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367位于白塔区兰桂区的交界地带,九年前这里有几个很大的化学品和沥青加工厂,后因意外事故和环境污染等原因拆迁,红砖白瓦的厂房就空置了下来。

    再后来这里被一些潮流小年轻和艺术小青年们霸占,慢慢蜕变成一处人文风景独特艺术气息浓厚的街区,成了誉城的著名景点。

    但同时,这里也因外来人口多鱼龙混杂而常有小型治安事件发生。对警察来说,这里算是比较让人头疼的地方,可也是能常常发现惊喜的地方。

    这里的人通常敏锐而心眼多,对周围环境和人物的变化特别留意。如果加以利用,会是比侦查员还灵敏百倍的观察者和线人。且人家是长期浸润在市井之中的。

    才下车,甄暖就看见一整面墙壁的涂鸦,花花绿绿的,异常绚烂。

    “这里好漂亮啊。”

    言焓心里则浮起一丝说不清的情绪。

    整个誉城就数367这个地方最能深刻提醒他夏时失踪了多久。

    她失踪的那晚,长安久宁的誉城一夜间发生了很多事。

    一起持枪抢劫、一起特大交通事故、一起工厂车间小爆炸、一起杀人案、一起偷窃案、几起夫妻争吵。

    夏时失踪的那一年,市里规划出了城市建设新政策,每个街区每条街道都在改变。尤其是这里,渐渐空置,渐渐来人,渐渐复苏,渐渐繁华……

    每次来,这里都在提醒他:时间过去很久了啊。

    老白停好了车,回头看:“诶,跟着我们的那辆不在了。”

    言焓拔脚往前走:“他们停在后边那个转弯处。”

    甄暖虽然疑惑,可跟着3个男人她一点儿也不害怕,反倒更好奇四周稀奇古怪的风景。经过一条特立独行的街道时,谭哥问:“老大,不去看花花姐吗?”

    言焓脚步顿了一下,想了想:“去吧。”

    他转身往回走,绕进了那条小街。

    街上都是特色小店,卖信纸邮票的,卖烟灰缸的,卖明信片的,还有卖70后80后小学课本的……目不暇接。

    甄暖走在后边,轻声问:“花花是谁啊?”

    老白:“以前干那行的,老被抓老被训,再后来就不干了,搞正经生意。”

    “噢。”甄暖懂了。

    “她挺可怜,年纪很小就被拐卖出来被团伙控制,后来扫黄解救了她,可那么多年人也大了,最好的时光过掉,什么真本事都没学会,钱也全缴给大哥头败光了。除了继续干那行,没个活路。老被抓都成了熟人,每次认罪态度特好,一出局子就开始。后来大家凑了点钱给她,在367买了个破屋子,以前的事也就不干了。”

    “听说很多年前确实很乱呢,好在风气总是一天天变好了。你们真好,买一个门面要很多钱吧。”

    “不知道,是老大弄的。我那时在上高中呢,这些事是听谭哥说的。那时老大也只是警校的学生,但人很牛,老早就跟着尚局办案了。”年纪小的老白滔滔不绝说着,又低声道,“诶对了,甄暖,其实我觉得吧,老大对你挺温柔的。”

    “啊?”甄暖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弄得一愣一愣,声音一提,前边言焓就回头了,清利的眼神在问:怎么了?

    老爸嘿嘿笑:“没事。”

    等言焓回过头去了,他又说:“真的,你别看他平时笑笑很好说话的样子,工作上相当严厉,一点儿错误都要被他训死。如果他对你凶,别往心里去,他也是为大家好。毕竟做这行,哪个地方出一点儿差池,整个队的人就会往错误方向做无用功。”

    甄暖明白他是因那天会议上的事宽慰她,顿觉暖心:“我知道啦。”

    “不过我觉得他对你还是很好了,以前关小瑜三天两头给他训哭。我看他倒没有叫你去办公室挨训。”

    甄暖脸微红,想起自己被他弄哭过。不过,他其实对她已经相当客气,是她脸面太薄。

    还想着,前边传来一声极其酥.软柔滑的女声,听着像是苏杭那边的口音:“呀,言队长怎么今天来的呀?”

    言焓和谭哥已经进了那家店,甄暖抬头看,店名叫“卖火柴的小蜡烛”。

    店面不大,装饰十分温馨舒适,彩色的原木货架上摆放着各种漂亮的火柴和手工蜡烛,五颜六色,荧荧烛火,在冬天里看着温暖极了。

    还未进门,便闻到了火柴和蜡烛特有的淡淡香味,不刺激,不袭人,温润如水。

    老板娘花花打扮得花枝招展,真如一朵花儿。

    她长相中上,化妆也精美,梳着繁复而精致的发髻,别一只翠绿色的簪子,身着一件白兔毛衣领的淡蓝色大衣,里边一件白底花凤凰旗袍。

    “顺道经过,想起好久没来看你了。”言焓语气松散,营造给人一种心情不错的样子。

    花花迎过去他身旁,脸上全是笑,带着特有的地方口音听上去格外柔软娇嫩:“哎呀,就直接说是想我就好了嘛。”

    言焓稍稍倾身,唇角浅浅一弯,便是稀世风华:“我不说,你也知道。”

    花花笑得像是回到了少女时代。

    连甄暖都仿佛被他迷人的笑容晃了一下。看着他们俩“打情骂俏”,她莫名其妙地脸热,悄悄低下眼眸。

    谭哥:“花花姐,要是有什么消息,记得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有奖金不啦?”她故意说。

    “有嘞。”

    老白年轻调皮,也跟着打趣:“最近没有旧人找你麻烦吧。”

    “早没有啦。”

    言焓转身扫视货架上的火柴,漫不经意道:“要是有人来缠,就找我。”

    “不好的吧。”花花咯咯笑,“万一人家说你是我的相好可怎么办呀?不好连累你的呀。”

    “相好就相好,我又不吃亏。”言焓玩世不恭地调趣。

    他本就生得英俊非凡,即使只是被他这样玩笑地奉承,老板娘的脸上也浮上了一片片红晕。

    她捂着脸开心地笑不停,笑完往他身后一看,见到甄暖,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

    言焓顺着她的目光回头:“这是甄暖,我们新来的同事。”

    花花软哝道:“呀,长这么漂亮,干你们这行可惜了的啦。”

    言焓一边挑选着火柴,一边还散散漫漫地学她的语调:“你说,她干什么不可惜的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