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中文网 www.mhzw.net,最快更新热情似火,总裁的挂名妻最新章节!

    郁锦臣勾了勾嘴角,极为短促的笑了笑:“是你自已爬上来的抱我的。”

    “这不可能,我在沙发上睡的……”韩夏朵愤慨的指着沙发,忽然想起昨天半夜她好像是起来上过卫生间,然后回来的时候她就那么习惯性的回了床上。

    她将指出去的手指收回来,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想起来了?”郁锦臣看她忽然停顿不说话的模样,内心也猜到了七八分蹂。

    韩夏朵自知理亏,也偃旗息鼓,不在说什么。

    郁锦臣却慵懒的眯着深眸调侃起来:“昨天还满意吗?”

    “什……什么?”韩夏朵装糊涂。

    “你说是什么?”郁锦臣抬手,指尖轻抚过她的腰肢,惹的她一阵触电般的颤栗。

    韩夏朵见糊弄不过去,也不解释,干脆就很大方的一挺胸:“哦,你说那个啊,满意,相当满意,继续保持这种实力。”

    郁锦臣看她一会,揽住她的腰,将她压回床上,轻捏住她小巧的下巴,深海般的眸波光粼粼:“既然还一晚都那么难忍,不如你还是回床上来睡吧。

    “哦不,昨晚是昨晚,今晚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韩夏朵立刻否决。

    错误?她把他们的房事称之为错误,郁锦臣的眉心染了黑气,却还是平心静气的说:“既然你坚持,我也不会逼你。”

    “那就别压着我,另外,不要无端端的捏我下巴,做出各种挑?逗的动作,这都不合适。”韩夏朵推她,满脸的无动于衷。

    他既然提出了那么善解人意的条件,她不想像小孩子过家家酒一样,说定就定,说取消就取消,一如她的心,不是他想伤就能伤,给颗糖就痊愈的,世界上没有那么神奇的事。

    郁锦臣被她这连番的理性表现弄的有点下不了台,他撑起身体,挪开,让她起来。

    韩夏朵从床上起来,被单从她身上滑落,她不想光溜溜的下床,于是就很客气的裹着被单下了床,同样光着身体的郁锦臣就那么被曝光在光线下了,而韩夏朵嫌后面的风景实在是太美,她没敢看。

    待她穿好衣服出来,郁锦臣已经套上了丝质的睡衣。

    看了一眼沙发,韩夏朵想要一掌劈向自已的脑袋,她要想个办法,防止自已再因为惯性而睡错地方。

    郁锦臣朝她看了一眼:“你用好更衣室了?”

    “是,你进去使用吧。”韩夏朵很客气的说。

    郁锦臣走入更衣室。

    稍后,他们一起出了房间,另一个房间的沈君逸跟顾若菲也在此时出来,四个人正好碰上。

    “小舅舅,早上好!”顾若菲很乖顺的打了招呼,对韩夏朵只是笑了笑而已。

    沈君逸亦是只点头打招呼。

    郁锦臣应了一声,那浅淡而随意的表情中,总种不怒自威的威严。

    “夏朵,前天你没有回家,你跟我小舅舅没事吧,都是我不好,在你面前提什么前任小舅妈啊,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心里难受了。”顾若菲一脸歉疚。

    可白痴都听的出,这是有意桶了一刀之后,隔了几天还要挖人家的伤疤。

    韩夏朵心如明镜,她很是优雅一笑,挽住郁锦臣的手臂:“我们很好,你小舅舅这么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男人怎么会不跟我解释呢,我还打算忌日那天一起去拜祭呢。”

    “你真有这么大方?”顾若菲将信将疑,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到一点说谎的蛛丝马迹。

    “算不上大方,只是不想去争什么。”韩夏朵回答的滴水不漏。

    顾若菲找不到破绽,心情大为不好,笑起来都透着一种阴森森的感觉:“但愿你是真的这么想。”

    韩夏朵对她笑笑,懒的与她周?旋,挽着郁锦臣的手臂离开,与他们交错的时候,她分明是感觉到了两团寒气向她逼来。

    她不在意,早就不在意了,反正恨这种东西蛰伏久了就是自残,他们愿意自残,难道她还拦着她们吗?

    走到楼梯口,韩夏朵便松开了郁锦臣的手臂。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