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上午,甄暖叫了小松和大伟来解剖室,着手处理那具鞣尸。

    “小松,侦查员还在垃圾场清理沥青吗?”

    “嗯,几十罐呢,估计要花上十几天。”小松道,“队长叫弄的,好像是怀疑那里边还有人?

    大伟一脸惊悚:“该不会是一个鞣尸群吧……”

    “……”甄暖没作声,听到“队长”俩字,她心砰了一下,赶紧低下头看尸体。

    鞣尸是男性,表面漆黑隐约泛黄,透着皮革的光泽。

    他表面的沥青早已清理干净,但长年累月,沥青里的有毒物质渗进衣服和皮肤,把他染得黑黢黢的。

    酸性物质的腐蚀让衣服变得很薄,柔韧性却很好,摸上去黏腻又不太沾手。

    甄暖把无名尸体的衣服剥离下来。衣服展开,比鞣尸本身宽大且高出很多。

    甄暖根据衣服的大小初步判断,死者身高在179-183cm间,体型中等结实,不是瘦弱型。

    那衣服的款式已经分辨不清,衣服表面黑漆漆的。

    甄暖有些纳闷:“大伟,你看这个衣服表面的黑色,是不是太奇怪了一点儿?”

    大伟凑近,拿着放大镜细看,看不出。

    甄暖用镊子夹起一块,放到显微镜下,那黑色不像被沥青污染形成。衣服纤维原本的结构早被破坏。

    甄暖自言自语:“我怎么觉得,这具尸体在掉进沥青之前就被毁过一次?你看这些一片片碎屑的质地,好像是……”

    “被烧过!”

    “被烧过!”

    两人异口同声。

    大伟兴奋道:“甄老师,就是这样!”

    甄暖回头检查鞣尸的表皮,坑坑洼洼,极不规则。沥青的酸性环境密封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尸体原先收到的伤害。

    全身上下非常均匀……这……

    甄暖背后发麻:“这是不是泼汽油火烧的。”

    她说完,又吩咐:“你把衣服仔细检查一下,看里面有没有能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

    “好。”大伟应答着,忽然问,“甄老师,今天平安夜,你会和男朋友去约会吗?”

    甄暖支吾起来:“工作有点儿忙哦。”她和男朋友在分手期,没有和好的迹象。

    “甄老师,你男朋友真好。我要是他,会跟你的工作吃醋。”

    甄暖没答,这个话题就过去了。

    她开始记录死者表皮的伤痕,解剖,检查颅脑损伤,提取内脏切片,胃内容。

    切开死者的胃时,甄暖愣了一下,抬头:“大伟,我们可能知道死者的死亡日期了。”

    鞣尸长年隔绝空气,处于密闭状态,死者的胃保存得相当完好,里边尚未消化的食物都留存了下来。

    “诶?”大伟正仔细查看着衣服,“这么神?”

    “9年前的腊八节。”甄暖道,“他的胃里装着誉城地区有名的特色腊八粥。”

    大伟跑去看:“真的。”

    腊八?甄暖记得好像有谁和她提起过……言焓说,夏时失踪的那天是腊八……

    她猛地一愣:戒指上的XS难道是……夏时?!

    甄暖看着解剖台上的男性鞣尸,握着手术刀的手微微发抖。

    她赶紧放下手术刀,想打电话告诉言焓。可一转身,看见了大伟手中的镊子。

    一阵冷气把她席卷。

    镊子尖端夹着一枚银色略泛黑的男式尾戒,造型别致独特,独特到即使改变颜色,她一眼看到就能想到尾戒的主人——

    沈弋。

    她在10年前的照片,他最喜欢的一张照片里看到过他戴那枚尾戒,和照片里甄暖手上的是情侣同款。

    她觉得别致,问过他,他说丢了。

    她从没见过实物。

    因为,它在这里。

    ……

    沈弋的电话过来时,甄暖还坐在办公室里发呆。

    他说想见她,有事情要和她谈。

    甄暖不知道他是不是做了决定,要收手,和她和好。可现在,他们还能和好吗?

    她也有事找他,约了在家见面。

    开门进屋,玄关里摆放着他的鞋子。屋子里安安静静的。餐厅客厅露台都没有人。

    她不明白,走到卧室门口,拧开门。他躺在她的床上,静静睡着。

    睡梦中的他褪去了平日的淡漠疏离,修长的眉峰,高挺的鼻梁,因入睡而比往日多出一丝清润。

    冷静分手期,她其实也想他。或许没有耳热心跳的刺激,但近十年的相依为命不是说断就断。

    她爬上床去,钻进被窝里拥着他。他的身体好温暖,几乎要把她融化。

    沈弋朦胧醒来,尚未睁开眼就感觉到她冰冰凉凉带着风雪的气息。

    他伸手把她勾进怀里,温暖的下颌抵住她冰冷的脸颊,呢喃着唤了声:“暖暖。”

    很快,他清醒过来,一开始,他以为甄暖也是要和他和好,可她脸色不对。

    “怎么了?”

