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甄暖歪着头,盯着玻璃缸里的热带鱼发呆。

    淡蓝色的池水里,五颜六色的鱼儿游来游去。她面前有只蓝色的鱼,胖头胖脑的,像气球一样圆不隆冬,游得缓慢极了。

    她弯腰凑近,拿手指戳那玻璃几下。

    胖头的鱼没点儿反应。它不受惊吓,慢吞吞地摇尾巴,往上窜一点儿,又慢慢沉下去;又往上窜一点儿,又沉下去。

    往往复复。

    甄暖觉得,自己还没一条鱼的心态好。

    她直起身子,看看四周五彩斑斓的灯光。

    她在这个叫OX的酒吧兼职2个晚上了,还是没有碰到“可疑人”。

    裴队说,之前他们在郑苗苗掉落的玫瑰花刺上发现了几根布料的纤维,关小瑜化验过后说不是衣服。

    二队的人调查了两三个星期,纤维来自OX酒吧的酒杯布垫。

    所以,猎.艳团体里应该有个人常出入OX酒吧,而裴队他们调查赛洛西宾迷幻剂时也发现,这个酒吧常有客人聚集过来兜售或聚众使用迷幻剂。

    便衣在这儿潜伏了很久,并没有发现可疑人。

    后来有警察建议说弄一个诱饵。大家纷纷想到新来不久的暖暖美人。

    她面相非常显小,温顺又干净,眼神清纯,看着像郑苗苗那一型的学生妹,且是升级精装版。

    加之言焓推断说猎.艳团伙年纪小,喜欢清纯少女,裴队更确定甄暖稍稍装扮一下,是很符合受害者类型的。

    于是,甄暖变成了酒吧里的服务员,顺带兼职包厢“公主”。

    甄暖用力戳着鱼缸玻璃,瘪嘴,她一点儿也不想当公主。

    更不想穿这种短短的日本女学生一样的制服。

    酒吧老板一开始对她很头疼,但很快就照顾起来。

    她人是长得美,可不太会说话,客人碰一下就慌慌张张躲开十万八千里。好在客人喜欢她这一款,看她羞怯惊慌的样子,也不为难,嘴上调戏几句就纷纷爽快地掏钱买酒。

    老板乐得给她解围。

    现在是晚上10点,酒吧里的客人多了起来。

    有个包间里边来了几位公子哥,在喝酒打牌,叫了几个“公主”陪着。老板说那些都是有钱人,要把店里最漂亮的几个都送进去,甄暖也在其列。

    她不想去。里边的人是不会干什么出格的事,可她就是不想。

    她还在鱼缸边思想斗争,另一位“公主”兰兰过来拉她:“站着干什么,走啦!”

    一进包间,里边烟雾缭绕,几位公子哥儿聚在桌边打牌,“公主”帮忙端酒杯,点烟什么的。有的贴坐在男人身边,有的直接坐在男人怀里。乱亲乱摸的倒没有。

    一群男人笑着聊天,要么抽烟,要么喝酒,要么和女人逗笑,唯独牌桌上一个男子,背对着甄暖,身姿端正,安安静静的,姿态也干净。

    甄暖低头走到酒台子那边倒酒,希望大家看不到自己。

    兰兰过来,拿腰撞一下甄暖:“看到一个绝色。”她眉飞色舞地往后扬下巴,“要是他抱我就好了,接吻也行。”

    甄暖回头看,人影重叠,她没看到兰兰说的“绝色”。

    兰兰端着酒杯走了,很快,甄暖听到她娇软的声音:“喏。”

    随后,一个男人淡淡礼貌地轻笑一声:“不用,谢谢。”

    甄暖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手一抖,酒洒了一桌。好在没引起关注,她慌忙擦桌子,一边回头看,见兰兰正婀娜地往言焓身上贴。

    她看一眼就飞快扭回头来,几乎要哭。队长怎么会在这里?

