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郁锦臣轻叹:“你这样会很累,我们轻松一点不好么。”

    韩夏朵拽住他胸前的衣服:“你之前说喜欢我,让我考虑做你的女朋友,你也说你娶我是真心的,可你知道什么是心吗?”

    从见到他那天起到如今,他不断在向她靠近,即使她后退,他也跟鬼魅似的找机会靠近她,而如今,她真的嫁给了他,他?妈的却跟她说不要跟他讲爱情。

    耍人也不能这么耍啊蹂!

    郁锦臣扯下她的手,安抚她似的摸摸她的脑袋:“冷静点,我说过我的确喜欢你,娶你也并非情不得已,因为我正需要一个老婆,最好给我生个孩子,你当我老婆,我是很满意的,但我不是毛头小伙子了,我要的是一份安定安全,即使发生任何变故也能平静处理的婚姻,即使哪天我们分手了,都能够友好的祝福对方,这才是成熟的想法。”

    “成熟个屁。”

    “不许说脏话!”

    “我从来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我就这么粗鲁。”韩夏朵翻身起来,套上衣服下床。

    这个一直以来都对她百般温柔的男人,感兴趣的压根就是痛快的走?肾。

    之前她心里纳闷,如果不是真的喜欢她,为什么说要娶她,他说不娶,对媒体解释一下,大不了就是她的名声从今之后不好听,对他没有丝毫的损伤,所以他主动的站出来替她做了这么多,才会让她觉得他当真有多么喜欢她,到现在她才开始有点闹明白了,他正好缺个老婆,而她恰巧又符合他的心意,正好他就顺水推舟,既当了英雄也有了老婆同时也解决了他的生?理?问题,但这些跟爱情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他更愿意把她当成是宠物,他会宠着你,也会抚摸你,但他不会跟你交心。

    “你去哪里?”郁锦臣看她往外走,问道。

    “随便走走!”

    韩夏朵扔下句就往外走。

    童话就是用来破灭的!

    走了一圈,冷静了,她才回去。

    郁锦臣在处理工作。

    似乎也没有要去找她的意思。

    韩夏朵没有打扰他,从他后面经过,坐到椅子上,拿出手机去刷朋友圈,里头都闹腾着要看她的蜜月旅行照。

    她拿起手机自拍了几张,每一张都表现的很开心,发上去的时候,她看着自已的照片,心虚的像是Ps过度了似的,满满的都是作假的痕迹。

    “发什么呢?”郁锦臣不知何时到了她的旁边。

    “晒甜蜜啊!”说完,韩夏朵抬起头来又补充了两个字:“假的。”

    “那就——”郁锦臣弯腰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分?开她的腿,让她缠住他的腰:“变成真的好了!”

    “对你来说,做?爱就是甜蜜?”

    “水?乳?交?融还不够甜?”郁锦臣反问。

    “心灵交汇敢不敢?”韩夏朵开玩笑似的跟他呛声。

    郁锦臣将她压在墙壁上:“我不喜欢整那些虚的,我更是喜欢实实在在的给予。”

    “郁总可真是巧舌如簧!”一句郁总,满满的讽刺。

    “不然怎么能跟你法式深吻呢。”郁锦臣的声音格外沙哑诱人,薄唇挑?逗般的与她碾磨着,像个情场老手般的调?情,用眼神融化她,用呼吸滚烫她,整个卧室都开满了欲?望了的花朵。

    韩夏朵没能抵抗他,她现在的心就像天上的风筝,想要拼命的扯回来,可线已经放的好长好长。

    随着他一声满足的叹息,他靠在她的身上喘息,细细的吻还是落在她的肩头:“夏朵,我真的很喜欢你!”

    “谢谢你告诉我喜欢跟爱中间究竟隔了几个太平洋。”韩夏朵有气无力的说。

    听他这么说,她也很想抽根烟,所以在他点燃了那根每次必抽的事后烟的时候,她抢了过来,狠吸了一口,惬意的闭着眼睛靠在她的怀里:“老公香烟味道真好。”

    “韩夏朵,你这样子真堕?落!”郁锦臣眉头皱起。

    “错,是风情万种!”韩夏朵对着他喷了一口烟:“以后我们一起抽,有福同享。”

    “我不喜欢你嘴里有烟味。”

    “我喜欢啊,特别特别的

    有男人味,我特喜欢你的嘴唇,百亲不厌。”

    “韩夏朵你越来越不矜持了。”

    韩夏朵仰起头,对他笑的很绚烂:“是你先勾?引我的,我不过了上了你的鱼钩。”她在他的胸口化了一个圈,靠上去,夹着香烟的手软软的搭在外头,任由它自燃。

    跟沈君逸一段情,如同每个人的青春,初恋,青涩的,甜蜜的,在守候中走向完结。

    她不知道跟郁锦臣是一段什么样感情,她只是觉得刚刚开始就快要将她耗尽了,她从未如此的失常过,他果然是毒?品,一步步诱惑她走向深渊。

    郁锦臣低头看着趴在他胸前好似睡着了的女人,深沉的眸子里无动于衷的静如止水。

    **********************************************************************************************

    在希腊呆了一个星期,他们回去。

    蜜月归来,韩夏朵给杂志社的每个人都带了礼物,包括柳霜霜。

    “品味可真烂!”柳霜霜看了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