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对,他们扔掉月经血的毛巾,扔手机,还不小心在包裹尸体的保鲜膜上留下了衣服纤维和指纹,说明他们细心不够,有些慌乱。

    另外,他们掐死死者时,用力极度过猛,是在一种精神非常狂乱的状态下造成的。并非稳定状态,他们并没有想杀死她,只是想……”

    甄暖懵了懵,不知接下来的话该怎么开口,脑子里堵了半天,磕磕巴巴地说:“……反正……那个过了之后,就把她放了。”

    言焓意味深长看她一秒,说:“是的。”

    “另外,”他手□□兜里,往前走了一两步,抬抬下巴往大道方向指。

    “你们看,巷子正对南边的大路。出了小区,大路上就有摄像头。但二队查监控并没有发现。说明嫌疑人的车进出小区不是走西边的大路,而是走小区里的巷道。”

    甄暖立刻说:“嫌疑人对那片地方很熟悉。”

    “总结不错。”他淡淡一笑,拔脚往巷子里郑家的房子走去。

    苏雅走在他旁边,表示同意:“是。不过,嫌疑人不太可能住在这片地区,附近的居民没看到认识的人晚上在路边晃荡。

    很可能他们事来踩过点。估计是看到巷子常有女孩出入,想来碰碰运气。

    他们是一个猎.艳团伙,不是第一次作案。但二队近期没接过迷.奸或强.奸的案子,可能受害者都选择了沉默,没有报警。”

    甄暖跟在后边,问:“他们没准备杀郑苗苗,可为什么杀了她呢?”

    苏雅:“最大的可能性是中途被激怒。”

    言焓推开郑家小院的后门,淡淡的语气提出另外的可能:“或者玩性窒息,失手了。”

    性窒息?甄暖想了想,脸有些红。

    ……

    郑家的屋子很宽敞,客厅摆着中国风的木质家具,布置得古色古香,如果打扫干净,应该是雅致又温馨的。

    但此刻放眼望去,铺了一层薄薄的灰。

    原本精致锃亮的红木茶几上灰蒙蒙的,一切都失了光彩。

    郑太太一直住院,郑苗苗于20多天前失踪,郑教授一边找女儿,一边照顾妻子,再没有回来过这里。

    关小瑜说,这里的摆设和物件还和郑苗苗失踪那天痕检组过来检查时一样。

    甄暖看见客厅墙壁上挂着一个大大的中国结,里边镶着相框,是三人全家福。她别过头去,觉得难受。

    这时,旁边传来悉悉窣窣翻东西的声音。

    言焓蹲在沙发边,在客厅的垃圾篓里翻着什么。

    “有发现吗?”甄暖跑过去帮忙。

    “别碰。有点儿脏。”言焓拦住她的手,甄暖也不知怎么的,心里暖洋洋的。

    他独自把垃圾袋翻出来,里边有一些零食包装袋,还有细碎的纸张。

    “暂时没发现,只是随便找找。”他道,“免得有遗漏。”

    言焓捡起几张纸条看看又扔掉,看到某一张时,他不经意轻轻蹙起眉。

    他问甄暖:“有纸巾吗?”

    她看出他要擦手:“诶,还有湿巾呢。”

    她赶忙从包里抽出一张,两手快速撕开包装袋,又把叠着的湿纸巾展开了,才递给他。

    他接过去,轻轻笑了笑,擦拭着手起身,唤了声:“关小瑜。”

    “到。”

    “痕检报告拿来。”

    关小瑜立刻呈上。

    言焓在一大摞材料里翻找。

    “队长,你要找什么?”

    “蛋糕。”他不停翻动着证物照片。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

    关小瑜抠脑袋:“什么蛋糕?”

    言焓把刚才在垃圾篓里找到的纸条放到茶几上:“这是11月5号中午,也就是郑苗苗失踪那天,她去超市的购物小票。”

    甄暖和关小瑜同时凑过去看:“对。”

    小票是很普通的超市购物单,买了鲜花,水果,卫生巾,蛋糕,薯片,巧克力之类的。

    苏雅和裴队也过来看,可没发现异样。

    言焓皱眉:“蛋糕那项,数量1份,金额256。什么蛋糕会用这么多钱?”

    甄暖一惊,最先反应过来:“生日蛋糕!”

    苏雅一经提醒,也迅速道:“家里没有,一定是她提出去了。她准备晚上回医院陪教授庆生。”

    言焓抬头,黑漆漆的眼眸盯着关小瑜:“蛋糕呢?”

