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沈弋在城中心的束兰阁粤菜馆定了包间。天气冷,沈弋说多喝汤暖身体。

    房间内装饰古色古香,挂着国画水彩。

    甄暖歪头看着,笑:“我的同事里有一个画家呢。”

    他不言,倒了杯热气腾腾的菊花茶,推到她手边。

    “我以前有什么特长吗?”

    沈弋抿一口茶,道:“跳舞。尤其是芭蕾。”

    甄暖瘪嘴:“可我现在平衡感好差。”

    沈弋的手覆上来:“天气冷觉得很难受吧?”

    甄暖笑容少了点儿,带着无奈的苦闷:“还好啦,习惯了。”她看着他废掉的右手,问,“你呢,手还会疼吗?”

    “没有后遗症,不像你。”他提议,“我们去海南度假。”

    “可我工作脱不开身。”

    “到春天再找工作也可以。”

    “不可以。”甄暖道,“别人顶替我的位置,我就回不来了。”

    “那也能找别的工作。你可以来华盛。”

    “我不希望……”甄暖垂下眸,她的记忆只有几年,这个世界只有一件她熟悉并自在掌握的事。

    她不想放弃。

    迟疑片刻,她缓缓道,“我不希望我的世界除了你,就什么都没有。”

    室内安静无声,他眼里闪过一丝琢磨不清的情绪。

    她盯着茶杯里沉沉浮浮的菊花瓣,“沈弋,我不知道为什么,但如果这样,我会不安,会迷茫。”

    他黑眸湛湛,盯着她:“所以你工作是为了摆脱我?”

    她惊讶地瞪着他:“你不要误会,我……”

    沈弋看着,出乎意料地弯了一下唇角;他很少笑,但每当笑,必然真心且含着笑意。

    甄暖呐呐的,

    他轻声道:“逗你的。”

    她的心突然就柔软了一块。

    室内烛光暧昧,她红了脸,觉得他的笑容即使很浅,也真好看,像雨霁云散。

    “还是那么容易脸红。”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体质。”她不好意思地搓搓脸蛋,嘿嘿地笑。半刻后,不知想到什么,有些迟疑:“我好像……可能永远记不起以前的事了。”

    他淡淡的:“想知道什么,我可以告诉你。”

    服务员来上菜,打断了两人的对话。

    她估计是饿坏了,望着食物眼睛就亮了,夹块鲈鱼塞进嘴里,再拈块蒸排骨啃一口,又盛了碗鲜菇虾仁汤喝喝。

    沈弋一直看着,看她吃着热乎乎的饭菜,脸蛋红扑扑的。

    她五官清秀,脸一红就愈发水灵,尤其害羞时,让人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凝滞,想轻抚一下。

    他不知她在工作时会不会因同事的玩笑和指责而脸红。

    他想起下午纪法拉和他说的话:“沈弋哥哥,你要保护暖暖姐,我看她在言焓面前低声下气的。”

    他低头,用力揉了揉眉心。

    手边触碰到一股暖意,是碗虾仁汤。

    甄暖:“这次出差很累吗?”

    “不累。”沈弋拿起勺子,喝了一口。

    “对了,你应该从新闻上看到申泽天前女友跳楼的事了吧?我听法拉说,华盛股价下跌了,董事会对申泽天很不满。”

    “嗯。”

    “法拉挺开心的,说年底的董事会上,纪琛会提出罢免申泽天董事长案。”

    丁零零……

    沈弋接起手机,听着对方说话,自己只简短地说一两个字;甄暖心里清楚,她在他不方便,便对他做了个出去洗手的手势,走出去了。

    ……

    甄暖洗完手,到烘干机下烘。

    走廊外传来脚步声,来人转弯进来,四目对视,两人皆是微怔。

    申泽天微微一笑,嗓音暧昧地打招呼:“嗨。”

    甄暖不做声,侧身要出去;申泽天立刻挪一步拦住她的去路。

    她始料未及,被他逼困在狭小的角落里,目光全被他高大的身躯笼罩住,如乌云压顶。

    她脸色微白,划过一丝慌张。

    她扭过头,不住地往墙壁上贴。

    她害怕和人打交道,更害怕近距离接触。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很努力,可心里说不清的恐慌真的无法抑制。

    他玩味地端详她柔弱无措的模样,蓦地想起北风里她白天鹅般滑软修长的脖颈;意随心动,俯身凑近。

    甄暖吓一跳,猛地推他要逃。

    无奈她力气小的可怜,猫爪一样挠在他胸口,他笑意更泛滥,抓住她的腰把她抵在墙上,身子几乎全压贴上去。

    甄暖心头巨震,“啊”地失声尖叫,又立刻捂住嘴,琥珀色的眼睛惶然盯着他;

    他兴味更浓,可她本能的表情转瞬即逝,在一瞬间就强作冷静地迎视他:“申先生,申太太应该在附近吧?”

    “是。”他看穿她的虚势,笑着手指捏住她的下巴,“我还知道沈弋也在。”

    甄暖反而镇定了,底气十足道:“最近你的烦心事太多,不要再因我多添一件。”

    申泽天微微眯眼:

    “他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姜晓的死也是他一手策划的。”他好似被激将了,哼笑一声,低头凑近她的唇;

    她一愣,飞快扭开头,他的嘴唇落在她脸上。

    他记得,她年纪不小了,可肌肤软腻得不像话。他恍惚一秒,感觉身下一股力量袭来,直逼胯间。

    他连忙躲开,甄暖的膝盖撞上他的股沟,他心惊而狼狈,尚未反应过来,她已挣开他飞也似的跑开。

    申泽天冷笑一声,抚平衣服上的褶皱,理了理衣领,转身走上走廊。

    董思思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手里握着黑色香奈儿,端庄地立着。即使看到她的新婚丈夫调戏他人,她也无动于衷,只道:“有什么事,等警方那儿结案了再说好吗?暂时先不要招惹沈弋。”

    申泽天收了玩闹的表情,靠在墙上,从兜里摸出一盒烟:“那小子,做事比纪琛还狠。”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