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谁?”韩夏朵被吓到。

    转头,嘴唇擦过一阵温软,还未来得及逃开,他就张口含住了她的嘴唇。

    快要占据她全部灵魂的气味蹂。

    熟悉而又眷恋该。

    一阵窒息的热吻后,两人就有点气喘吁吁,郁锦臣的下巴垫在她的肩头,手还圈在他的腰上:“怎么忽然好像不开心了?”

    “有吗?”韩夏朵笑笑。

    她该如何对他说,她在嫉妒他跟前妻的过往,嫉妒她的婚礼比自已的豪华,嫉妒他曾如何宝贵过另一个女人,甚至在听到她的美貌后嫉妒的呼吸困难。

    她如此的小心眼,她怎么敢表现。

    郁锦臣看了她一会,拉起她的手走到窗户边:“我们逃跑吧。”

    “逃跑?”韩夏朵睁大眼睛,心里还迷迷糊糊的:“逃去哪里?为什么要逃?”

    “你不觉得宴会很无聊吗?今天我们是主角,怎么过由我们自已决定。”郁锦臣推开窗子,先跨了出去,然后他把手递给韩夏朵:“来!”

    韩夏朵看着那双漂亮修长的手,心里被打击浇灭的火苗子又慢慢的复苏了。

    “嗯。”她兴奋而坚定的把手放在他的掌心上,提着裙子爬了出去。

    感觉像是两个逃学的孩子。

    外面,空气好清新。

    韩夏朵张开着双臂,开心的在原地转了一圈,什么烦恼什么压抑都没有了。

    郁锦臣站在一边,双手插着袋,月光轻轻泄在他的肩头,便是一副唯美的画卷。

    “我们快走,别被他们发现了!”

    郁锦臣拉起韩夏朵,带着她溜出郁家。

    两边一路的奔跑,风在他们耳边过,心脏在狂跳,韩夏朵感觉自已快要飞起来了,身上的礼服,脚下的高跟鞋都变的如此轻盈。

    衣服脏了,头发乱了,但是她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她干嘛在乎那些物质,干嘛在乎他的那些过往,最重要的是,现在,此时此刻,他在牵着她的手在向前奔跑。

    他的未来是她的。

    他的人,他的心,都是她的。

    侧头看他,她用力的握紧他的手,她绝对不会被掉下。

    跑了很长的一段路,累的气喘吁吁,却格外的高兴,郁锦臣带他进了后山的树林,路过一片杂草丛生的草地跟树林,背后竟然有一处瀑布,水流不大,在下面积聚起了一片小湖,在月光下如同一面黄色的镜子,异常的美。

    郁锦臣拽她进去。

    “衣服湿了,我们在旁边坐坐就好。”韩夏朵不喜欢玩水。

    “在水里当然会湿啊。”郁锦臣说完,使坏的往她身上拨了一把水。

    “啊,别玩了,住手。”韩夏朵用手去挡,可还是淋湿了她的头发。

    她越是叫,他就越变本加厉,弄的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干的,气急的韩夏朵开始反击,最后更是肆无忌惮的搂着他的脖子朝他脸上吐水。

    “哈哈哈哈——”看他用手抹脸的样子,韩夏朵开心的大笑。

    忽然,没有预兆的,她的嘴巴就被堵住了。

    她惊在原地。

    他的吻一开始霸道,慢慢的就变的异常的温柔,他有力的双手捧着她的脸颊,磨蹭着她的嘴唇,亲吻着她的脖子,转而又辗转吻回她的嘴唇。

    他们的衣服都湿透了,贴在一起,传递着彼此热度。

    夜,慢慢的迷醉了。

    她抱着他小心的回应,他的气息越来越急促,抚摸着她后背,最后轻轻的拉开了拉链,这一时刻终于还是来临了。

    一切都进行的那么自然而然。

    他们的身体很契合,他让她体会到了什么是强烈的震撼,他让她蜕变了,变的完全不一样,一个全新而妖娆的女人。

    他们放纵了整整一夜,直到筋疲力竭。

    郁锦臣好像把囤积了几年的欲?望都全数交给了她。

    *

    清晨的阳光升了起来,韩夏朵睁开眼睛看到躺在她身边的男人,心一瞬间像被什么灌满,她知道自已完蛋了,不过她没有逃避,而是爬过去给他一个吻,舌头顽皮的钻进了她的嘴里。

    郁锦臣被她弄醒,翻身压住她,睁开迷离的双眸:“是不是上瘾了?”

    “你说什么啊?我不懂。”韩夏朵装天真。

    “小妖精,昨天你是第一次,不能太贪得无厌,懂吗?”郁锦臣拧她的鼻子。

    “你果然是老了!”

    “再说一遍!”

    “你老了!”

    于是某人为了证明自已年强力壮,又折腾了一回。

    至于韩夏朵,自从搂了他的脖子,坐在他的大腿,靠了他的胸口,摸遍了他的全身之后,她就没怕过他,怎么横不也是她老公,怕个毛线啊!

    大不了就像现在,被他就地正法。

    不过后果是,她完全不能坐了,即使是轻轻的坐,也要屏住呼吸。

    下楼吃早餐,大家都在。

    顾若菲皮笑肉不笑的问:“昨晚睡的好吗?”

    “还不错!”韩夏朵也与她虚与委蛇。

    “看这红光满面的,估计很快就能抱孙子了。”四婶插嘴了一句。

    韩镇起高兴的笑笑:“但愿啊!”

    “爸,我会努力的!”韩夏朵也不回避,该有所表现的时候就要表现。

    “好!有心者事竟成!”因为韩夏朵这一句话,韩镇起对这个儿媳妇好感倍加。

    郁锦臣温柔的夹了菜给她吃。

    顾若菲恨得差点将银勺子给咬断。

    沈君逸没有吃完就起身了,看前自已心里真正喜欢的女人嫁给了别人,还要看她幸福的样子,他觉得日子真是过的窝囊极了。

    可他越是心急不甘,就越是得不到她。

    一会,韩夏朵跟郁锦臣也吃完了早餐,走到外面,她才想起手机忘记拿了。

    郁锦臣就说先去车里等她。

    匆匆的跑上楼,去房间里拿了手机,出了房间,却不想与顾若菲跟沈君逸碰上。

    “韩夏朵,你可真是会拍马屁啊!”顾若菲讽刺她。

    韩夏朵勾起嘴角:“多谢夸奖,不过若菲,君逸啊,我现在嫁给你们小舅舅了,你们下次见我要叫我小—舅—妈!不要乱了辈分,知道吗?”

    “哼,你得意不了多久,我都为你买好了棺材,看好了坟地,就等着看你怎么死。”顾若菲声音婉转阴狠。

    “郁锦臣他根本就不爱你,他不过是需要一个像你这种蠢女人填满他的空虚罢了,总有一天会你后悔的。”沈君逸用一种怨恨的眼睛望着她。

    “你们对我可真是够关心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