    关小瑜被他吓到,

    “没。队长,家里没有蛋糕,我们在鲜花掉落的巷子里做现场检查时,也没有任何和蛋糕有关的痕迹。包装盒纸片缎带都没有。”

    痕检组的人都纷纷作证:“老大,真没有。”

    甄暖小声问:“会不会是路过的人把蛋糕捡走了?”

    “捡走蛋糕不会留下精美的鲜花。”言焓反应很快,“而且现在的人敢捡路上的东西吃吗?”

    甄暖一噎。是的,不是担心迷药,就是担心病毒。

    她纳闷:“郑苗苗受到袭击时,不会抓着蛋糕不放手,因为保命要紧。蛋糕和花都会掉在地上。可……”

    大伙儿想不通。嫌疑人把郑苗苗绑上车,花掉了,蛋糕却不在。

    这是什么诡异的情况?

    一室的安静里,言焓忽然开口了,说:“嫌疑人的年龄比我们想的更低,在20岁以下。”

    甄暖疑惑地抬头,等他解释。

    “他们把蛋糕捡起来拿走了。因为他们想吃。”

    屋子安安静静。

    甄暖愣愣地看着言焓,忽然觉得,他仿佛像神一样。

    ……

    男神瞟一眼她崇拜又仰慕的表情,继续淡淡道:“另外,两个或以上犯强.奸和迷.奸案的人团体作案时,往往年龄都不大。”

    苏雅点头:“同伙被抓和闹矛盾的危险系数太大,更成熟的男性通常会独自作案。”

    她说:“凶手掐人时力气过大,太凶暴,造成颈椎棘突骨折,并非他成熟有力。相反他容易情绪激动急躁,控制不住力度,心慌害怕,这反应他不够成熟。也说明他第一次杀人,没什么经验。”

    言焓皱了眉,补充:“也很有可能是嗑药了。”

    甄暖一愣,她觉得,从尸检结果来看,比起苏雅的分析,她更偏向言焓的推理。

    苏雅也沉默了,想起甄暖说,她的推理总要言焓来补漏。她低头,发现自己真的要多学习了。

    而言焓抿起嘴唇,若有所思的样子。

    甄暖问:“又想到什么了吗?”

    “郑苗苗警惕性很强。”他仍执着于这个问题,“他们能如此迅速无声地掳走她,一定很有经验,犯案的次数肯定比我们想象的多。但……为什么没有人报警?”

    “因为面子?”

    “不止。”言焓蹙眉思索半刻,定定道,“受害者的年龄很低。”

    甄暖想想才上中学的郑苗苗,问:“意思是他们之前袭击的女孩都是十几岁,心理不够成熟,更不容易报警?”

    “嗯。”

    裴队连连点头:“对,很有可能。从我们过去的办案经历看,受害者里一个都不报警的案例很少。可如果年纪小,就能解释了。”

    言焓对众人说:“差不多可以做特点分析了。”

    最后大家讨论出来的结果是,嫌疑人应该具备以下特征:

    1. 二十岁以下,没有女友,受害者多为少女;

    2.在上学,经常辍学,学校不太好;

    3.有一辆自由度很高的车,可能来自父母购买;

    4.家庭情况较好;

    5.不便开房,有固定且安静的处所,不一定是常住地;

    6.经济并不独立,依靠父母,与父母家人同住,但经常夜不归宿也没人管;

    7.团伙中有一位或者多位成员常常在酒吧混;

    8.嗑药;

    9.常常会因盯着女人看太久或者揩油,造成打架斗殴事件;

    言焓最后又不解释地加了一句:“其中一个人喜欢看A,片。喜欢柔弱乖顺的女孩,少女,制服类,都喜欢。”

    大致的特征分析做出来后,裴队决定去酒吧区走走。

    一行人离开郑家。

    走在巷子里,裴队把甄暖叫到一边,说:“甄暖,有件事儿要请你帮忙。”

    “诶?”

    裴队跟她说了。

    甄暖一听,紧张起来,太阳穴砰砰地跳,问:“裴队,我队长知不知道这件事啊。”

    “嗯,怎么了?”

    “我怕他知道了骂我。”甄暖苦恼地皱眉,想了想,有点儿怕言焓。

    “没事儿。”

    “你为什么没和他说啊?”

    “你别看他很好说话的样子,可局里性子最拧的就他。他排斥这种找嫌疑人的方式。跟他说,他不会同意。”

    “哦。”甄暖默默低头,有些忐忑,“这么做真的可以很快抓到嫌疑人吗?”

    “对。早点儿抓到,就会少几个女孩受害。”

    “哦,好吧。”甄暖揪着眉毛,忧愁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