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长能耐了嗯?”

    “什......什么能耐?”她摸着墙壁,心虚地退后一步。

    “会对我撒谎了?”

    甄暖一讶,顿时明白他早就看穿,愈发慌张,立马就招了:“裴队说你不会同意,让我不告诉你。”

    “知道我不会同意你还做?”

    “我想帮忙抓住坏人啊。”

    “抓人是该你管的事儿吗?”

    “等到我管的时候,都成死人了!”

    甄暖瞪大眼睛着他,理直气壮起来。

    言焓微眯起眼,看着她。

    她今天变得很不一样,一头俏皮的BOBO短发,性感蓬松而又慵懒;一双猫儿般的琥珀色眼眸湿润而清亮,涂了一抹银灰色的眼影,看着却无辜而单纯。

    他拔脚朝她靠近。

    甄暖从他的眼神里嗅到了危险,哆嗦着又是一个退后。

    楼梯间里灯光昏暗,只有走廊暧昧的光照过来,气息不太对,而……

    他低低地问:“如果出了意外怎么办?”

    “怎,怎么会出意外呢。”甄暖往后退一步,又退一步,脚步不太稳,声音也在抖,“他们,化装成了便衣,都,知道我在哪儿呢。而且我,身上还有通,讯器。”

    “哦,是吗?”他奇怪地笑笑,“不如我们试一下,看看你遭遇侵害时,他们能在几秒内赶来。”

    甄暖深一脚浅一脚地后退,后脑勺磕到墙,退无可退了。

    她的眼神无处安放,他朝她逼近,高大的身躯挡住了所有的光。

    他的脚磕碰到她的脚,身影把她笼罩起来。

    她呼吸困难:“你……要怎么试?”

    他不说,伸手勾住她的腰,把她的身板提起来抵在自己的胯上,低下头去,贴近她的耳朵和脖颈。

    甄暖吓得一动不敢动,浑身都是酥.麻的。

    却并非害怕与排斥。

    她心里又慌又痒,像坐船般在晃荡,只是如此简单的一个动作,她身体里的反应便如排山倒海。

    她半张脸埋在他的肩膀,被他握着腰,竟不敢推他,磕磕巴巴地说:“队……队长……”

    “谁是你队长?”

    “……你呀。”

    “在这儿,我难道不是你的服务对象?”

    她眼色惊惶,舌头都伸不直:“队……”

    他轻笑:“我也觉得对。”

    “不是说对呀。”她急懵了,“队……队长,你这么说话,同事们会听到的。”

    “听不到。刚才你被人推到我身上时,我关了你身上的通讯仪。”

    “……那……他们不会过来了?”她背后冒冷汗。

    “嗯,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不会找过来了。”他贴在她耳边,危险地说。“干什么他们都不会过来。”

    她战栗着,心跳如鼓,却一点儿不害怕。

    “队长,你离我太近了,不要那么近,好不好?”

    “觉得很难受?”

    “嗯。”

    “来之前没考虑到这些?”

    “……”她闷声,“队长,我错了。再不来了。”

    她认错,他仍不松开:“这种事情都敢做,却害怕恋爱?”

    甄暖狠狠一怔,张口结舌。

    他稍稍侧头,嘴唇贴在她火热的脸颊上:“你有胆说你不喜欢我。”

    一句话,刺激得甄暖的心要从胸口冲出来。她身体发软,贴在墙上呼吸困难:“我……我害怕。”

    “不要紧,等你不害怕的时候,告诉我一声。”

    “告诉你做什么?”

    “我就亲你。”

    “……”

    她不吭声,只管捏着他的衣袖哆嗦。她忧愁地揪揪眉毛,那天都和队长说清楚了,结果却像自说自话,队长依旧我行我素,还有得寸进尺的趋势。

    可她竟感到一股子不可思议的矛盾的惊喜。

    他松开她,后退一步,淡淡地睨着。

    她垂下脑袋,他突然松开她,她又有些遗憾和沮丧,更多是心慌。他要是再抱她一会儿,她会腿软得走不动道儿。

    他看她:“照过镜子看自己是什么样儿吗?”

    她耷拉着头,没精打采地哦一声:“我去把脸洗掉。”

    她转身要走,言焓拉住她,在她腰上摸了一把。甄暖浑身发毛,半晌才意识到他重新打开了她身上的通讯仪。

    言焓把手伸进她领口,她往后一缩,却不及他手快。

    他迅速扯出一小枚听筒,皱了眉:“裴海,苏雅,你们几个给我过来!”

    甄暖一抖,暗叹他变脸比翻书还快,几秒前还对她柔情蜜意,现在就……不过,她心里偷偷地开心是怎么回事?

    她忍不住抿唇笑,却撞见他脸色不好,赶紧捂住嘴巴灰溜溜地跑去洗手间洗脸去了。

    言焓扭着头,看她跑远,纤瘦的背影,蓬蓬的短发。他哼出一声,靠在墙壁上点烟,才把火打燃,手机又响了。

    “嗯?”他知道是千阳。

    “小火,可能来不及了,有人要杀我。”

    "谁?"

    "我不知道,相关的人。"

    他皱眉听他讲一会儿,说:“T计划你查到的组织者,给我一个名字。千阳,我要一个名字。”

    对方说了两个字。是言焓很熟悉的一个人,他沉默了一会儿:“我会判断。”

    "小火,苗苗的失踪遇害,你以为是偶然吗?这次不一样了。"

    "......"

    他挂了电话,楼道里响起脚步声。

    裴队他们几个全来了,看看言焓脸上乌云笼罩的样子,没人敢搭话。

    “谁的主意?”言焓把烟摁进白沙里。

    苏雅不做声,裴队道:“是我。”

    言焓看他身后还有几个二队的下属,没说重话,只道:“以后动我队里的人,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裴队叹了口气:“我也是想早点儿抓到这些人。就像你说的,受害者普遍年纪小,是清纯型,甄暖可以蒙混过关。”

    “那就保证她的安全。刚才我把她的通讯仪关闭了几分钟,你们知道吗?”

    裴队回头看自己的下属,后者挠头:“我去上厕所,没注意。想着守了那么久也没事……”裴队眼神一凛,后者不吱声了。

    “知道为什么你们来这么久一直没收获?”

    “什么?”

    “你们这幅样子不是来泡吧的。”

    几人互相打量,也发现无论从表情还是着装,自己都和酒吧里的人格格不入。

    “那怎么办?”

    “不能怎么办,如果嫌疑人真来过这里,看到你们,也早跑掉了。”

    “……”

    言焓往外走:“早点收工回家。”

    二队的一位警察拿着通讯仪说:“甄暖,我们收工了。”

    “……”

    “甄暖,我们收工了。”

    “……”

    言焓立刻冲去洗手间。

    他飞跑到走廊尽头,踢开门,里边什么也没有,只有地板上的通讯仪,耳机线,和栗色的BOBO短发。

    他飞速回头拿手狠指身后:“她要是出什么事,我宰了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