    兰兰锲而不舍,贴着言焓,嗔道:“那我给你点支烟吧。”

    “不抽,谢谢。”语气淡淡的,似笑非笑,隐约不耐。

    兰兰没眼色,还往他身上贴:“你这一型的,最讨人爱了。”

    “我不爱你这型。”语气已冷。

    兰兰尴尬极了,也不敢翻脸,只得走开,离他远远的。

    她很快回到甄暖身边,不满地哼一声:“是个外热内冷的主儿。”

    甄暖没心思听这些,琢磨着逃出去,她拿了个空酒瓶假装去扔。走到半路,一个看牌的男人叫住她,手中的酒杯送过来:“倒酒。”

    甄暖看看手中的空酒瓶,小声说:“没有了。”

    “没有了不会去拿……”男人看过来,后边的话突然没了,说,“把头抬起来看看。”

    甄暖不抬,拔脚往门外走。

    男人一把将她扯回来,每个字都在笑:“羞什么,跑哪儿去?”

    言焓的眼睛看着牌,丝毫没理会身边的动静。

    甄暖的脸又红又烧,闷声不吭,一个劲儿挣他的手。对方陪着她玩儿,渐渐更有兴致,搂住她的腰把她圈到怀里,笑:“这脾气,我喜欢。”

    甄暖又抓又踢:“放开我。”

    牌桌上,言焓听见这声音,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抬头一看,可不正是甄暖。

    居然戴着栗色的假发,慵懒又个性张扬的BOBO头,还化了妆,眼皮上不知涂了圈什么粉,描得跟小野猫儿一样勾人。偏偏一张脸天真懵懂,配一件贴身又短小的海蓝色水手裙子,像从中学里跑出来的学生。

    她表情又羞又急,看着更撩心。

    男人搂着她不放,笑:“一晚上,我手上这只表送你。”

    周围公主们咂舌,米白色表盘的百达翡丽,四五十万呢。

    男人们也都不打牌了,好笑地围观着。

    “不要。”

    “那你要什么?开个价。”

    “你放开我。”

    “不放。”

    甄暖好不容易从他怀里挣出来,可手腕还是被他箍着,她脑子乱成一团,“我不喜欢你这一型的!”

    “哦!!~~~”男人们一片起哄声。

    言焓冷眼看着。

    那男人面子上过不去,把她一推,甄暖踉踉跄跄,手中的空瓶子砸在地上,碎了。

    “砸瓶子是几个意思?把你们老板叫来。”

    甄暖发慌,老板一直挺护着她,她不愿他替她挨骂。

    她瑟缩着,求助地看言焓,后者表情平静,隔了半晌,开口说:“把这女人让给我吧。”

    意思就是别和她较劲了。

    甄暖脑子一轰。

    那男人没台阶下,心里憋气:“我看她是欠管教。”

    甄暖咬着牙不吭声。

    “是挺欠的。”言焓靠在椅子背上,道,“这小丫头昨晚睡我那儿时,脾气就很不好。不过刚才真不是对你,我坐在这儿,她也不能和你怎么样,得有点儿职业操守不是?”

    甄暖背脊一僵,冤枉地看言焓。他微微眯着眼,有点儿危险。

    那男人这才松口:“那还给你吧。”他抓住甄暖,往言焓身上一推。

    甄暖摔进言焓怀里。

    言焓皱眉,她一身的烟酒味。

    周围人起哄:“看不出来啊,焓哥好这口?”

    “嗯,好这口。”他清冷的声音砸进她耳朵里。

    甄暖脸上火辣辣的,丢死人了。她慌忙从他身上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冲出包厢。

    才跑进楼梯间,身后淡淡的声音传来:“你给我站住。”

    甄暖停住脚步,不敢往前走了。她胆怯地回头,见他走过来,有些害怕地往角落里缩了缩。

    言焓倒是和颜悦色的,嗓音也低醇好听:“副业经营得有声有色呵。”

    甄暖脸红,不敢说实话,懵懵地点了一下头,又赶紧摇摇头。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