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车厢里陷入同时失语后的安静。

    甄暖急忙道:“如果是特地在等苗苗,那他们怎么知道苗苗在那个时间出门?难道那个同学找了什么借口,约好和苗苗见面?”

    “不是。”言焓道,“查了苗苗的通话记录,那晚除了郑教授和郑夫人,她没给别人打过电话发过短信。电脑和手机的聊天工具里也没有相关的记录。这些即使是删除也可以查到。”

    甄暖辩解:“有没有可能是之前口头约好?”

    “之前约好,也不会临到出门了不打个电话发个短信通知一下。”

    “哦。”甄暖抠抠脑袋,“的确是这样哦。”

    她稍稍赧然,自己为了推理而推理,太想当然,忽略了日常的生活习惯。

    这种小细节也只有他那么较真了。

    甄暖纳闷,微微有些着急:“又不是随机,又没有约好。他们怎么知道她会出来呢?或者说,他们怎么知道那天是苗苗爸爸的生日,她会晚上出门呢?”

    言焓眸光闪闪望着前路,似乎笑了一下,人已拿起电话:

    “徐思淼,查一下郑苗苗的QQ空间,微博,人人网,微信等所有社交媒体。她很可能在其中某一个上发过状态。找出当晚看过她即时状态的人,查出对方登陆时的ip地址。一个半小时,我要看到嫌疑人的名字和地址。”

    那边,徐思淼骄傲地哼一声:“老大,你太小看我了,最多半小时!”

    甄暖愣一愣,很快,眼中闪过欣喜和激动的光芒。

    她望着车窗外飞逝的风景,在心底暗暗道:对,一定要把那几个混蛋抓出来。

    想必这是所有同事们的想法,大家伙儿都为郑苗苗的死憋着一股气,谁都想为郑教授和苗苗揪出凶手严惩凶手。

    她和所有人一样,期盼,激动,更充满希望和信念。

    一定不让死者含冤,为此,付出一切都行。

    ……

    甄暖回办公室后,一直在整理和郑苗苗尸检有关的材料,顺便再度核准结果。

    没过多久,她接到了关小瑜的电话:

    “暖暖,消防队在丽湖区山水巷15号的火灾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虽然可能是火灾致死,但还是请你过去一趟。我们一起。”

    甄暖放下电话,皱眉,最近案子好多啊。苗苗的都还没解决,又来了一起。

    ……

    甄暖和关小瑜等人坐电梯下去时,正好遇上同样要下楼的徐思淼。后者昂头挺胸像只公鸡,面露得色,看上去相当兴奋。

    关小瑜:“看这样子,找到人了?”

    “当然。”徐思淼眉飞色舞的,

    “找到了手机上网ip,这人最近一星期多次登陆一个新QQ号,并用那个号码查看郑苗苗的空间相册。同时,这个地址上的微博关注了郑苗苗,当晚刷新看过郑苗苗的页面,阅读了她当晚发布的一条微博,”

    徐思淼把他的工作专用iPad打开,递给两人看。

    郑苗苗最后一条微博的贴图是鲜花和蛋糕,文字是:“爸爸11点到,宝贝女儿去接机。”小头像里的郑苗苗笑靥如花。

    甄暖和关小瑜看着,难过起来。

    徐思淼看出她们的心情,安慰道:“我已经找出他的手机号码并定位了他的位置。”他划动iPad,就见地图调出来,上面一个清晰的红点,“这小子逃不掉的.”

    甄暖用力点头:“马到成功哦!”

    下了电梯,两拨人分道扬镳。

    ……

    可当甄暖他们到达丽湖区火灾现场时,发现言焓和徐思淼他们已经到了。

    甄暖和关小瑜对视一眼,心中一沉。

    ……

    言焓一行人根据定位追踪到丽湖区山水巷时,狭窄的巷道里消防车灯闪烁,言焓当时就有不好的预感,事情不可能那么巧。

    走近后发现,果然,火灾地就是徐思淼定位到的地点,山水巷15号。

    他们来迟了一步。

    这几条巷子组成的小区是10年前华盛集团移民工程建的连排住宿楼,装修差,设施不好。近些年,这边的人陆陆续续搬走,很多人把房屋当杂货仓库租给附近的商家。

    起火的是一栋三层高的旧楼,楼房烧得乌七抹黑的,到处在滴水,像一栋四处漏雨的破房。

    水在巷子里流淌,卷裹着大火过后的灰烬,黑乎乎的。空气里飘着难闻的烧焦味,似乎是砖块塑料和涂料的味道,刺鼻而恶心。

    每一个火灾现场都是毒气场。

    消防队员说,他们四十多分钟前接到火警。赶到时,火已烧掉3栋楼房。

    这里往来的人少,有人发现起火时,火已烧了很长时间。消防队员用了近半个小时才完全控制火势。

    言焓沉默地听着,下意识咬了一下牙。这个“意外”比他们的速度还快。

    消防员还说,楼房的二层有具尸体,烧得太烂。他们无法分辨是烧死还是被杀,所以请了法医过来。

    言焓听到这句,又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扭头去看。

    甄暖他们一行人正提着箱子走过来。

    甄暖也抬头看见了他,瞬间心底一凛。

    言焓脸绷得紧紧的,很冷,眼底更是像铺了一层霜。

    她从没见过他这样子,多少有些害怕,想把目光移开,又不敢。他那眼神分明是等着和她一起去现场。

    她硬着头皮走上前,好声好气地打招呼:“队长。”

    他没作声,径自往烧得漆黑的屋里走。

    大家跟着进去。

    关小瑜轻轻碰她的手臂,朝言焓那边使眼色。甄暖明白,她的意思是队长心情不好,别惹他,小心要发飙。

    言焓插着兜上楼梯,连背影都是冷嗖嗖的。

    凶犯赶在他们之前杀了人,任谁都会窝火。

    甄暖并不介意他少见的冰冷气质。而且不知为何,她莫名觉得,似乎这才是他心底最真实的态度。

    平时的笑容和调侃不过是世俗的应付。

    此刻他爱理不理,冷面以对的样子,才是他应有的自然姿态。

    甄暖环顾四周,楼梯上房梁上全哗啦啦地在淌水。烟雾弥漫,视线稍微有些受阻碍。

    言焓没回头,说了句:“戴口罩。”

    身后的人都知道这是他善意的叮嘱,纷纷照做。

    甄暖多拿了一张:“队长。”

    言焓回头。

    此刻,那张俊俏的脸早已调整好情绪。

    从楼下上来,之前短暂的冷漠和怒气烟消云散,变得和平常一样风波不惊了。

    甄暖见状,赶紧凑上去把口罩递给他。

    他伸手来接。

    就在这时,房梁上一根炭化的柱子落下来,正正砸向甄暖的手。速度之快,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在她以为手会断掉时,言焓的手抬起来挡在了她上边。

    砰的一声!

    木棍打在言焓的四根手指上,敲在关节处,清脆的声音叫人心惊。

    言焓皱眉,隐忍地“嘶”了一声。

    他飞快用左手捂住右手手指,侧过头去,下颌绷得紧紧的,足足三秒钟一声不吭。

    甄暖心惊肉跳。

    刚才她眼睁睁看着,只是木棍砸在手指上的视觉就让人肉疼。

    这一砸上去,估计得疼得抽筋。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