十几,太阳穴直抽抽,差点儿拍桌:“你给我一五一十地全告诉警察,我就知道你跟着罗韩那小瘪三会学坏,教你多少次多和同龄人学好,别和他玩,现在玩出事了吧?你赶紧配合警察,罗韩是怎么祸害人的?”

    “玩?”谭哥冷声,“章先生以为这是玩?”

    “当然不是。”章爸爸立刻改口,转脸就是一巴掌拍在章翔头上,“还不快说!把你那些‘大哥’干的好事都说出来。”

    言焓低头揉了揉鼻梁。章爸爸很会说话,句句都把儿子撇得干干净净。

    章翔毕竟年纪小,很快哽咽着开始交待:“我和这事关系不大啊。我是想跟罗韩混,骑摩托车带美女,很酷的。他说要带我去干大人才会干的事,我要不做,他以后都瞧不起我,不会让我当他小弟了。”

    言焓很清楚章翔这种年纪孩子的想法,最怕遭排斥,最怕没同伴;

    但章爸爸完全无法明白儿子的诡异思维,正要再打,被谭哥喝住:“让你儿子说话,你克制点。”

    章翔缩了缩脖子,抹着眼泪继续:“他们抓人,我都是帮把手,偶尔弄弄他们玩剩儿的。他们很欺我的。”

    谭哥问:“都这样你还一直跟着罗韩?”

    章翔低声:“他们做他们的,我顺带摸摸学学,那些女的还是很漂……”章爸爸一脚踢得他住了嘴。

    “你们有几个人?”

    “应该3个。”他止了哭泣,脸上浮起一丝不满,“他们肯定找过别的小弟,瞒着我出去办事。不告诉我也说不定。”语气多疑,透出被人欺骗糊弄和孤立的愤懑。

    谭哥冷冷的:“你还觉得很遗憾是吗?...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