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亲爱的苏格拉底最新章节!

枯败,地里铺着塑料薄膜。

    干枯的花枝大片地东倒西歪,塑料薄膜上脚印凌乱不堪。

    大家都在忙碌。

    这不是甄暖的工作范围,她有些心不在焉,双手插兜立在原地,四处瞄瞄,恍惚走神。

    言焓蹲在花圃边的下水口检查,他叫人来挖滤网,一抬头见她立着发蒙,冲她勾勾手指,嗓音不太客气:“甄暖。”

    “诶?”她立刻精神集中。

    “过来。”

    她顺从地小跑过去,等待命令的样子。

    言焓起身,顿时高了她大半个头,冷风也被挡走一半。他往外走了一步,给检查下水管的同事留位置。

    “知道我为什么带你上来吗?”声音和风一样冷。

    甄暖摇头,隐隐有即将挨训的预感。

    “我刚做刑警时,郑容老师总和我们一起看现场。平白给自己增加工作时间。有人议论他管太宽。”

    甄暖冻得脸发白,缩着脖子看他。

    “有次车祸,他拒绝照片,坚持亲自去案发道路看肇事车辆。他说,分析现场的车身伤痕可以让他在尸检时有所侧重,提醒他检查那些可能会忽略的身体部位。尸体是最可靠的证据,可很多时候,法医只看尸体本身,会有遗漏。”

    语气没有起伏,在她听来却分外刺耳,

    “实验室破案率高不是偶然,也不止是科技,在人。”

    “希望将来你能媲美实验室里的每一位同事。”他说,“西方的法医通常叫病理学家,记住学和家,记住你身上的责任。”

    甄暖脑子里轰隆一声,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她学业生活皆顺利,从没被否定过,出勤第一天就被不轻不重地提醒一番。

    无关专业,而是态度方法。

    她立在北风中的楼顶,像热锅上的蚂蚁,羞耻得脸上起火。

    但她不会因此沉浸在羞辱和受伤中,她很快认识到言焓是对的,她羞惭而认真,重重地点点头:“对不起,我会改正错误。”

    这样坦然的态度,让言焓微微有些意外。

    他没再说什么,侧身从她身边走了。

    甄暖捋捋头发,收好心思,和其他人一起观察现场。

    ……

    天色暗了,警察们准备收工。

    甄暖从地上站起来,手脚都麻了。

    她小心地四处看,言焓不在,可能先走了。她大舒了一口气,他不在附近,她就不紧张了。

    甄暖觉得差不多了,搓搓冻得僵硬的手,一边哈气一边快步跑,才进楼梯间便被人影吓了一跳,一下弹回去撞到铁门上。

    言焓单手插兜,正低头靠着墙壁抽烟。

    她把铁门撞得轰隆响,楼梯间里震耳欲聋。

    言焓散散地偏了一下脑袋,隔着虚渺的烟雾,微微眯眼看她;

    看了半晌,有些好笑:“我是鬼吗?”

    甄暖瞪大眼睛,一句话说不出,只懵懵地摇头。

    言焓想,他才真是见了鬼了。

    除了琥珀色的眼睛,这女人连习性都和他的女人很像,很容易被吓到。

    有次,少年的他翻墙爬进夏时的房间,缩在她的小床上睡觉,她进来时被床上的人形吓得捂住脸尖叫跳脚,声音在整个青石巷上空回荡。

    甄暖愣了好一会儿,又再度摇头,道:“不是鬼。”

    他笑一声,挪开目光去,渐渐,声音低了些:“脸都白了。”

    她又一愣,小声道:“不是吓的啊,是冷的。”

    他扭头,看她脖子露在外边,唇角微扬:“真蠢。天气冷不会躲在楼梯间里避风吗?”

    甄暖:“……”

    是谁非把她拎上楼来的啊?

    言焓远离她走了几步,冲她扬扬手,示意他在抽烟,让她离远点儿。甄暖其实已经离得够远,但还是依命令退后了几步。

    狭窄的楼道里天光昏暗,有好几秒,两人都没说话。

    他安静地抽烟,她木木地站着看。

    冷风关在外边,她身体渐渐浮起一丝反转的温暖,有点暖洋洋的舒服。

    忽地,他又笑了一声,毫无预兆地说:“女人好像都怕冷。”

    嗓音沉磁,坠入楼道消散了。

    甄暖:“诶?”

    言焓没继续说了,低着头,胸膛微微起伏着。他深深吸一口烟,又缓缓呼出来。分明是呼气的动作,嘴唇却微微抿着,莫名克制而隐忍。

    烟雾一点点溢出,弥漫在他的脸庞边。

    长长久久的安静,只有冰冷铁门外灰白的天空和呼啸的北风。

    隔着袅袅的烟雾和昏暗的天光,甄暖忽然捕捉到他眼中一闪而过蚀骨的寂寞,眼神放空一瞬,似乎在想念什么。

    不知为何,她忽然感到伤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