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别老不正经了,多大岁数了,真是的。”韩铁生老脸涨的通红,拿下老婆的手,故作严肃。

    “老了就不能相亲相爱了,老古董!”

    韩夏朵忍不住笑,也许从小大到大,她的父母,叔叔阿姨,舅舅舅妈婚姻都是很幸福美满的,因此她也就把婚姻当成了细水长流,普通而温馨的人生,想要有危机都难。

    然而,她想错了,那样的婚姻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好了,上车吧,时间要来不及了!”她过去打开车门,让他们坐进去。

    将父母送到机场,交代给了导游,看他们进了安检,站在机场外,目送着飞机飞远,站了很久很久,她才离开。

    去了杂志社,她一如既往的工作了一个上午,半点婚变的端倪都没有表露出来。

    下午,她去了律师楼的其中一家律师事务所,找了一个熟悉的老同学,让他帮忙拟定了一份离婚协议。

    “只要你跟你先生在上面签了字,委托我或是你先生的律师,都可以替你们去办离婚。”

    “好,谢谢!”韩夏朵看了上面的内容后,折起来放进包里。

    她起身,老同学叫住了她:“夏朵啊,你真的要离婚?”

    “不是真的要,是不得不。”韩夏朵说完后,就走了。

    谁会真的甘心就这样放弃呢,哪怕是现在,她平静的握着离婚协议书,她依然觉得自已是爱郁锦臣的,胸口的火焰依然燃烧,可是现实已经进入了冰河时期。

    在他选择之前,她要快他一步。

    结果是相同的,不同的是,她选择是她主动退出,不是他不要她。

    从律师楼开着到杂志社,不知是因为天气热还是血压低,韩夏朵感觉快要昏倒了似的。

    伊凯馨看到再抹风油精的韩夏朵,忍不住观察了她半天:“夏朵你瘦了不少。”

    “看出来了,我减肥呢。”韩夏朵不以为然的说。

    “你以前可是不热衷减肥的,怎么,女为悦己者容,也开始注重自已了。”

    韩夏朵笑笑,没有向好友吐露实情。

    下班了,她本来告诉管家她加班不回来,可是转念她又提前回去了。

    却不想一回家,从上到下的见到她的情景都古古怪怪的,她拉着一个佣人过来问,知道全家人都在偏厅开会。

    她一个箭步过去,站在门口,凑近一些,便听到里面的对话。

    “锦臣你得快点跟夏朵说。”

    “是啊,拖不得了,你看她这几天,俨然一副要跟你耗到底的架势。”

    “现在我就怕韩家那两个老人来闹,太可怕了。”

    “要不让她自己开个价,给足了她补偿金,恐怕就也肯走了。”

    韩夏

    朵什么都没有去想,用力的一把进门推开。

    郁锦臣本来紧锁着眉头,看到韩夏朵,目光里流露出诧异:“夏朵!”

    屋里的其他人亦是很惊诧。

    韩夏朵面无表情的走过去,站定在茶几前:“这点小事,还需要开会啊,挺重视我的。”

    “韩夏朵你先回去!”郁锦臣表情肃冷,语气里带着命令。

    韩夏朵低头,从包里拿出离婚协议,翻出钢笔,蹲下身来,翻到最后一张,在上面签了一个字,然后推开郁锦臣面前:“你也签吧!”

    郁锦臣看着摊在自已面前的离婚协议,深眸一阵的收缩。

    这小女人竟然拟定了离婚协议书!

    “至于补偿金,本来也没想要多少,不过你们既然说要满足我,那我也不客气了,5000万吧!”韩夏朵眼皮都没有眨一下的说。

    “5000万!你胃口也太大了!”三叔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现在才知道我胃口大吗?没这个气量,就别说什么给足我啊,你连人有多贪婪都没有搞清楚,就大放厥词,难道说出来是逗我玩的吗?”

    “你这贪心的死丫头!”

    郁镇起开了口:“别说了,五千万我们给你!”

    “太好了!”韩夏朵笑了一下:“现在马上给支票吧,我们速战速决,我还能赶在天黑前收拾东西回家呢,另外,你们也不会担心我父母老闹,他们去云南玩了,今天早上我送他们上的飞机。”

    会议室的里人听的都快无语了,从来没有看过这样女人,离婚弄的跟卖菜似的,不仅没哭哭啼啼,还催着夫家赶紧的给钱,好似迫不及待要拿了钱离开似的。

    郁锦臣的脸色铁青。

    “锦臣,开支票!”郁镇起命令儿子。

    “开啊,郁锦臣,”韩夏朵看着他,见他迟迟不动手,她又说:“该不会心疼钱了吧,也是,一张离婚协议换五千万,这比抢银行还快啊,不过谁让你们夸下海口呢,快开,五千万,我拿了还走,别磨叽。”

    到了这一步,她希望自已是笑着离开的。

    郁镇起看出儿子似乎还舍不得这女孩,转头对郁锦绣说:“你来开。”

    “是,爸。”郁锦绣从包里拿出支票,开了一张五千万的,撕下来,递给韩夏朵,讽刺道:“这桩买卖,你可是赚的盆满钵满了。”

    韩夏朵抽过支票,看了看放入包里:“那也要有傻瓜肯上当啊。”

    “牙尖嘴利!”郁锦绣眼睛冷傲阴毒。

    “多谢夸奖!”韩夏朵对她笑笑,侧头最后看了郁锦臣一眼:“保重吧!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