    “在想事情。”

    “想什么?”

    “就是想,我们在一起,好久好久了。久得……是我的一辈子呢。”

    久得,如果分开,我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会是怎样。

    沈弋敛瞳,他很明白。他看过那条新闻,垃圾场里的9年鞣尸。

    9年了,真如当年夏时所说,重见天日。9年前,他重返过现场,因为夏时偷了他的戒指。可即使重返,他也没能找回戒指,而是废了一只手。

    沈弋很清楚甄暖此刻不正常的状态是为什么。可更叫他担心的是,言焓肯定知道鞣尸的意义。可他居然没有任何动静。不,他已经有所行动了。

    沈弋已完全清醒,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而甄暖忽然离开,翻身下床。

    他忽的握住她的手腕:“去哪里?”

    “出去。这里很闷。”

    “因为什么?”

    “因为你。”

    沈弋眯起眼睛,目光有些危险。而她直视着他,丝毫不畏惧:

    “沈弋。”

    “说。”

    “你消息那么灵通,肯定知道阳明垃圾场鞣尸的事了吧。”

    “知道。”

    “你的尾戒在那具鞣尸的衣服口袋里。”

    “什么尾戒?”他斜倚在床上,似笑非笑。

    “我只是记忆力不太好,可你当我是傻瓜吗?”

    “当你是傻瓜,那我是什么?”沈弋问,“我喜欢一个傻瓜,我是什么?”

    甄暖低下眼眸不吭声。

    沈弋见她表情懵懵的,像在发呆,他把她搂进怀里:“暖暖,我们和好吧,你给我一点时间。”

    她用力挣开他:“不对,那枚尾戒就是你的。”她站在床边,瞪他:“就是你的!”

    “照片还在墙上呢!”她走去客厅,看到10年前的那张照片。她把相框掰下来,拆出照片,刚要转身,手中一滑,照片被沈弋抽走。

    甄暖去抢,他把照片背在身后,一只手换到另一只手。她围着他转圈圈,却抢不回来。

    “给我!”

    “给你干什么?”

    “这张照片里边有你的尾戒,订制的,其他人不会有的!”

    甄暖扑去他身上抢,被他一把掐住腰,摁进怀里。他凉薄地眯起眼睛:“所以,你想拿这个照片去揭发我?”

    甄暖愣住。是啊,她要拿照片去找言焓吗?告诉他,沈弋杀了他未婚妻,让他把沈弋抓起来,或直接杀了沈弋?!

    甄暖内心挣扎,沈弋松开她,走去厨房。

    几秒后,甄暖听到燃气灶打开的声响,跑过去,沈弋立在灶前,照片在火里焦黑卷曲,男孩女孩的笑脸灿烂如夏。

    甄暖扑去抢救照片,沈弋单手把她制服,箍进怀里。

    “你放开!”她尖叫挣扎。

    “没发现你那么喜欢这张照片。”

    “你放开我!”她心急如焚,眼睁睁看着照片在炉火上跳跃。她像小兽一般撕打挣扎,他如泰山岿然强势。

    照片烧得只剩黑灰,她也渐渐安静了下来,仰头望他,表情不可置信,可以说失望至极:

    “是不是你杀了夏时?”

    他被她眼中的失望刺痛,弯了弯唇角:“是或不是,对你有差别吗?”

    甄暖心底发凉:“如果是,我们永远没有和好的机会,这一次,彻底而绝对的分开。”

    “你再说一遍!”

    甄暖心中巨震。

    “甄暖,你敢再说一遍?”

    “我敢再说一遍,沈弋,你敢再听一遍吗?”

    他看着她,冷酷而绝望。

    “我们早就分手了,沈弋。再没有和好的机……”一瞬间,甄暖悬了空,被他抓提起来摁到嘴唇上,剩下的话被他吞进嘴里。

    他狠狠吮咬着她的唇,吸吞着她的舌。

    甄暖呜呜直叫,用力挣扎都是徒劳。他太用力,把她口腔肺部的空气都吸干净。

    她很快没了挣扎的力气,他却上了瘾,来了火,把她放倒在沙发上,吻她的脖子,吻她的耳朵,拆解她的衣服,抚摸她的身体,扒她的裤子。

    “不要!”甄暖哭叫,手脚并用地逃,却被他扯回去,长指摸到内裤下。

    甄暖浑身的血液都冲到头顶,惊愕地瞪着他,两只脚朝他脸上踢。沈弋握住一只,另一只没躲过,蹬到了他的下巴。

    甄暖哇哇嚎哭,可一只腿被他死死箍住,大大地打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