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韩夏朵在撞击的一瞬间便失去了知觉。

    “出事了,出事了——”最先出来的佣人看到眼前这一幕,大叫了起来。

    随后出来的郁锦臣看着撞在树上的白色汽车,认出那是夏朵的车,他的心一下被提了起来,飞速的奔跑过去蹂。

    后面陆陆续续出来的郁家人,都震惊的傻在原地,接着,他们发觉冒着白烟的车子在漏油,也就表示车子随时随地都有爆炸的可能该。

    顿时,谁都不敢过去。

    “锦臣,快回来——”薛华芝吓坏了,冲着儿子大喊,步伐也随之要跟过去。

    其他人赶紧的拉住她,同时呼喊着郁锦臣的名字。

    太危险了!

    那就是一颗定时炸弹,此时郁家人顾及的也只有自已跟郁锦臣的安危,全然把还在车里的韩夏朵给忘记了。

    郁锦臣不听身后的呼喊声,他也注意到再漏油,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好救她。

    来到车边,底盘冒起的白烟把车窗挡的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里头的清醒,只是大概看到一颗黑头的头颅靠在方向盘上,安全气囊没有弹出来。

    他去拉车门,不知是不是车子撞变形了,车门竟然打不开。

    车子下面的油滴滴答答的流的更快,趟过草地,浸透了郁锦臣的拖鞋。

    心头只有一个信念,就是无论如何都要救她。

    “夏朵——”他用拳头跟手臂去砸车窗玻璃,一边叫着她的名字。

    “锦臣你快回来,车子要爆炸了,快回来!”

    “快去过去帮忙把车门弄开!”

    “把二少爷给我拉回来!快去!”

    就算是佣人,司机,保安,他们都是怕死了,谁知道眼前着情景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死了也就那么死了,所以尽管郁镇起下来命令,却是谁都不敢动,不去大不了就是被开除,可去了弄不好就是陪葬。

    薛华芝本就血糖低不经吓,这下子更是快要昏厥过去了。

    郁锦臣用拳头跟手臂砸了半天,手上全是血,只是砸裂了一条细缝,眼前着这样下去不行,他冲着不敢过来的人群喊:“给我一把锤子!”

    刚才正在修理木门的园丁手上正好又把锤子,他虽然也很害怕,但是总不能真的见死不救,他跑过去,把锤子扔过去就跑开了。

    郁锦臣也不怪他,跟命比起来,什么都是不值一提的。

    他拿起锤起,冲着那边裂缝砸,几下就把玻璃窗砸开了,他把头伸进车内,解开她的安全带,把满头都是血的韩夏朵从窗户里拖出来。

    车底下有火苗子窜出。

    “轰——”的一声巨响,车子爆炸了,大火带出滚滚浓烟往上空直冲。

    郁家的女人们吓的乱了腿,薛华芝直接就昏了过去,因为大家都没有看清,郁锦臣究竟有没有把韩夏朵救出来。

    一切都来的太快了,没有一个人是有心理准备的。

    郁镇起捂着心脏,也快不行了,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就在这里,花圃里传来动,郁锦臣抱着韩夏朵站了起来,原来在爆炸的时候,他就带她卧倒在旁边的花圃里,这样就能大大的减少冲击。

    “快叫救护车!”郁锦臣面色冷峻,声音低沉的喊道。

    站在那边的人立刻拿出手机来打电话。

    二十分钟后,救护车跟消防队都来了。

    韩夏朵被抬上担架,送去医院,郁锦臣也一同去了。

    坐着救护车上,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人,郁锦臣心里分外的愧疚,他的耳边响起她刚才对他说的话,你想今天也变成我的忌日吗?

    结果,今天差一点就真的变成她的忌日了。

    他用手抹了抹脸,分外的疲惫。

    到了医院,沈君逸就来了,他下午去了公司,听到消息后急的立刻赶了过来。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夏朵自已去撞树?”沈君逸无法理解,这事情没那么简单,他了解夏朵,她不是个悲观的女人。

    <

    p>“具体怎么回事只有夏朵自已才知道,但当时只有她在车里,撞一定是她自已撞上去的。”郁锦臣淡淡的回答,声音里满是沉重。

    沈君逸没有再说话,尽管他想去揍他,但一想同样是让夏朵失望的人,他们谁也没有比谁好。

    他坐下来,十指扣在一起,慢慢的收拢。

    郁锦绣跟顾若菲是随后来的,两人坐下后,什么都没有说,沈君逸目光阴狠狠的看过去,不知是在看着谁,那里头的竟有沾血般的浓烈恨意。

    又过了一会,韩铁生跟方玉如也匆匆赶来了,他们倒也没有责怪郁家,只是分外的担忧。

    方玉如忍不住就在哪儿掉眼泪了。

    “哭什么哭,女儿都被你哭死了。”韩铁生心里急,这她这一哭,心里就更是烦。

    “呸呸呸,什么死不死的,不要说这不吉利的话,我们朵朵不会有事的。”方玉如边说眼泪就掉的越是急了。

    反观郁家这边,全都是分外冷静的。

    郁锦臣心里头是沉甸甸的,从未有过这种难以呼吸的感觉,他望着那道手术室的门,想象到刚才的命悬一线,便莫名的感到一阵的恐惧。

    *****************************************

    韩夏朵苏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睁开眼睛,她看到了自已的父母,他们斜靠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她转了转头,看到坐在床边的郁锦臣,心里顿时有一种难以名状的凉意。

    她不太想要见到他。

    “你醒了?”郁锦臣靠过去:“感觉怎么样?难受吗?要不要喝水?”

    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而她一个都没有回答。

    不止是嘴巴干的张不开,也确实是内心不想说话,她还记得她是怎么出的事,她当时去找他的时候,内心已经是很惊慌了,但他因为自已心情不佳,就不想理会,等到真的出事了,再来关心有什么用。

    郁锦臣没有再问第二次,而是起身给她倒了水,放上了吸管拿过去:“先喝口水吧。”

    韩夏朵没有拒绝,喝了两口。

    “要不要吃点什么?”郁锦臣把杯子放下后又问。

    韩夏朵摇了摇头。

    郁锦臣坐了下来:“夏朵,对不起——”

    韩夏朵把眼睛闭上:“我还要睡!”

    轻盈的四个字,表现出她此刻什么都不想听,他也不必多说什么。

    像郁锦臣那样的聪明人自然知道她的想法,没有再说下去:“好,你睡吧,我在你旁边。”

    韩夏朵不再发出一点的声音,闭着眼睛,安稳的就好像是又睡着了。

    郁锦臣一夜都没有睡,坐在椅子上直到天亮。

   &nbs...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