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在老白说出甄暖去了现场的一瞬,众人一个个变了脸色,椅子刷刷推开,

    即刻去十桉里!

    言焓脚步飞快,脸色冷峻:“老白,立刻联系悦椿的工作人员去找她。

    找交警大队,让十桉里附近执勤的交警马上赶去悦椿,不管他们现在人在哪儿干什么,即刻去找她。”

    老白哭丧脸:“要是没车呢。”

    “跑也要去把她给我找回来!”

    周围一片死寂。

    苏雅快步跟在言焓身后下楼,见他整个气场都变了,竭力安慰:“别担心,现在是白天,应该不会有事。”

    言焓:“天气不好,工作日,悦椿入住率极低。那些服务员也全是不在岗的。刚才老白打电话都没人接。”

    苏雅又说:“再怎么甄暖也可以跑吧,应该没那么危险。”

    言焓语气依旧冷淡:“她身体素质很差,基本的防身术都使不出来。”

    苏雅沉默了。

    走出大楼,言焓吩咐林子:“叫救护车。”

    “可人没出事啊。”

    “等出事就来不及了。”苏雅瞪一眼发愣的林子,“快去啊!”

    十桉里偏远,假如真出什么事,那可说不准。

    言焓很快发动汽车,风一样离开院子,同时拿起手机打给甄暖。

    电话一接通,言焓便命令她马上离开所在地。可她沉默了好一会儿,没有问为什么,只是蔫蔫地说:“哦,知道了。”

    一句话,言焓的心一沉。

    到了这种时候,他不知还能说什么,只能说实话:“甄暖,我们可能赶不过来了。”

    这次,她沉默更久,终究重复一句:“哦,知道了。”

    这一声……

    汽车飞速奔驰,车窗外风声潇潇。

    言焓抿了抿唇,不知为何他的心会难受得揪起来。

    “他在你身后吗?”

    “嗯。”

    “尽力保护自己。”

    她轻吸一口气,声音很悲伤:“可,我不会,怎么办?”

    他听出她的欲言又止。

    若不是怕惊动身后的人,她一定会说:队长,你快来救救我好不好?

    可此刻,握着电话,他与她隔着飞越不过的千山万水。

    他心头徒生一种久违的绝望的无力感,很陌生,又异常熟悉。

    良久,他低一下头,也低了声音,轻轻地说:“活下来。”

    “甄暖,请答应我,一定要活下来。”

    “……”那头的人静默无声,却在一秒后强打起精神,轻轻地笑了,说,“好哒~~我听你的呐~~”

    言焓狠狠一怔,心像是被重拳集中。

    “对不起……甄暖。”

    言焓已经不知自己是怎样的心情。

    一种很久没体验过的害怕,一种很陌生的感觉。

    他怕他的一句话害了她;怕来不及赶去,凶手就把她拖到没人的角落,欺.凌她,羞辱她,折磨她,把她击打得血肉模糊,再也不是原来完好无损的样子。

    就像他想过无初次的……阿时。

    这一刻,除了“对不起”,他不知道还能对她说什么。

    他攥着手机,听她温柔地笑:“没事儿。”

    很快,那边传来她急促的脚步声,关门声,死一般的安静后,是阮云征邪气十足的话语:“你说,孙琳的享受都是装的,因为她希望我快点儿结束?”

    言焓慌了,猛然道:“甄暖,把电话给他,我和他讲!”

    可电话接过去,对方淫.邪地笑出一声:“悦椿的工作人员都被我高价支出去办事了,没什么好谈的,你们都给我好好听着吧。”

    电话被重重地放在某个地方,随后便是布料撕裂的声音,和甄暖凄惨的尖叫。

    后排的苏雅都听见了,和身边的谭哥老白对视一眼,三人眼里都是惊慌和憋忍不住的悲愤。

    言焓所有的理智和镇定差点儿在这一瞬间崩溃,他把手机猛地摁到方向盘上,死死捏着,雕塑般一动不动。

    撕衣服的声音掩盖不去阮云征嘴里令人作呕的污言秽语,挣扎中不断有架子的碰撞声和工具摔落的声响。

    甄暖一直在哭喊,嗓子都哑了。

    起初撕心裂肺地惨叫,后来如孩子般嘤嘤呜呜无力地哭,一直在唤队长,唤沈弋,唤副队小瑜,唤谭哥老白,唤黑子林子小松大伟,唤妈妈……

    喊他们快来救她。

    老白大骂一声,抱着脑袋嚎哭起来。

    言焓握着方向盘,指甲深深地掐进肉里。他一动不动盯着前方的路,眼里似乎涌进了什么酸涩而刺痛的液体,让灰暗的视线变得模糊了,银光闪闪。

    不知过了多久,手机那边没了声音,断线了。

    车厢里的气氛沉闷而死寂,只有车轮在风里奔驰的声音,和老白哽咽的哭声。

    ……

    警笛鸣叫闪烁,一串警车急速跑在去往十桉里的高速路上。

    十几分钟的车程像永远走不到尽头一般漫长。

    言焓的侧影冰凉冷寂,隐隐含着不动声色的怒。

    车内镜里,一双幽深而泛着水光的眼睛笔直而执拗地盯着前方,一瞬不眨。

    ……

    一串串的警车下了高速,冲进山口,警笛声响彻整个冬日枯败的山林。

    某个时刻,电话响起,是率先赶到的交警:

    “人已经找到,我们立刻送她出去。”汇报完毕,还有在场人对话的余音:“你们几个把伤口压好,千万别松……”

    断了。

    谁都听得出情况很严重。

    言焓开着车,没有发言。

    枯灰色的树林高速后退。

    对讲机又响了,来自最前方的一辆警车:“迎面有悦椿度假村的面包车,是停下拦截,还是继续行路。”

    言焓:“你们先走。”

    汽车高速行驶,对面的那辆车也像风一样卷来。

    言焓的眼神锐利地扫过去,瞬间看清车座上的那个人,穿着工作服,戴着低低的帽子。可露出的那半张脸,正是阮云征。

    电光火石间的判断让他不自禁握紧方向盘,面容沉着,没有别的动作,只说了句:“扶好。”

    车后边的三人心里一惊。

    对面来的面包车和警方的车队高速擦肩而过着。

    言焓始终没动静,沉稳冷静至极。

    可等那辆车要经过他身边时,千钧一发之际,他突然猛打方向盘,车胎在地面发出刺耳的尖叫。

    车头急转,猛烈而准确地撞进了面包车的车身。

    哐当一声巨响,面包车躲避不及,剧烈侧滑着撞进路边的树桩里。

    言焓拉起车上的手刹,瞬间跳下。

    后边的警车全部紧急刹停,无数刺耳的急刹车声中,刑警们全从车上跳下,将面包车团团围住。

    车里的阮云征被撞得不轻,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试图要倒车,可言焓刹停的车堵在他的车身上。

    他转动方向盘,猛踩油门要强行突破。

    “危险!”众人纷纷躲让。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震彻天际,枯树桠间的麻雀齐齐振翅飞天。

    巨响过后,山林里一片死寂,面包车也停止了运转。

    ……

    阮云征全身僵硬地握着方向盘,惊愕地瞪着眼球,从头到脚都僵直着,只有牙齿在打颤。就在片刻前,一枚子弹打飞了他头上的帽子,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烧掉了一半。

    阮云征控制住自己,望向车外,就撞见几米开外一个黑漆漆的枪口,和一双比枪口还...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