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穿书之男主一掰就弯最新章节!

    再一睁眼,白阜的瞳孔扩大,一双眼睛变得极为幽深,但又似空洞的虚无,使人不敢与之对视。深怕陷入其中,不能自拔。只是现在无人见到白阜这副模样,自然是无从感受了。

    从外看来白阜的眼睛没有什么问题,但他此刻只能感受到黑暗一片,似是已经到了沉沉深夜。好在对于已经进入元婴巅峰的白阜而言,就算眼睛瞎了,凭借灵识也能在悬崖峭壁行走时如履平地。所以此时他并没有回火峰查看是什么东西进入了他的身体,也没有心急知道他的眼睛出了什么问题。

    白阜此刻只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刚才的那个江芜是假的。

    那么,真正的江芜在哪里?还需要他去寻找。

    而刚才进入白阜眼睛的其实是折了翅的幻影蝶,它化作那般模样也不过是为了求救,被救之后进入白阜眼中其实是为了与其签订契约,奈何白阜是剑修,没有学过兽约,所以不知其物,不明其为,没有与幻影蝶签订契约,反倒将其逼出体外。幻影蝶就此死亡,白阜也落得暂时失明的下场。

    白阜将灵识的覆盖面积提到最高,半个阴峰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察觉到四散逃离的妖兽,也探测到墨阳等人追赶收服妖兽的情形,唯独没有查探到江芜和余喆七二人的行踪。他将此时身处的半个阴峰地毯式的搜索了一遍之后,又转移到阴峰的另一侧开始搜索,但整个阴峰竟都没有二人的身影。

    白阜的眼睛还有些胀|痛,便闭上双眼,断了衣袖将双眼蒙住扎紧,前往阳峰寻找。在阳峰,他终于有所收获,寻到一人,却不是江芜,是土峰弟子余喆七。

    “你在做甚?”白阜站在余喆七身后冷冷问道,他此时只能感受到余喆七的气息,感受到其所在的位置。

    余喆七被白阜吓了一跳,将手中的机械鼠收进储物袋,强装镇定回道,“白阜师叔。”

    正对白阜,余喆七方才看到白阜眼睛上蒙着的布条,忙转移话题,问,“师叔眼睛怎么了?”

    “无碍。”白阜冷淡回答,也不计较对方答非所问,“你可曾见到江芜?”

    余喆七:“不曾,自阴峰有道剑气袭来,我便离开阴峰,避至阳峰了。”

    “既如此,你便快些离开,回土峰罢,此地是阴阳二老镇守之地,寻常乱闯可是要受罚的,今日派中发生大事,便也罢了。”

    “是,弟子告退。”

    余喆七走后,白阜又开始了他的寻芜之旅。

    此时,江芜又在哪里呢?

    连接阴阳二峰的铁桥平稳安静,没有一丝动荡,中间的铁筑亭阁已经隐约锈迹斑斑。亭阁的正下方是万丈断崖,崖高是比阴阳二峰外侧的高度高出许多倍的,因为崖底是凹陷深入的。华阳派的先祖进入其中的从来没有活着出来的,所以华阳派也没有对断崖的记载,只是根据崖中常年深雾,又甚为神秘,因此为其取名‘神雾崖”。

    再说阴塔被慕容弋的一道剑气劈开,也斩断了束缚朱厌的千年玄铁,朱厌一手扛起江芜,一手扛起皇珏,便是朝着神雾崖的方向而去。

    神雾崖底,有一方怪泉,温度极高,常年沸腾,是神雾崖中的雾气的源头。此时怪泉中忽然发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泉水震荡,水花四溅,一只九个头的怪物猛地从中钻出,上得岸来,朝着一个方向疾速奔出。

    深入崖底的朱厌突然驻足,将肩上的食物甩到地上,朝着另一个方向奔跑,背影仓促,似是逃亡一般。

    没错,江芜就是被摔醒的,他睁开双眼看到的便是朱厌急吼吼的背影。此时,江芜全身衣衫褴褛,到处都是细小的擦伤,脸上却是干干净净的,还是那个白白嫩嫩的少年。

    江芜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尘,环顾四周,便看到一处石壁下的皇珏,看来皇珏是被扔在壁上再摔下来的,可真惨,江芜默默同情,将他扶起。皇珏一身衣服倒还完整,却依旧昏迷,绝不是没有受伤的缘故。江芜记得好似有一道霸道的剑气向阴塔劈来,皇珏护着跳出窗外,当时还听见对方闷哼一声,想必是受了重伤的。江芜摸着皇珏的衣服,猜测这大概也是一件灵器,所以在那么霸道的剑气下仍旧完好无损。

    这狐狸本性倒还不坏。

    突然,江芜的脸色一变,这衣服是灵器没错,却不是完好无损的,在皇珏的肩胛处衣服有一道长长的口子,口子的周围湿润黏腻,江芜屈身一看,他的双手竟然全是鲜血。皇珏的衣服上看不出他到底流了多少血,江芜便将皇珏的上衣剥下,饶是在黑道上见惯伤口的江芜也不禁吸了一口凉气,皇珏背上的剑伤,从肩胛处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